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页

      余霜能想到的,为首的红发魔修自然也能想到。
    “你今日便是插翅都难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红发魔修指着余霜怒吼。
    余霜抿了抿唇,不见一丝一毫的恐慌,却是轻笑出声,“我敢在魔域内肆意随心走动,你们怎么觉得杀掉我得到的便是好处,而不是灭顶之灾?”
    红发魔修一愣,有些动摇,不禁同身后人询问:“难不成她真的有什么来头?”
    “能有什么来头,她一正道修士,同我们魔便是不共戴天。你还真信她幌你的那一套。”身后人冷哼回道。
    红发魔修想了想,似乎也觉得有道理,再转身又恢复了最初的张狂。
    “你竟然敢诓骗我!看我一会儿不吸干你的修为,将你转化成魔,再压在身下好好折磨折磨!”
    “你真的想好了?”余霜悠闲地拢了拢肩上的黑色薄纱,“怕是你们没那个命消受。”
    红发魔修被余霜悠闲地姿态激怒,化为黑雾冲上去。
    可到底余霜是金丹巅峰的修士,不过一招便将人打出了原形,狠狠一脚,就把他踹回了魔修中。
    红发魔修是一群魔修中修为最高的,却敌不过对方一招,甚至身为剑修的人都没有出剑。
    他感到了空前的耻辱,遂怒吼一声。
    红发魔修清楚一人的力量微乎其微,干脆率领身后魔修群起攻之。
    就在一片铺天盖地的黑雾翻涌压近之时,还未待余霜召唤出本命剑幽莲,却先是落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一片幽黑的色泽落下,衬得眼前混乱的魔雾只能称之为灰色。
    落在腰间的温度转瞬即逝。
    接着,一道纯粹的浓色闪过,由近百位魔修幻化成的稀薄黑雾,眨眼间碎裂成线。
    一身黑袍的墨发男子站在魔雾散尽之地,身后的雾气化为原形,一个个魔修捂着被洞穿的胸口,瞪大了眸子,眼底一片空洞,继而轰然倒地。
    至死,他们都不曾反应过来是如何死去的。
    冷白的指腹上挂着猩红的血,顺着指尖,滴落在脚下的大地上。随着他的走动,一路开满点点血花。
    指尖的血迹温热,可他却只觉得魔域从未像此刻这般寒冷过。
    他想朝那抹天地间唯一一处温色伸出手,却在目光触及指尖的不堪后,狠狠一颤。
    灌入指缝的,是魔域内经年不变的,刺骨寒风。
    眼前少女淡然的目光落下,他只觉得那一眼,令他如坠九幽。
    他哑着嗓子,踟蹰开口,断断续续的三个字组成一句不太连贯的话。
    “霜霜。”
    “别走。”
    “我冷。”
    第65章 替身065% 师弟云流
    余霜走近, 没去看花灼此刻是什么表情,她怕自己会心痛怜惜。
    而这份感情注定与她要走的路相悖。
    她可以怨他,恨他。可以靠近, 但不能再动心。
    就像莲藕小仙童所说的,她是神界自诞生便被赋予神力的小神女,她面前的路是怜爱苍生, 而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粟。
    情绪稍淡, 余霜这才缓慢抬起头, 将沾染温度的锦帕按在男子修长的指腹上,转瞬间浸透成鲜红一片。
    锦帕并非寻常之物, 浸满血后会自动清洁恢复如初。
    反复擦拭几回, 待那双手露出原本惨白的颜色, 她才收回手,只将那片薄薄的帕子留在对方的掌心。
    “好了。”余霜淡声说。
    此间动静浩荡,免不了引起周围潜伏的魔将。
    一群魔将身着银色铠甲, 手握银枪,以黑云压境之势逼近。待离近了,魔将才注意到,纤细的女修身后是滔天的肆虐魔气。
    纯正的黑色雾气,铺天盖地的四散开来, 其间夹杂的威压,让他们这群魔将都自觉发颤。
    然而那群黑雾像是有意识般, 独独避开了身前的少女,不曾触碰她哪怕一根发丝。
    花灼脸色苍白,眼神冷漠地望向余霜身后的魔将。
    冷声道:“滚。”
    那群魔将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少女,心里的惶恐大过不解,慌忙退下, 不知比来时的动作快了多少倍。
    两人回到魔殿,余霜才后知后觉地想到方才还漏掉一人。
    也不是锱铢必较,只是对方想害她的心思都明目张胆写在脸上了,她也不是什么圣母,有多大的容人之量。
    要在魔域内处理玉离,对于她而言自然会有些束手束脚,但对于花灼,那便是一道命令的事。
    余霜径直坐下来,直接道:“方才那群魔修,是受玉离的挑唆。”
    花灼立在对面,眼底闪过一抹亮色,转身走出几步,一阵黑雾聚拢,散去后显出一道人影。对方俯首不知听他说了什么,转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回来,他面上轻松,甚至带了几分讨好,“放心,你不会再见到她了。”
    余霜点了点头,倒也没再说别的。
    “霜霜,别怕,无人会伤害你。”花灼双目炯炯凝视身前的少女,浅声温柔道。
    余霜抿了抿唇不说话,他只装作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唯有脸色逐渐僵硬。
    最终落下一句,“是我不对。”
    遭到对方的冷遇他心里发冷,更盛的是另一股扭曲的快意。
    对方递了台阶,余霜也没有僵持不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