第五章

      ——他之前给你写过情书,他可喜欢你了,记得吗?他们一家子都神经兮兮的,他妈高三有一阵子天天来学校说要给他儿子送饭,他高二下学期就不读了。
    ——哦……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死鸭哥啊
    林薇在给陈唯熙打字的空隙,眼睛死死地盯着称上显示的数字,收废品的都很会缺斤少两。她昨晚被惊醒后再也没睡着,连夜收拾完行李衣服,她今天也没和王芝琪出去,早上等许川出门,她才敢出来收拾其余的东西。
    等她把那些废品卖完,她就跑路,再值的房租也没命重要。
    林薇想起来这个许川就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他穿着两套永远洗不干净、皱巴巴的校服,散发着一股腌入味的中药味,走路头低低的,喜欢趴在桌上自言自语,一副很累很困的样子。他又瘦又高,像根杆子,他还不剪头发,乱糟糟的,刘海总是遮住他的眼睛,有人说上面绝对有虱子。他和班级格格不入,没人喜欢他。
    而她开始欺负许川,从收到那封情书开始。被这种怪胎喜欢,简直是奇耻大辱。她不是故意记不住他的,  三年高中,她心思全扑在喜欢的男生身上了。她看不顺眼和看不顺眼她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许川这么一个人,他遭受的任何事对那时的林薇来说,就是消遣的乐子,不足为奇。说他几句他又不会掉层皮,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讨厌他啊。高二下学期她甚至都没注意过他中途辍学了。
    林薇上一次搬家来到这里是因为有个男同事骚扰,还不到半年,她又要转移阵地了。她只想要稳定的生活,住的再差,工作再累,至少是安稳的,生命安全不会受到威胁。
    和一个被自己霸凌过的受害者共处一室,她这个凶手怎么能安心。上一秒骂她,下一秒又请她吃饭,看上去不计较了,然后半夜站在她门口。林薇真的害怕,还是越早跑路越好,杜绝和他产生任何纠葛。退一万步讲,法治社会,命案可没彻底消失。
    她算好了许川这个时候大概不会回来,没人上班会在上午十点回来,方便她偷偷搬走。房东那边她发了消息,对方还没回,抠门老太太只有收钱的时候在线。算了,先斩后奏,谁也别想拦着她跑路!
    最后一次回这个老破小,林薇庆幸自己东西少,打个车随时就能走。她打算先找个便宜旅馆住一晚,放个行李,城中村的出租房遍地都是,不怕找不着。
    林薇最后一次进入这昏暗的楼道,水泥地上全是墙皮,没装修的工地估计都比这强,难怪地段好还人少,她不会怀恋这里的。
    打开门,她看到自己那个黑色行李箱被敞开放在客厅地板上,里面空空如也,昨晚她装好的衣服不翼而飞。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还没来得及出身尖叫,下一秒“咚”的一声,就倒在了水泥地上。
    天旋地转,她的后脑勺有血流了出来,她想喊,尝试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什么东西都不想不了了,剧烈的疼痛和耳鸣让她晕厥。她闭上眼的最后一秒,映入眼帘的是那双黑色运动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