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页

      “想阻止我?那你们神界的诚意呢?”
    “什么?”余霜有点懵,深觉如今的花灼更让人无法看透。
    可对方缄口不提,只讳莫如深的笑笑。
    好在也没让余霜在心里疑惑嘀咕太久,从仙界回到神界后的第三日,殿前便堵上了人。
    能让三神齐齐出现在长乐宫,上次还是余霜万年诞辰的时候。甚至就连她下界渡劫,都只有掌管此事的司命前来看了她。
    可见今天此三人同时出现,免不了为的是一件大事。
    三神分别是白昼、华桑和司命,除去远在蓬莱仙岛的虚同,大家也是难得聚在余霜这里。
    余霜将人迎了进来,要说三人中,她最熟稔的当属司命,司命性子闲散有趣,跟在他身后最为舒坦。不像是华桑,周身的气势太过凌厉,余霜很难亲近。
    而白昼呢,她小心翼翼看了眼站在她对面,一身玄衣面色冷沉的人,脊骨不禁发颤。
    白昼是三人中最沉默寡言的,因着修为至高平日管辖的事务最多,他曾带着余霜修习过一段时间,但最后是憋着火将人送去了司命那里。
    亦师亦友的关系,也最让余霜发怵。
    余霜退着退着,就不知不觉退到了司命身后,伸手扯了扯对方衣袖,传音入耳询问道:“什么情况啊?竟都找上门来……难不成是仙界那位有了新动向?”
    余霜所想到的,也就是花灼才能让众人感到棘手,但他现在还没发展到无法无天的地步。根据那日下仙界的观察,他只是暂时霸占了仙帝的九霄殿,将一众仙班赶了出去,倒也没有大肆屠杀。
    顶多,算得上是,威胁。
    司命挑着眉看她一眼,似笑非笑地:“有关,但也不完全是。”
    这时候还搞老谜语人的那一套,余霜有点恼他,背着手暗自掐了他一把。
    司命被她掐的发痒,没忍住倒吸一口凉气瞪向始作俑者。一来一回,其余两人就看不下去了。
    华桑清了清嗓子,白昼盯着余霜仍在做小动作的手,出声制止,“余霜。”
    余霜猛地一惊,讪讪收回手,耸耸肩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你们一同前来,想必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说,也省得我去猜了。”
    司命挑眉扫了眼众人,得到默认后,扯了扯嘴角,似有些苦恼,“好啊你们,这坏人每次都由我来做。”
    白昼唇线紧抿,警示地瞥了他一眼。
    后者哼笑一声,没再调侃,侧首看向余霜,“事关……你的婚事。”
    婚事?
    “我的?”余霜指了指自己的脸。
    自古倒也不是没有神结姻之事,但在眼前这种节骨眼上……余霜一顿,试探道:“是九霄殿那位?”
    三人对视一眼,司命轻笑,“算是。”
    余霜不太理解他这句算是到底是何意,究竟是不是指花灼,但好似除了他,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再联想起那日他曾说的神界想要阻止他,总该拿出点诚意,她理所当然的便将对方想要的诚意当成了自己。
    然而还未待她脸红耳烫,白昼微沉的嗓音打断了她的猜想。
    “九霄天宫的太子,明淆。”
    余霜微怔,当即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脸上的惊讶溢于言表,求助的看向司命。
    后者点了点头,话里藏话,“的确算是九霄殿之人,不然霜霜你想的是谁?总该不会是那位魔神……”
    话说至此,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毕竟是先天之神,骨血中都是与生俱来的傲气,莫说现在还没走到魔神肆虐的那一步。就算真走到那一步,他们也不会纵着余霜以牺牲自己为由换取神界与仙界的太平。
    若不然,在梦魇和警言镜中,也不会落得一个他们宁愿身死,也绝不低头的下场。
    余霜哑然,这一点,她早该想到的。可明明那日华桑并未阻止她不是么,她不信华桑不清楚她要去哪里,又去了哪里。
    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猛地一惊,抬头看向华桑,继而滑向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那日,你们是拿我试探他?”
    几乎是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余霜便清楚,她的猜想一定是真的。果然不出所料,华桑沉默点了点头。
    那一切,便能说得通了。华桑从未想过要靠她能为神界做什么,他们不会牺牲余霜,也不愿牺牲这个几人从小呵护长大的小妹妹。依旧秉持着最初的念头,想让她避世,远离这场动荡。
    警言镜中的预言,兜兜转转,终究是逃不过么?
    余霜不信,她能改一次,便能改第二次。
    她突然道:“我不会嫁他的。”这个他指的正是九霄天宫的太子,明淆。
    余霜的反应不出众人所料,其中司命是最轻松的那个,此刻还有心思调侃另外二人,面上露出一副‘我早知如此你们偏不信邪’的神情。
    “那之前华桑的提议,你也不再考虑了?”司命笑道。
    让她独自一人去蓬莱避世,最后与虚同守着他们陨落,再等万年之后新神诞生,这事余霜可等不来。
    “我的选择早与华桑说过。”余霜也笑了,“难道他没同你们说么?”
    司命还想说什么,被余霜出声打断了,“我如今回到了神界,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三人哑然,的确,那日魔神会放余霜回来是他们都史料未及的,乃至于当时三人都做好了下界厮杀一番要人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