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页

      她不确认对方是否还能认出自己, 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她回到过去都是一件比较玄幻的事。大多数人就算猜测是样貌相似,恐怕都不会往是同一个人上面想。
    是以, 她多看了对方几眼, 试图从中窥探出什么。
    然而怀尘除了进门后同她对视一眼后, 便再未看她。
    “徒儿最近喜好可谓是奇特,竟然连佛子都不放过了?”洛玖手中的骨扇一合, 别有意味的回首睇了余霜一眼。
    余霜这回没再吃瘪, 眨了眨眼, 故意道:“佛子又如何,好看不就得了?师父你不觉得这天佛门掌门就算没头发都比您看着俊美几分?”
    洛玖虽是剑修,但是剑修中少有的不甚痴迷于剑, 反倒看着更在乎自己外貌的。闻言,他果然挑了挑眉,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看向一身红色袈裟的佛子。
    笑问:“徒儿当真这么认为?”
    余霜笑得像只狡黠的小狐狸,忙不迭点头。
    “若比起无妄仙尊呢?”玉质骨扇“哗”地一声在男子手中展开, 露出白无一物的扇面。
    花灼闻言,竟也看了过来, 这就让余霜有点意外了。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仙尊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幼稚了呀。
    二长老夹在中间一阵冷笑,几乎就要拂袖而去。
    余霜发现,自从她从心底认可两个不同年龄的花灼是同一人后,她越发能在如今的仙尊身上看到以前崽崽的影子。
    “也就各有千秋吧。”余霜大着胆子颇为大气的点评, 引得洛玖一阵大笑,几乎引来了殿中大半人的视线。
    直到他自觉笑得尽兴,才随意的朝众人摆摆手,“突然想起一件乐事,一时间有感而笑,见谅,见谅。”
    沉寂之后,怀尘信步走到了众人的视线中央。
    如他所说,便是落云大陆即将迎来与魔修的一战,魔域外结界的摧毁近在这几年间,各宗门该齐心协力做好准备。
    “怀尘法师,依你所言,玄天宗近日频现弟子入魔或是沾染魔气,可与那结界中的魔修有关?”掌门问道。
    早在魔域结界再次重新加固前,就已经有不少魔修从魔域内逃出,虽然各宗门都有除去魔修的记录,但是不免还有遗漏。
    而这个遗漏,显然不同于以前那些普通魔修,而是令玄天宗的掌门以及数位长老都觉得棘手的存在。
    “同为魔,自然牵连甚大,但如今潜伏在玄天宗内的并非普通魔修。”
    “那是?”
    不知是不是余霜感觉错了,她总觉得方才掌门问完话后,怀尘瞥了她一眼。
    怀尘道了句法号,反问玄天宗掌门:“剑宗掌门可曾听过,魔魂?”
    掌门一惊,脸色大变。
    怀尘见此,便知晓对方听过了,不仅仅听过,当是略知一二。
    普通魔修死去,魔魂也会随之湮灭,能脱离魔体甚至对修士产生伤害的魔魂,只有那位早已逝去的魔尊的魔魂能够做到。
    “是以,并非有魔修潜伏在玄天宗内,而是魔魂在为自己,寻找容器。”怀尘的语调不急不缓,却掷地有声的惊诧了众人。
    “那这,如何找出魔魂附着在了谁人身上?”
    怀尘轻抿唇角,弧度微微上扬,“若是魔魂有意隐藏气息,便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端倪。”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扫了余霜的方向一眼。
    余霜浑身一僵,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位现如今的怀尘掌门,必然还记得她。
    “你同他认识?”洛玖的声音也在此时传入余霜的耳朵。
    这问的正是人群中央的天佛门的掌门怀尘。
    默了一瞬,余霜支吾道:“算是吧,也不太熟。”
    听到回答,洛玖瞥了她一眼,嘀咕道:“此次下山历练,倒是收获不小,还有机缘结实天佛门的人。”
    *
    大会结束后,余霜同洛玖回到了晓初峰。洛玖本就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见余霜安全回来便放心了,自然也说不出什么多余的话。
    相顾无言,一对师徒倒是颇有默契的选怎各回各屋。
    第二日清晨,洛玖通过传音玉筒告知余霜,待会儿天佛门的掌门要同她见一面。
    “徒弟,这就是你昨日所说的不太熟?”洛玖嗤了一声,“在为师这坐了不过一杯茶的功夫就问到了你,看来拜访我这位三长老是假,找你才是真。”
    “师父,我说我没骗您,您信么?”
    玉筒那边的人又是一声轻嗤,“你觉得呢。”
    余霜瘪瘪嘴,“那就是不信了。”
    “等着吧,也就一炷香的功夫,该过去了。”话落,洛玖冷哼一声将传音玉筒切断。
    这边余霜刚从床上下来,那边院门就被敲响了,时间卡的刚刚好。
    院门被从内拉开,见到来人,余霜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好久不见呀,怀尘佛子。”
    她将人迎进来,边说道:“不对,现在该叫掌门了。”
    怀尘正步走进院子,听到余霜的话后挑了挑眉尾,“小施主倒是丝毫未变。”
    余霜想,那可不是没变么,对于我而言不过就是几天前才见过你,这么短短几天我有什么好变的。
    她倒是有些好奇,怀尘如何就能一眼认出她。
    像是读出了她的心中所想,怀尘笑了下,“师父圆寂时便说了,你当不属于我们那个世界,若日后见了你莫要生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