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页

      花灼也是想到此,嘴角的笑意有些凉,冷声重复了一便:“为了我?”
    言语间的轻蔑与浓重的自嘲如千斤顶狠狠砸在余霜身上,就连她因帮他重修正道,饱受神魂残缺之痛。擅自用神力干扰他的命数,被罚跪守无夜殿时,都比不上如今轻飘飘的三个字令她难受。
    积累的委屈化做晶莹的温热,在眼眶左摇又晃。偏倔着一股劲儿,迟迟忍着不让它落下。
    再开口,声线全是哽咽之音:“难不成是为了谁,为了谁我要搭上神魂也要将幽莲与你的骨魂融为一体,散尽浑身修为去渡你。”
    “你知道神魂残缺,回归神位有多苦么,重铸神魂之痛,一息不曾停。”
    说到这里,余霜很应景的扶额,倒不是因为神魂的剧痛,而是在无夜殿跪了万年之久,又坠入飞升道压制了半身神力,就算再强的身骨,也会有所不适。
    可这落入花灼眼里,却是让那双勉强维持冷淡的黑眸再也绷不住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余霜本不必做那么多的,如果仅仅是不想让他堕魔。
    “我多努力才换你重踏正道,可你呢,却想着和……”那算什么,她下界的一具凡躯么,余霜忍气继续道,“为了让你活下去,我擅自动用神力阻止你,因此我罚了百年幽闭无夜殿……”
    说到这里,余霜心底才浅浅呼出一口气。对呀,若真计较起来,她可没有什么错。
    她也想通了,若非他还执拗的记着过往,也不会因一道怪力而想要升仙问一个因果。
    他自然也是没变的。
    就像她,以为恢复小神女的记忆后,那短短几年不过眨眼,理应在她的脑海中留不下什么。
    但不是,她日日记挂,从没有一刻忘却,从未因恢复万年的记忆,而因此觉得那几年时光中的情感是浅薄的。
    男子黑袍下的手攥紧,他怕稍有松懈就忍不住瞬移上前,拭掉她眼角的泪珠。
    她这般性子,竟为她跪守无夜殿近百年么。明明那么厌恶幽黑的一个人,可无夜殿却是六界最为冷寒之处,终年不曾有光,甚至连夜晚都没有。
    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与孤独。
    他的心脏骤然缩紧。
    花灼脸上的漠然碎裂,唇角微动。
    可惜余霜没看到,她还陷在自己的情绪中,委屈至极,眼眶里的泪终于堆积到溢出。
    还不忘继续诉苦,“可你做了什么,让我做得一切都成了白费。”
    “而且你还伤了华桑!”你知道意图弑神有多严重么,若不是我及时替他疗伤止损,你如今怕是早引天道降雷了!
    余霜瘪着嘴,后半句话没说出口,小心翼翼地看向不远处的男子。
    就见对方一脸阴沉,嘴角甚至挂着明晃晃的冷笑。这副比刚才还冷的脸是什么意思……
    她一惊,不对啊,难道是她想错了?
    不应该啊?!
    第70章 完结章2 惩罚
    花灼受不了她哭的样子, 虽然从她嘴里说出其他男子让人不爽,但他还是忍不住用指腹擦拭掉她眼角的泪。
    “哭什么。”
    他扯扯唇,“是替自己委屈了, 还是替华桑委屈?”
    余霜眨眨眼,心里正奇怪关华桑什么事,突然脑子闪过一道细微的情绪。
    她眯了眯眼, 盯着闪身到她面前的人, 蓦地笑了。
    “你吃醋了?”前一刻还婆娑的泪眼, 此时亮晶晶,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花灼抿了抿唇, 没说话。
    这反应落在余霜眼里, 等同默认。
    余霜想凑上前去, 被人撑着肩胛隔开,那双浓黑的眸子沉了又沉:“还未说清楚。”
    “还要说什么?”她偏头,肩膀一缩, 逆着对方的动作往前钻。
    从侧面看就像是钻进对方怀里,“你哪里还不清楚?”
    花灼有太多问题想问,关于那个被称为手机的东西,她的身份,她所渡之劫。
    最想知道的还是, 她接近自己的目的,以及离开的理由。
    可这些答案, 扪心自问,他又何尝不清楚,说到底,还是想从她口中听到一些不同的话。
    诸如……
    “我喜欢你,这个理由, 还不够么?”余霜清清浅浅抛下一句话。
    却在花灼心里翻起巨浪。
    “我还能信你么?”淡粉色的唇抿着,紧张到最后,化作一抹自嘲的浅笑。
    余霜没说能或不能,而是问他,你想或者不想。
    话落,她便看到,对方浓黑色的眸逐渐生出变化,挣扎过后的妥协,带了几分脆弱。
    余霜看的眼眶温热,再也忍不住冲上前环抱住那人。
    灵活的手臂从对方腰间穿过,隔着一层衣衫,她都能感受到手臂下那具身躯的僵硬。
    “不信我,还想信谁?”余霜软声道。
    身前的人一阵沉默,半晌后,清冽的嗓音响起,“那你告诉我,你此行下界寻我,目的为何?”
    余霜肩膀一颤,将人松开,有点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垂首低声道:“阻止你……”
    冰凉的指尖掐着她的下颌,让她被迫抬头与面前人对视,她有些心虚,自然没什么底气。
    “那便还是为了别人,不是为我而来。”
    “这不冲突……”余霜有些急。
    花灼将她的情绪收入眼底,淡声道:“是么?”说着,就收回捏着她下颌的手,并将人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