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

      “对吧,莫师兄,谁能想到陆师姐最后会向你求助,而不是同自己的师父五长老求助呢?”
    话落,身旁的男子含笑低头睨她一眼,墨色束发有几缕随着他的动作滑落至右肩。
    余霜快速收回目光,可恶,如此正经的时候还在勾引她!
    这个不分轻重的人。
    更气的是,竟然无法拒绝他头发丝散发的魅力。
    一旁的众人脸色异彩纷呈。
    “大胆!”二长老冷笑,“你此话何意?难不成是在暗示我徒儿……”
    “举个例子而已,二长老你急什么?”余霜嘟着嘴,状似委屈的嘟囔一句。
    莫秦寿冷声道:“余霜师妹,此事事关重大,你切莫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
    她哪句话胡言乱语了。余霜懒得同他废话,转身朝花灼伸出手:“仙尊可否将你的传音玉筒借弟子一看?”
    尾音上翘,无端有些撩人。
    想到周围还站着一群碍眼的人,花灼咬了咬牙根,将玉筒递出去。
    小姑娘似是有意又像无意,尾指蹭过他手心的皮肤。
    有些痒,被挠过的地方留下一串滚烫。他攥紧手心,不动声色地负于身后。重重的盯了她一眼。
    换来一抹明目张胆的刺眼娇笑。
    故意的。
    做完小动作,余霜将花灼的玉牌递给掌门,“掌门,您可以查看一番此玉筒上所存留的神识。”
    脑海中想到什么,掌门神色清明眼底骤亮,快速用神识扫过玉筒。
    末了他抬首瞥了一眼余霜,有些讶异,接着才对众人道:“仙尊的玉筒上无陆弟子的神识,可见二人并未用此物联系过。”
    “就算如此又怎样,难道还能否认琉璃死前所见之人是仙尊?”五长老怒气冲天,登即反驳道。
    余霜轻描淡写的抛下又一句话:“若是眼见非实呢?”
    “你在混说什么?”
    “难道大家没有闻到她身上有一股诡异的香气?”
    五长老暴怒的脸瞬间一僵,似乎才将将反应过来,脸色垮下去,僵直着唇角半天说不出话。
    余霜解释道:“大家对此味道不熟悉也难怪,因为在玄天宗内委实难以接触到。”她故作难言的踟蹰片刻,才继续道:“这是合欢宗的合欢花香。”
    仅此一句,便已足够。
    合欢花有令人动情的功效,极浓的精华甚至会致幻。
    能留存至今仍不散,显然用量极重。
    也就是说,方才众人所见之场景很可能是陆琉璃自己的颅内高.潮。
    但也只是可能,很快,有人就抓住了这一点攻击道:“如此也不能完全断定是合欢花香气致幻!”
    余霜已然有些说得疲惫,这些人中有些是真的没脑子,剩下的那个就是藏于其中的凶手了。凶手以如此残忍的方式侮辱杀害了陆琉璃,并将祸水东引,一定会来到现场亲自享受自己的成果。
    余霜也是赌一把,赌此人如此大胆的将玄天宗仙尊设计其中,一定是一个大胆且狂妄自负之人。
    话落,有人脸色瞬变,顷刻间又回复自若。
    余霜轻笑一声,“此前我还不确定,这人究竟有何目的,又能让陆琉璃心甘情愿配合他前往清竹峰,还毫不设防的被杀害,现在我知道了。”
    “莫师兄,几日前我们一行人从铸剑秘境回来,是你碰到了她吧?”
    “让我想想,能让她面露桃花之色,还以眼神奚落我的事——多半是有人同她说助她得到无妄仙尊吧。”
    “如此一来,她自然心甘情愿前往清竹峰,因为她认为躲在暗处之人会帮他。但是她却没料到,她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对方的目的就是最终将其杀害,并诬陷给仙尊。”
    “我说的对么,莫师兄?”少女狡黠地眨眼。
    莫秦寿露出了今天的第一抹笑,“师妹,此番纯粹是你的猜想,并无半分道理。”
    余霜啧啧称奇,感叹对方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你莫不是忘了自己的情劫?”她悠悠道,故意停下,吊人胃口,“还有你陷害仙尊的理由,该是那盏聚灵灯吧。”
    第28章 替身028% 神剑能克制魔气
    莫秦寿脸色大变,再也难以掩饰自己失措愤恨的神情,大吼道:“你知道什么!休要胡说。”
    这还是余霜在方才想起,几日前有人潜往清竹峰,用留影石录下冷池边景象所反应过来的。
    清竹峰上设有结界,限制了普通弟子的进入,然而他们几人却是在花灼授意之下,早先就得以自由出入。
    是以,那日所为,最有可能的有两人,云流或莫秦寿。
    余霜最先怀疑的人也正是莫秦寿,此后又想起有一日莫秦寿突然同她话多起来,询问有关聚魂灯的细节,她这才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
    莫秦寿曾有过一段情劫,其心仪对象之死,正是因为有人为了夺走了她身上的聚魂灯,而将其残忍杀害。
    是以,当日他听闻花灼用聚魂灯救余霜才会脸色大变,并对此十分在意。
    更有甚,通过余霜师父打听她的消息。
    他本意是想直接将他们二人一块毁掉,但没想到余霜碾碎了他的第一个诡计。这才有了后来顺手推舟,把主意打在陆琉璃身上一事。
    究其原因,只因他认为当年的凶手是花灼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