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

      但天狐到底也是只千年大妖,就算对方修为高出他许多,也不代表愿意忍气吞声。所以他故意沉默不语地退到了余霜身后,再度化身为狐狸形态,前爪隔着法袍勾着少女纤细的脚腕,一副寻求庇护的模样。
    花灼有一瞬直接气笑了,广袖一挥,那团缠在别人脚边的白就被灵气震了出去,“嘭”的一声,直接砸在身后的墙上。
    他心里撕扯着,可还是忍耐不住想要问她,声线冷冽,“你当真要同我算得如此清?”
    余霜没想到他会有如今这样的反应,她以为依照仙尊那般高傲决然的性子,在她说出那番话后,便绝不可能再同她有任何瓜葛。
    况且本来也没有什么瓜葛,只是自己一直在追逐对方罢了。
    换做以前,只要他招招手余霜就会雀跃的奔过去。而现在,花灼就站在她对面,两人间的距离不过数尺,她却觉得眼皮有千斤坠,连抬眼看他都不情不愿。
    结界外众人不明所以,但看见结界内的两人,一人面色冷淡倔强,一人阴沉冷凝。他们反倒比里面的人更急,只以为是余霜哪里做得不对惹恼了这位仙尊。
    胡楪怕极了花灼,此刻都忍不住冲到结界前替余霜说话,“仙尊,弟子求您,不要同余霜小师妹计较。”
    云流更是急的手心已经覆在了身后的剑柄之上。
    好在余霜余光瞥到了结界外的景象,宽慰地朝众人摇了摇头以作安抚。
    然而从始至终,余霜都未曾分给面前的男子一分视线。
    只是淡淡的叹了一句,“余霜是玄天宗弟子,您是尊长,理应算清。”
    他冷冷勾起唇角,瞬移至少女面前,眨眼间便揽着她的腰肢将她带出了客栈。
    周身布下一道结界,骤然恢复宁静,天地间只剩下少女细密的呼吸。
    余霜看着周身陡然生变的景象,抬了抬眼,转瞬间便明白这是何人的杰作。
    联系起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格举止,她很难阻止自己不要多想。
    可‘替身’二字像一条鸿沟横跨在她们中间,思及此,余霜很快清醒过来。她沉默仰首,面对花灼。
    花灼同时垂首,对上一双冷淡的眸,继续先前的话。
    “算得清?”
    余霜顿在对方的嗤笑声中,沉默一瞬,反手召出自己的寒冰剑,毕恭毕敬双手呈递到对方面前,头埋得更低了些。
    一字一句道:“算得清。”
    “这把剑该是仙尊的,请仙尊拿走。”
    花灼冷着脸,将剑接过,一眨不眨盯着她还要作何动作。
    接着,余霜又摘下自己的储物戒,以同样的姿态双手奉上,“这是弟子能拿出的全部,算作答谢今日仙尊出手相助。”
    察觉对方毫无反应,余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抹掉了储物戒上的神识。
    没有神识的储物戒便失去了一层保护,里面装有何物,无需动用灵力也能一看便知。那日她留给对方的幽莲,不知何事竟又回到了她身边。
    惊讶过后,余霜甩开了那股烦躁的思绪,这不能代表什么。
    她软着嗓子,声调却极凉,“是弟子愚钝鲁莽,不该招惹仙尊。”
    对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发愣,只需一想,余霜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是她的嗓音。
    喉咙间有些发涩,她突然像是想明白对方为何会做出如今这般反常的举止了。
    就像幻境里所见,自然是他的白月光不在他身边,所以才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这里。
    自己,不过就是作为替身而存在的一种消遣。
    她这个替身说离开便离开,他又如何透过她去寻找心底那人的影子。
    余霜咬着牙根紧接着又补了一句:“若是仙尊觉得不够……”
    未待她说完,花灼沉声打断了她的话,“够了。”
    至此,余霜才缓缓直起腰身,不卑不亢的抬手看了面前之人一眼,那一眼毫无情绪,却也饱含情绪。
    至少花灼读懂了她眼底的深意——够了。
    的确是够了,该到此为止。
    他今日第二次撤下结界,指尖陷进手心的软肉中。花灼听到自己含笑的嗓音,缓缓说出一句,“也好。”
    第38章 替身038% 仙尊后悔了
    余霜回到客栈后, 就见到云流和胡楪在客栈门口焦急的徘徊。宴淮汀也带着天狐的真身回到了客栈,此刻同他们站在一处。
    三人皆是风姿卓绝,只站在那里, 便引过往的镇民不断回首。
    余霜心里有些暖,迎面接住扑过来的胡楪,无奈地轻笑了一下, “没事儿。”
    胡楪见她不愿提起此事的样子, 自然地揭过。偷偷松了一口气, 接着换上一副笑颜,“我们的任务通过了。”说着, 她抬起了手腕在余霜眼前晃了晃。
    手腕系着的命绳上, 代表任务进度的蓝条已然拉满。
    胡楪身后的两人也跟着一同点了点头。
    余霜撩起袖口, 扫了一眼自己的命绳,上面的蓝条虽然不像他们三个已经拉满,但也到了将近一半的位置。
    她此次的任务有两个, 也就是说,眼下这个任务已经步入尾声。
    马三婶在余霜醒来后就已经转醒,这会儿人正坐在大堂,面上露出苍白之色,眸子也显出几分茫然。
    她见了余霜, 像是在同她说又像是在呢喃自语,“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