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页

      金光夹杂着梵文印在男子宽阔的背上,咒成的一瞬,梵文散成了缕缕金线,这便是没有入魔。
    余霜刚松出一口气,就感觉到周身的灵力夹杂着修为飞速溃散。
    她未曾想到会引出这么大的动静,当即去看身前的人,就发现他早已转过身,此刻正双目沉沉的盯着她,漆黑瞳孔里泄漏的慌乱太过明显。
    “怎么回事?”
    余霜别过头,躲开他的视线。瞥到将一旁的瓷瓶,便顺手将软木塞塞了回去,淡淡道,“没什么。”
    “我问你方才做了什么?”花灼扯过她的手腕,有些发狠,“余霜,别逼我再问第三遍。”
    余霜抿着唇,不发一言。
    心里有触动是一方面,但气不曾消减又是另外一方面。于是她偏头,抽出手腕。
    冷硬的说:“如今玄天宗被魔魂入侵,弟子自然是看看仙尊是否被夺了身体。”
    “你怀疑我?”花灼先是问。
    见余霜沉默,他不禁冷笑,“你不信本尊。是以不惜散去修为,也不肯直接相问?”
    余霜心头一哽,扭回头直视对方,“弟子更信自己。”
    花灼面色愈发沉得厉害,“好,好得很。”
    余霜从容起身,退后几步,恭敬道:“若无别的事,弟子便先告退了。”
    没待对方反应,少女纤细的身影已经淡出月华殿。
    花灼死死盯着门口,直到眼角干涩,一把捞过桌案上的瓷瓶狠狠砸到地上。白色的膏药碎在瓷片间,一片狼藉。
    须臾,他又快步走过去,不惜动用灵力将地上那一摊复原。
    可又如何能真如他所愿。
    *
    回到晓初峰后,余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气。
    她取出手机,突然对着屏幕阴恻恻笑了两声。
    好哇,善恶终有报呀,仙尊。
    余霜狠狠按下那个图标,进入游戏画面后又立即调出了会话框,噼里啪啦一顿疯狂输入。然后心满意足抱着手机仰面躺回去,时不时还要发出阵阵冷笑。
    另一端,几乎是感知到动静的下一瞬,花灼就瞬移到了侧殿,抬手抓过案上正发光的东西。
    只一眼,他就愣在了原地。
    看着屏幕上短短的几行字,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终于,他颤抖着指尖抬头望向某处,呢喃低语。
    在余霜的角度,就见屏幕上,漫画脸的白衣小人衣衫不整,红着眼尾,头顶弹出一个气泡,【霜霜,你终于回来了。】
    视线往下扫,看到自己发的那行字,她突然有些酸涩。但一想到这个狗男人把自己当替身的事,再加上不止一次拒绝她,今天还朝他发脾气,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也要利用手机好好折磨折磨他!让他体会一把被替身的感觉,让他也感受感受当备胎的苦楚!
    然后气泡破碎,又弹出一个新的气泡:【你方才那句话里的,暗恋一人,暗恋……是何意?】
    等的就是这个问题,余霜勾着笑,斟酌措辞回过去。明知道对方喜欢手机里的霜霜,等了她数百年,如何能让他体会抓心挠肝的感觉呢?
    当然是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
    【就是喜欢一个人呀~】
    握着手机的指尖逐渐发白,花灼几乎可以想象少女以怎样软嫩缠人的语气道出这句话。霜霜她……竟然有喜欢的男子了么。
    嘴角上扬的弧度几乎挂不住,几次想坠下。
    然而此时,脑海中不可抑制浮现的却是另外一道决绝转身离开的背影。
    唇角狠狠落下,他听到自己沉如厉鬼的声线,“是么?”
    然而余霜只能看到气泡,听不到对方说话的语气,便没怎么在意,还颇为得意洋洋的回了一句:【是啊~】
    沉默好半晌,画面上的卡通小人才有了新的动作,他仰着脑袋,再度挂上了清风明月的笑,头顶着气泡:【霜霜,我们好不容易重逢,不说别人,好么?】
    余霜的第一反应是,这都不生气?
    第二反应是,这种语气是她几乎不曾在如今仙尊嘴里听到过的哀求,
    她心间微动,说不上是什么情绪。
    执拗的打了两个字过去:【不好。】
    接着又说:【可我就是想和你分享这个呀,你不想听那算了。】
    说着,余霜便果断的关闭了游戏画面,防止对方再做出什么引得她心软后悔。
    手机两端,一人心满意足睡得憨甜。
    另一人孤身一人站在偏殿,握着手机,守了整夜。
    第二日,余霜是被玄天宗的钟声吵醒的。
    足足十二下,暗示宗门有大事发生。接着,洛玖的传音玉筒也传了过来,余霜抬手接起来,躺在床上懒散应道:“师父,怎么了?”
    那边默了一瞬,继而冷笑道:“为师自然是请你一同去主事堂。”
    是有这个规矩,宗门内有大事发生会击钟十二下,以召集内门以上的弟子及各位长老前去主事堂议事。
    余霜正感叹最近玄天宗真是恰逢多事之秋,三天一小会,两天一大会的,那边洛玖有些暴躁的声音就再度透过冰凉的玉筒传入了她的耳朵。
    “难道真要为师去请你么?”
    余霜几乎可以想象洛玖冷嘲热讽的脸,她乖巧应道:“不敢不敢,徒弟这就收拾好,去师父门前恭候师父一同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