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页

      一炷香之前,余霜刚从洛玖那里得知陆琉璃被仙尊领回了清竹峰。
    孤男寡女,尤其是暗怀鬼胎的寡女,余霜没法不多想。
    求着洛玖将她连夜送来了清竹峰,为此又惹得他老人家一阵不痛快,将她扔在清竹峰山门口,就头也不回的御剑走了。
    余霜在月华殿内没找到人,寻了好久,多亏这里泄露的魔气太过磅礴,让她隐约觉得不适,这才发现端倪找到这里。
    隔着老远,她就注意到了岸边的男子神色迷惘,夜风拂过,细碎的发丝飘散在眼前,遮住了他精致的眉眼,仅仅能看到对方紧绷的下颌。
    而在他面前,是衣衫湿透挣扎着从冷泉中爬出,周身魔气环绕的陆琉璃,她的脸上挂着露骨且充满邪欲的笑,正准备抚向男子的脸庞。
    顷刻间,余霜脑海里的那根线“嗡”地一声,断了。
    她根本顾不上不能擅自动用灵力的告诫,飞身上前猛地踹出一脚,直接将陆琉璃踹回冷泉之中。
    陆琉璃呛了两口水,挣扎着才刚从水面探出脑袋,又被一道力气扯着头发按水中。
    混乱之中,是一道冷冽的女声,“陆师姐,这么做就有点儿下|贱了呀。”
    陆琉璃依稀辨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又有些难以置信的呛了几口水。
    余霜平日里看起来性子绵软又不争不抢的一个人,就算有些牙尖嘴利的,可脾气何时这般大了,简直像是疯了,真的要置她于死地一般。
    压抑之下,陆琉璃的猛然爆发出一股灵力想将身边人震开,她大叫道:“你疯了么!”
    强行动用灵力本就让余霜很不好受,此刻又硬生生承受下来陆琉璃的猛烈一击,她险些被震倒在地。
    吐出一口血后,她用拇指拂过嘴角的血,嘶了一声,偏头笑道:“可能是吧。”
    第18章 替身018% 这个魔修的鼻子是原装的……
    陆琉璃周身的魔气顺着余霜的手腕盘旋而上,她的眼前逐渐浑浊起来。
    余霜狠狠咬了一口舌尖,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冷冷地扫了一眼仍在水中上下沉浮的人,凌空召出寒冰剑狠狠砸在对方后颈上。
    水面恢复宁静。
    余霜拽着陆琉璃的衣领将人拖到案上,胡乱地将方才扯下的发丝团成一团扔在一旁,头也不回的走向另一边。
    眼前出现了几道重影,她抓了几次才准确地抓住对方的肩胛。
    这种感觉就像前世喝醉酒,意识模糊,脚下不稳,心头无端的躁动。
    “仙尊。”余霜一阵腿软,扯着对方衣襟才勉强稳住身形。
    男子空洞的视线逐渐聚焦,视线像是落在余霜身上,又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他抿了抿唇,声色暗哑:“霜霜?”
    是一种很委屈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儿像撒娇。
    余霜本来就晕乎乎的,这下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低低的啊了一声就往对方身上倒。
    花灼听见那声熟悉的尾音,心尖被勾着,寡淡的垂角掀起细微的弧度,捏了捏蹭在手边的柔软发丝,“怎么才来。”
    这人好不讲道理。
    怎么还埋怨她来得晚了!
    要不是她,他可就晚节不保了好不好!
    余霜有点儿气,挣扎着想直起身子同他讲道理,谁料对方突然伸出手将她往怀里按了按。
    脸颊撞上一片宽阔冷硬的胸膛,隐约能感受到衣衫下逐渐升高的温度。
    脸颊被这股温度烤红,耳尖烫起来。
    “别走。”
    男子的下颌抵在她的肩膀上,这道气音几乎是擦着她的耳廓滑过。这是余霜从未有过的体验,她挣扎无果,索性不动了,任由对方揽着她飞身离开后山。
    两人停在一处僻静的小院中。
    花灼牵着人径直推门走进去。
    身后的小姑娘踉跄一下,才进门就甩开他的手直接扑倒在床榻上,圆溜溜的眸子转动一圈,歪了歪脑袋,“这是哪儿?”
    修长的身形一顿,目光落在少女茫然的面容上。
    接着,他收回视线眸光扫过屋内的摆设。
    简单朴素的屋子,甚至有些简陋的石床,唯一特别的是那面衣橱,大得惊人,华贵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像此刻歪着脑袋聚精会神望着他的小姑娘一样,不属于这个地方。
    神色逐渐清明,思绪回笼,花灼眉眼间的喜色淡了下去。他几步走向床榻边随意的坐下去,指尖捏着眉心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
    末了自嘲地扯了扯唇角,啧了一声,“竟然被魔气影响了。”
    话落,一道掌风直直劈下。
    魔气?歪着脑袋的少女猛地一激灵弹起来,看向那道清俊的背影。
    “好啊!你个大胆魔修竟然逃窜至此!”余霜插着腰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怒视眼前人,细长莹润的指尖几乎戳在对方的头顶上,“看我不捉了你向掌门邀功,看谁还敢说我没良心不为宗门付出!”
    余霜眉眼间萦绕着若有似无的魔气,显然已经被扰乱了心智。
    花灼侧身躲开掌风,沉脸不耐道:“下来。”
    余霜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愈发长牙五爪。她凌空召出寒冰剑,抵在对方面前,“小小魔修,还不束手就擒。”
    因为几次动用灵力,余霜体力稍有不支,身子小幅度的晃荡一下。花灼正打算伸手扶她,谁料对方哇的一声吓得趴倒接着直接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