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页

      当初想上清竹峰不就是为了能同无妄仙尊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原本她该更早达成目标的,只是半路突然出现一个余霜。
    她暗自掐了掐手心,一想到余霜可能在她之前就已经趁机亲近仙尊,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
    淡淡的魔气从她的体内泄出,萦绕在周身。
    一旁的掌门见此同五长老对视一眼,面色渐冷。
    这是被魔气侵染的征兆,如果此刻道心不稳,是极其容易入魔的,就算能避免完全入魔,大概率也会留下心魔。
    随即,掌门立刻将主事堂内的弟子遣散出去,只留了几位道心稳固的长老在殿内替仙尊护法。
    “无妄仙尊,我徒儿可还有救?”五长老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
    陆琉璃的意识陷入混沌,隐约间,她听到身后那道清润微凉的嗓音毫无情绪的问:“五长老拿什么同本尊谈条件?”
    心底一凉,下一瞬她直接陷入了昏迷。
    花灼见人昏迷,直接收起灵气,悠悠抬眼,含笑的注视着五长老:“方才掌门请求本尊出手,允诺了一件天丝法袍。”
    刚才掌门同无妄仙尊的对话五长老并非没有听见,只是他想再如何仙尊已经收下那件法袍,总不会当场拂了他的面子。
    可他想错了,仙尊根本不会将他放在眼里,更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
    五长老吞咽着口水,一时没有开口。如果是先前陆琉璃还未又入魔的征兆,仅仅是被魔气所伤,要救她还好说,可她现在分明有了入魔的征兆……
    一旁的二长老见此突然冷笑一声:“无妄仙尊未免太过无情,这无论如何都是玄天宗的弟子,既是和仙尊同出一脉,仙尊怎能袖手旁观?”
    花灼清清浅浅的笑着,“二长老此言是能救她?那请便。”
    二长老一噎,他只是想诋毁对方几句,最好看对方下不来台,没成想却引火烧身。他能有何办法,那可是要入魔的人!
    修道一途,许多修士连自己的心魔都难以除去,更遑论他人入魔,这如何能阻止得了。
    二长老冷哼一声,讪讪拂袖别过脸。
    沉寂半晌,花灼挑了挑眉,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陆琉璃身上,意有所指道:“本尊倒是还有个法子。”
    五长老脸色僵硬的问道:“仙尊但说无妨。”
    “本尊听闻你徒弟方才并未进入铸剑秘境?”
    五长老一愣,不明所以道:“确实如此,可这和琉璃……”
    花灼不耐的打断他的话,“若本尊没有记错,铸剑秘境中应该还有一柄寒冰剑。”话落,他的视线扫向远处的洛玖,后者挑了挑眉。
    五长老注意到洛玖的表情,神色一松:“仙尊莫不是想要那柄剑?”
    铸剑秘境有修为限制,且玄天宗弟子一生仅能从中带出一柄剑,若是无妄仙尊想要寒冰剑,由陆琉璃取取来给他自然是最好的主意。
    或许换了旁的弟子或许还会衡量一番,是否要拿寻找本命剑的机会进行交换。可对于陆琉璃而言并没有这样的顾虑,因为她已经获得了五长老亲传的本命剑——朝凤剑。
    只是为何无妄仙尊要取另一柄寒冰剑?五长老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洛玖,他记得洛玖也有一柄寒冰,似乎现在在他徒弟手中。
    五长老想不清缘由,但也清楚这交易划算至极,是以很快便做主应下。
    夜色微凉,花灼将人带回清竹峰上直接扔进后山的冷泉内。
    几息后,泉水中人的悠悠转醒。
    陆琉璃脸上精致的妆容有大半化在了水中,此刻脸上依稀挂着纷呈的色泽,在苍白的面容上愈显得古怪。
    她首先察觉的是自四肢百骸传来的寒意,心脏疯狂鼓动,莫名的焦躁烦闷。
    往日藏在心底的恶意此刻统统被放大在脑海里。
    然后,她侧首便被岸边的男子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月光洒在男子清隽的侧脸上,神情温和却令人心生惧意,犹如神祗般无情无欲的脸上露出一丝困顿。
    男子垂着眼,指尖涌动着黑色的魔气。
    魔气?!
    这一认识令陆琉璃短暂的恢复了神智,她凝神一看,发现这魔气的源头竟然是自己。
    她错愕地张了张嘴,一双眸子潋滟的泛起水光,仙尊他是在帮自己引出魔气么?
    心底翻起巨浪,再看向男子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偏执的欲望。
    所以,此刻仙尊这副模样……是因为受魔气影响,有些道心不稳了?
    “仙尊?”她试探的伸出手扯了扯对方的衣摆。
    面前人丝毫不为所动,机械的持续着引出魔气的动作,眼神笼上一层空洞的光。
    陆琉璃有些窃喜,她激动地想从冷泉中爬起来,几次不得要领又摔了回去,脚下愈发软了起来。
    想着四下无人,她干脆连跪带爬地从冷泉中出来,为得就是趁机接近眼前的男子。
    她大口喘着粗气,将手掌反复在裙摆上蹭了几遍,确认不再沾着污泥才颤颤巍巍伸向男子。
    “仙尊平日最爱干净,不能脏着手碰他。”陆琉璃小声呢喃,眼底浮现兴奋的色泽。
    下一秒,陆琉璃的胸口猛地传来一阵钝痛,身子高高飞起又狠狠落下。平静的水面被砸出层层涟漪,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回荡在空阔的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