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

      余霜听完小莲藕的话后沉默半晌,这又何尝不是命定的劫呢。
    “那你能不能恢复原来的形态?就是之前那个手机的样子。”余霜戳了戳小莲藕的肉脸。
    小莲藕五官都有些变形,好半天才缓过神儿,“当然可以啦。”
    看着手中恢复如常的手机,余霜暗自嘀咕,怪不得她的手机是个永动机,之前一直不会掉电,原来本身是个神器呀。
    可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它突然就不能用了呢?
    余霜将自己的问题抛给小莲藕。
    “这个呀。”小莲藕看了余霜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这个是司命神叮嘱的啦,他预测到未来祸事有转好的走向后就让我消失了,但是最近司命神预测到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便将我重新启动了。”
    所以说,未来会搅乱仙界乃至神界的劫祸,仍然可能发生。
    余霜听完点点头,对此倒是不太意外,毕竟她所在的修仙界就是通过飞升道联系着仙界。如今魔域动荡,若是处理不好,祸及上界便是迟或早的事。
    “我大致明白啦。”边说着,她边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小图标。
    所以这个游戏也并非什么游戏,多半是司命神搞出来的东西,让她监视对方?却没想到被自己当作游戏玩儿了……
    如果司命神知道,可能会气死吧。
    小莲藕能听到余霜的心音,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最后还是没忍住,“司命神的确气死啦,所以小神女你要抓紧完成你历劫的任务,改变未来六界的命数,避免这场劫祸才是啊。”
    这个道理余霜自然懂,可她现在总得摸清花灼会入魔是怎么一回事,而且还有天佛门掌门占卜出的魔尊。是同一人,还是另有其人。
    从思绪里回过神,余霜就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副画面。
    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环境,果然是司命将‘监视对象’调整成了现如今的花灼了呀。
    可是怎么画面中没有人呢?
    指尖拖拽屏幕左右滑动几下,接着,她的指尖就僵在了某个画面上。
    余霜逐渐瞪圆了一双眼,面红耳赤,做了个拿手遮挡视线的假动作,实际上目光却从指缝间钻了出去,一眨不眨的落在屏幕上。
    脖颈纤长,喉结滚动下,上面的青色脉络分毫毕现。视线下移,冷白的皮肤上锁骨锋利,水珠凝在锁骨窝里,随着他抬手的动作,串成珠线流淌至胸前,又一路蜿蜒没入腰线。
    她吞了口口水,两指并拢按在屏幕上,继而缓缓做出了个张开的动作。
    就见画面逐渐放大,冷白的腹部显出浅薄的轮廓。
    一,二三四五,六!
    六块儿!
    余霜猛地眨了眨眼,这是她可以看的画面嘛!
    随着画面中男子的抬手动作,搭在屏风上的白色长衫稳稳落在他的肩头,双手一伸,修长的指骨将身前的衣襟理好。
    “小神女,你的口水都要滴在我脸上啦~”
    胡说什么!余霜翻着白眼,却忍不住偷偷摸了摸唇角,干干的,果然是个小骗子。
    这种小场面我会流口水?余霜哼笑,眼瞧人家把衣服都穿上了,也不再一直盯着,干脆扔到腿边。
    既然确定了这件事,也就不急了,她打算先睡一觉再说。
    也就没看到,画面上的男子像是突然感知到什么,手下的腰带也未来得及捆好,就赤脚瞬移到桌案前,举起上面放着的——和余霜此刻放在腿边一模一样的手机。
    他几乎是颤抖着按亮那一小方屏幕,脸上的表情几经变幻,最终绷着唇角,重重的按下绿色的键。
    余霜刚刚躺下,正想翻个身,就察觉到小腿膈着的硬物,不甚在意的用脚尖勾着,想将手机踢到手能够到的位置。
    “你好懒哦小神女。”小莲藕评价。
    她翻了个白眼儿,依旧不打算起身,继续着腿上的动作,脚尖刚好碰到了屏幕上绿色的圆圈。
    “你懂什么!现在起来就会打扰到我的睡意!”
    所以等她摸到手机拿起来一看时,就看到了明晃晃的正在通话界面。
    下面的阿拉伯数字记录着已经通话五十三秒,余霜脑袋一空,按下了最下方的红色挂断键。
    殊不知,手机另一端,花灼盯着手心里静静躺着的东西,几乎红了一双眼。
    *
    余霜醒来后用神识探查了一番晓初峰上的情况,发现和昨日一样,洛玖依旧没有回来。
    如此等着也不是一回事儿,便想着去主事堂周围碰碰运气,说不定也能打听到什么情况。
    这一去便在主事堂外的长阶上碰到了胡楪,对方远远的见到余霜,向同行的几个女修打过招呼,飞奔到余霜这边。
    “霜霜你怎么也来了?”
    余霜浅笑了下,“找人。”
    “谁?”
    “我师父。”
    胡楪点了点头,“三长老的确在主事堂,除了他,其余各峰长老也在此商议要事商议了整整两日啦。”
    看来果然没有找错地方,两人并肩进了主事堂大殿,胡楪引着她绕进侧殿外,抬手指向殿内,“不光长老们,今日无妄仙尊也来了,你看,就在那里坐着。”
    余霜顺着胡楪指尖指向的位置看过去,就见侧殿内不光坐满了各峰长老以及人群簇拥着的仙尊,殿下,还坐着不少亲传弟子,其中不乏余霜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