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页

      若真教她找到了,那魔域的人岂不是不要面子?
    站在传送阵外的长老见人都聚齐,以灵力传声:“即刻进入传送阵!”
    此次传送阵的目的地按照各个弟子的任务,大致分为四块地图,分别是九天山、长松山、安南国都以及夏冬之城。
    余霜所要去的珊瑚镇便坐落于夏冬之城,那处城郭之所以称为夏冬,还有一段来由。
    据说在一千年前,夏冬之城还只是一处被称为“南江”的寻常小城,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接连交替。然而突有一年,南江久困于夏季,当地居民苦不堪言。
    夏季持续到第九个月头的时候,城里壮力的男子都接连离开了家乡,外出前往接壤的城镇赚取糊口的钱财。徒留一群老弱妇孺,苦苦地孤独守望家中。
    只是这群扬言要养家的男子,却再未回到故里,而在男人们离开不足两月后,南江竟然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个冬天。
    自此之后,南江便只有夏冬两季,故而改名为夏冬之城。
    阵眼外的众人一时你看我我看你,愣是无人敢上前,因为谁也不知踏出这一步后,具体会被传送到何处。
    不安令他们无法动弹,局促地定在原处,最终不知是谁起了个头,视线聚焦于余霜身上。
    距离余霜很近的一位女修小心翼翼道:“要不,你先?”
    余霜抽到甲等任务的事情早已在众人中传开,多数人可不会觉得她是非酋,只会想——不愧是她,从铸剑秘境得到神剑修炼的女剑修!能抽到甲等任务,想必是有过人之处。
    余霜多半能猜到大家的想法,对此倒是无所谓的态度。
    总归不能够落地成盒吧。
    正当她深吸一口气打算抬脚走入传送阵时,一道修长的身影抢先她一步。
    半边俊朗的眉目明晃晃袒露在艳阳下,眼底毫无惧色,意气风发。踏入法阵的那一瞬,云流脚下阵法运转,淡红色的光芒大盛,自下而上将少年清俊的身影笼罩于其间。
    云流挑了挑眉,颇为不羁地得意道:“我先走一步,珊瑚镇汇合。”
    虽然云流没有如愿以偿改成甲等任务,但是在掌门的亲自授意之下,得以将他的任务调为和余霜相差无几。
    区别就在于,云流仅要完成解救珊瑚镇内村民,无需寻找珊瑚镇接壤魔域之处结界受损的位置。
    话落,修长的身影眨眼间便同他的尾音一同消散在阵法中,淡红色的光芒淡下去,负责传送阵的长老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眯眼笑道:“下一位。”
    余霜缓步上前。
    再睁眼,首先感受到的是自四肢传来的冷冽凉意,寒风刺骨,如细密的针尖扎进皮肤。
    雪花纷扬,随风飘零。
    入目是漫无边际的纯白,了无人烟。
    余霜左手腕间一烫,这才注意到多出一条命绳,注入灵力之后,命绳散发出浅薄的蓝光。
    如同一个进度条般,蓝光的长度代表了此次任务的完成度,如今她的进度显示为零。
    高阶法袍能够随修士的体征以及外界环境而做出调整,冷冽只存在一瞬,便消失不见。
    唯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此刻已然抵达夏冬之城。
    在夏冬之城做任务的玄天宗弟子共有五人,除去云流外,还有三个抽中丙级任务的弟子。
    周围不见人影,就连神识都无法感受到方圆十里内有修士的气息,可见她们几人相隔有一段距离。
    此刻风雪交加,且带了愈演愈烈的趋势。余霜唤出寒冰剑,锁定了一处十里开外最近的木屋,御剑疾驰而去。
    木屋孤零零坐落于一片皑皑白雪间,深褐色的屋板因沾染湿气而有些暗沉发黑。
    屋内闪烁着微弱的光,不太显眼,但足够被一位金丹期的修士捕捉到。
    “请问,有人么?我可以进来么?”
    屋内传来的气息微弱,余霜轻叩木门,礼貌问道。
    屋里的两人对视一眼,神色泛起阵阵恐慌。年纪稍大的蓝布衣少年压抑着咳嗽,将怀中的少女从腿上抱下去挡在身后,小心翼翼凑近木门。
    门缝外,少女美若画中走出的仙子,周身不见一丝狼狈,直教少年看的脸色大变,呼吸都急促起来。
    他哆嗦着抱起妹妹,拽了一把木椅挡在门背后,哀求道:“我妹妹还小,咳咳……狐女,求求你放过她。”接着又是一阵咳嗽声。
    这是把她当成大妖了呀。
    不过也难怪,谁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冰天雪地荒无人烟的地方。
    余霜笑眯眯地指着自己的脸,故意凑近木门的缝隙,好让里面的人更好的看清楚自己。
    “你们看,姐姐这样子像妖么?”
    缩在少年怀里的少女像是认真看了一眼,继而大声哭喊道:“狐女貌美,你是你是你就是!”
    余霜沉默,竟然很难不赞同哦。
    但也只赞同一半。
    “镇上的婆婆们都说,狐女就是用这种温柔的语气,这些年骗走了好些女子,我和哥哥不会上当的!你快走哇!”
    温柔?
    余霜摆出一副凶脸,扛不住身后吞噬人的风雪,干脆穿墙而过。
    自顾自道:“那我进来了,不要惹姐姐哦。姐姐有点凶,你们两个姑且忍一下。”
    在兄妹二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下,余霜不得不给自己编了一个同兄长外出寻亲,于途中走失,机缘巧合下才来到这里的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