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页

      余霜心里一急,忙踏剑从隐蔽处飞出。却忽视了周围有掌门落下的结界,纵她在外拼命呼喊,用幽莲一下下砸向结界,里面的人都浑然不为所动。
    直到剑山周围的金光完全散去,骤然风云突变,黑气压天,一道惊雷斜斜劈落在剑山入口处。
    但那团黑雾浓如夜色,几乎遮天蔽日的魔魂已然从禁制大开的剑山出口处飞出。
    是比被困在掌门手中,庞大数十倍的一团黑雾。
    扑天盖的魔气散开,为首的花灼冷眸一动,手中第一次召唤出他的本命剑。
    一柄余霜再熟悉不过,布满黑色藤纹,古朴肃杀的——魔剑。
    魔剑内不见半分魔气,甚至隐隐透露出清透的灵力,但余霜很清楚,一旦让它触及半分魔气,便会瞬间激发出它潜在的魔性。
    终于,在花灼持剑荡出一层破空剑势时,魔魂犹如附骨之蛆破碎成丝丝缕缕仍不忘向古剑上攀爬而去。直至黑剑上的古老藤萝纹路被点燃亮起猩红的色泽,掌门连同周围两位长老的面色才陡然生变。
    镇压魔魂一事掌门布置的隐秘,最初便只通知了宗门内的各位长老,然而被选中到场见证封印的,除去无妄仙尊,连同掌门自己也才不过三人。
    分别是掌门,二长老以及四长老。三位同修无情剑道,逼近化神期修为的修士。
    几双老谋深算的眼一对视,便齐齐从对方严重看出了决断。
    下一瞬间,只见掌门布下的结界撕裂开一道出口,三道身影一闪便从结界内窜出。
    这便是要留花灼一人,做困兽之争。
    余霜有心想趁着结界未闭合时冲进去,但后颈猛然落下一道大力。
    她都未来得及看清身后是何人,羽睫一颤,颓然落下。
    两道身形一闪,没等掌门发现此处的动静,她们已经从原地飞身离开。
    一夕之间,无妄仙尊堕魔之事,传遍了整个落云大陆。
    更有甚者,道出了三位仙尊当初重新封印魔域结界之事的辛秘。
    “你是说当初便是无妄仙尊,有意拖延,不然另两位仙尊将魔域结界完全修缮,而是故意留了一道缺口?”
    “这还能有假?我可是听太微仙尊座下弟子亲口说的。”
    “呸,就一个魔头,你还称他仙尊,当真是丢了我们玄天宗的脸面。”
    “莫问前事,单说最近宗门内死伤那么多弟子,想必也是他有意纵容,若非如此,怎会堂堂化神期镇不住区区魔魂?”
    “这下清楚了,原是他同那魔物同属一脉,皆是魔物!”
    “想必天佛门掌门所说的即将苏醒的魔尊,便与他有关,可谓是隐藏至深啊。”
    ……
    余霜收回神识,唇线僵直。
    那日也不知是谁将她送回了晓初峰,再一醒来,就看到了洛玖。
    问询之下,洛玖只说察觉到晓初峰上陡然出现魔气,循着找来,便看到她孤身一人躺在地上。
    接连几日,余霜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倒是宗门内的议论声愈演愈烈。
    她明知是如何一回事,花灼就算入魔,照那日的情形也是被逼入魔,可她一人人微言轻,别说照如今的形势怕是根本无法让众人信服。
    说不准一个不好,甚至会被打成魔修同党。
    毕竟,连几位当事长老都三缄其口。
    这也是洛玖这几日在余霜院外下了禁制,不肯让她出去的原因。
    洛玖往她身旁扔了几颗驱魔丹:“依照你如今的修为,就算出去也于事无补,还不如待在晓初峰上修炼。真等到魔修来犯那一日,你至少也有自保之力。”
    其实按照余霜如今的修为而言,虽连连倒退几层,跌至金丹初期,但也不至于像他说得那般不堪一击。
    就算放在整个落云大陆,金丹期修士,也是够看的。
    但她理解洛玖作为师父的心思,到底没有在这种小事上反驳。
    等洛玖离开后,余霜才从储物袋中摸出手机。
    现在各宗门的精锐力量都在玄天宗的带领之下围剿花灼,余霜不知该感叹掌门的大义灭亲,还是该讽刺他试图通过此举将玄天宗摘得干干净净的可笑行为。
    画面上,花灼一身素衣早已被染成黑色。
    余霜也是亲眼看着他身上的伤,一次次止住又一次次在战斗中崩裂。那件月白色的袍子从鲜红色变为暗红,最终成了如今浓稠的黑。
    那样一个素爱干净的人,竟也生生忍下了。
    她用手机联系他,无论多少次,那边都是毫无反应。
    像是刻意逃避,欺骗自己如此做,就不会被她看到如今狼狈的一面似的。
    或许正是顾及有人会看着他,每每控制不住想要虐杀那些骚扰他的蝼蚁时,才会刻意收敛几分杀气,留对方半条命。
    就这样一路,真被逼到了魔域周围。
    “别挣扎了,看看那些自诩正道的修士们丑陋的嘴脸?你在此挣扎有何意义?”
    “做魔尊有何不好?我们带领魔兵魔将一起屠尽这群道貌傲然的伪君子,再一举踏上飞升道登入仙宫,那天上的仙子们,可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住嘴。”花灼冷声呵斥道。
    “怎么,你还犹豫什么?”魔魂桀桀大笑,“难道是因为她?”
    话落,花灼的脑海便不可抑制的浮现出少女的音容笑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