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页

      “你要复活她,也自然只能去另一个世界。”
    詹箬总算明白过来了,也知道这个系统不是最牛逼的,它只是一个执行的媒介,为了某种任务降临这个时空,只维持它的生命能量守恒。
    “代价是什么?”
    “替我们机械帝国的二老板打工。”
    “?”
    系统:“对了,我们二老板叫王九,你见到她注意点,她脾气不太好,人有亿点点凶残。”
    ————————
    三年后,宁檬已经成为Z国的商业领袖之一,个人财富高到可以让她可以随之把数百万的名牌包当厕纸买。
    都说一个人一旦强大到一定程度,一定会跟原来的社交圈脱离。
    宁檬不在乎这个,因为她的社交圈同样升华了。
    王蔷这位超级富婆最近已经开始包养某些国家的王子了。
    特博跟奎恩这俩兄弟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财阀以及慈善家,叶诺已经成了体制内的超级精神科医生,交好了诸多大佬,再也不用怕被黑势力袭击了,但让她头疼的是她的桃花运好像还是很变态,周家父子就算了,又冒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权贵来,还个个说不在乎她孤儿寡母,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带某些女主虐爱高干文设定。
    沈樾这个女明星终于变成了一个合格的体质社畜,但还好勤勤恳恳之下被提拔了,现在...她是科长了,每个月工资高了几百块,好高兴哦。
    苏缙机这个不吝吃家族优势“白手起家”的律界天才终于把事务所扬名到来国际上,每天打着领带穿着西装游走在最名贵的场所,但他始终记得曾经的那个合租套房,以及隔壁的邻居。
    饺子,混沌,面条,熬夜,烧烤,最人间烟火的日子。
    最平凡的人生。
    自家开的酒吧里,客人很多,大厅一桌很热闹,因为临时聚的盘,也不讲究。
    “来,干一个!”宁檬前段时间刚挑选了一个满意的JING子,准备怀个孩子当妈妈,好继承宁家跟谢家的万贯家财,不过这是谢雍提的建议,主要黑寡妇身体受损,没法生也不爱生,但他们又想弄个娃娃玩,不然人生太无趣了。
    没有挑战性啊。
    宁檬一想也好,干完了一杯,她放下杯子,兴匆匆跟众人讨论起来到时候孩子叫啥。
    “叫箬箬怎么样?宁箬箬。”宁檬心怀祸心,在危险的边缘伸出爪子疯狂试探。
    众人:“???”
    你好大的狗胆!
    依旧一副女教授闲散打扮的萧韵依旧御得欲生欲死,轻推了下眼镜,说:“叫富贵吧,挺符合你家家风的。”
    众人一片吆喝,可把宁檬气得不行,敲着桌子要敬酒打通关...
    “什么富贵,我还真让我孩子叫箬箬,哼哼,到时候她喊我妈妈,哎呀,每天多下两碗饭。”
    宁檬一想都喜滋滋。
    突然,酒吧的门推开了,门铃轻微脆响,走进来的人脱下大衣挂在边上的衣架上,抬眸朝这边看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了站起来单脚踩着椅子要干酒的宁檬目光,后者呆滞了,酒杯悬在半空。
    酒吧的灯光很朦胧,但十分娴雅,花草装饰十分简约,跟着倾泻的灯光,来者姝色清绝,让某些留有记忆的人倏然回到了曾经的盛宴——帝国玫瑰。
    她并不知他人想,只微勾唇,抬手轻勾了垂下的一缕发丝,侧身让步,对身后进来的女子清浅道:“姐,这就是我的朋友们。”
    进来的女子比店内娇养的梅兰竹菊都更符花色,瞳孔中若春池潋滟清明。
    有这样的女子,什么也不说,不问,但你就是觉得她是春日夏夜中最温柔的一抹清风。
    而她历经岁月,于此时一眼望来,恰如当年年少。
    不经世故,纯然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