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

      可她不记得怎么就躺在那儿的呀。
    余霜有些懊恼的拽了拽衣摆,被那道视线盯得心里发麻,干脆翻身下床逃似的疯跑出去。
    是以,根本未曾注意周遭的景象。
    人影从视线中淡去,花灼才卸下一身疲惫,体力不支的单手撑在床边。
    压抑的魔气破体而出,黑气缭绕中,墨色的眼眸被细密的暗红血色逐渐束缚。
    等花灼将魔气再度压制,离开小院时,外面已天光乍泄。
    他准备直接回后山,看一看昨夜那位弟子的情况,树林后突然冒出一颗小脑袋。
    花灼脚下的动作一顿,打量着来人,对方似乎浑然未曾察觉屋内发生了何事,正探出头冲自己露出一抹讨好的笑意,“仙尊,我们要回去啦?”
    尾音轻柔,软得溺人。
    花灼嗯了一声,明白对方的意图,从善如流的将人一并捎回清竹峰。
    身前的小姑娘较之上次有些不安分,肩膀有一搭没一搭得往他身前拱,“这好像是去后山的路呀。”
    御剑急速飞行之下,风呼啸而过,发丝凌乱的舞动,露出少女半边莹白纤细的脖颈。
    此刻她微微仰首,将脖颈线条拉得愈发修长,白嫩的肌肤绵延隐至衣襟内。
    似乎被发丝勾得有些痒,粉嫩的指尖蹭着脖子上的皮肤轻轻挠了一下,留下一道细细的红痕。
    她小心的侧过身子,撩起眼皮看他,像是在追问,“仙尊?”
    花灼神色一暗,不动声色地瞥她一眼。
    这小姑娘,好像在撩他。
    第19章 替身019% 在勾他
    直到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花灼才收起唇角的弧度,将目光从藏书阁的方向收回。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御剑飞行两人共乘一剑,难免靠的近些。
    抬步走向后山的冷泉,任由微凉的清风吹散浮现在心头的那股怪异的感觉。
    冷泉灵气充裕,有帮助修士静心凝神摒弃杂念的效果,只不过比起月华殿内纯度更高的冷泉,后山这处的效果更差些,隐蔽性也不好。
    岸边的女子没有转醒的迹象,他冷冷睨了一眼,以法术引冷泉浇灌于女子面上。
    刺骨的凉水兜头泼下,陆琉璃呛了一口气,抬手抹去面上的水迹,踉跄地支着身子坐起来。
    她四下张望一眼,目光顿在几步外男子身上,面露喜色:“无妄仙尊。”
    音落,昨夜纷杂的记忆重现在脑海,再看向男子时,笑容不免有些僵硬。
    花灼沉默一瞬,似乎也想起了昨日令他不甚愉快的记忆,不动声色地掩去眼底的讥诮,沉声道:“你体内的魔气已引出多半,三日后再上清竹峰,本尊为你引出残存的魔气。”
    陆琉璃听出对方这是在下逐客令,对于昨天发生的时她有一丝羞愧,而更多的则是被余霜打乱计划的恼怒。
    对了,余霜。
    她现在在何处,仙尊是将她一并赶下清竹峰了?还是……
    她咬着下唇,藏起眼中不甘和憎恨的情绪,再仰首换上一副委屈又困惑的表情,“仙尊,昨日弟子受魔气困扰,若有不当之举还望仙尊多多包含。”
    花灼瞥她,“无碍。”
    “既如此,仙尊为何要赶弟子走,昨日不是以寒冰剑作为交换,答应师父要替弟子除去魔气?”她哽咽一下,继续道:“为何要等三日后?”
    花灼皱眉看她,“你在质问本尊?”
    陆琉璃被这道淬了冰的冷冽男音吓得一颤,有些后悔说出这番话。
    连忙否认:“弟子不敢。”
    换来对方一声冷笑,没给她任何回转的余地,直接道:“既如此心急,本尊便成全你。”
    花灼蓦地起身,居高临下的站定在陆琉璃身前,右手掐诀隔空打在她脑后。
    陆琉璃甚至没来得及回到冷泉内。
    失去冷泉的辅助,引出魔气的过程比昨日更为难熬,不过多时,她的额角便溢出细密的冷汗。
    魔气最容易引出修士心底那些见不得光的邪恶欲望,就比如陆琉璃,她的神色已经开始迷离,望向男子的目光透出露骨的痴迷。
    花灼嫌恶地避开那道视线,眼神阴寒。
    陆琉璃心底最后一道防御被这道厌恶的目光击碎了,她有些癫狂的想,连被她看着都如此厌恶么?
    难道这就是无情道剑修的心?
    如此冷心冷情?
    不,不是。她根本无法欺骗自己,眼前漠视自己的男子分明对另一个人百般纵容。
    连自己的玉牌都不肯收下,却转眼带余霜一同御剑下山前往主事堂,就只是因为她无法动用灵力?
    可自己现在不才是最虚弱的那个人么,凭什么!
    她恨毒地咬着牙根,从储物戒内摸出一样东西。
    诡异的香气混合着清泉周围的水汽瞬间便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花灼眼神骤凉,看向陆琉璃的目光犹如看待一具死尸,“找死。”
    香气吸入口鼻的下一瞬,陆琉璃就觉得身子一轻接着无端燥热起来,指尖挑开衣襟大胆地靠近男子,口中呢喃着,“仙尊,师父都告诉弟子了,您被困化神期百年全因无法堪破情劫,成就无情道心。”
    “弟子甘愿帮你证道,你就让弟子助你证无情剑道罢。”
    女子媚眼含春,落入花灼眼中,却令他几欲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