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页

      虽然落云大陆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可他们已经有巨大的年龄差了,还是别再增加其他阻碍了。
    “什么新师父?我第一个不同意!”她伸出手扒拉几下衣领,嘟囔道:“不舒服,师父你先放我下来。”
    洛玖将人放下后好整以暇抱臂看她,几日未见似乎瘦了不少。
    他掩眉感应了一下,察觉寒冰剑还在她身上,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
    居然没被那人拿走。
    他将寒冰剑的事同余霜说明,毕竟是已经送给徒弟的东西,总得交代清楚。
    本以为按照余霜的性子定然会有些不高兴,总归是陪伴她好几年的佩剑,虽然算不上本命剑,可多少也是有感情的。
    谁知她只是在原地愣了几息,回过神后问的第一句话却是:“师父,你身上带着果脯没有?”
    筑基期的弟子已经辟谷,但自己这位徒弟是个嘴馋的,每日总免不了吃些零嘴。
    这段时日待在清竹峰上,除了她其他人也没这个习惯,自然不会有吃的,想必早馋坏了。
    其实余霜还想问别的,仙尊他为什么要玉雪霜花,那东西是温养人魂魄的法宝,显然不会是他自己用,那是给谁用?
    如此难得一见的法宝,肯定是用给珍视之人吧。
    所以……是男是女?
    这些话显然没法和师父说,她干脆压喉头的酸涩,试图靠别的东西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么一想,嘴巴里似乎的确少了几分味道。
    余霜瘪了瘪嘴,想起自己有一段时日没有吃东西了,有些馋嘴。
    她眼巴巴看向洛玖,伸出一截粉嫩的指尖拽了拽对方宽大的袖口,“师父,饿。”
    筑基期修士怎么可能饿,无非是嘴馋。
    洛玖懒散睇她一眼,眸光扫过某处再悠悠收回,顿在捏着他袖口的小手上,“现在想起师父的好了?怎么,清竹峰上的仙尊还能亏待你不成?”
    作为溜须拍马的小能手,余霜很会审时度势。
    仙尊又不在这里,她当然要一切以哄好师父为第一准则!
    于是她不假思索道:“仙尊他怎么能同师父你比呀,师父你都不知道我在清竹峰上有多惨。”说着她拽了拽自己身上的月白色法袍,十足小可怜的语气道:“都沦落到穿普通弟子服的下场了。”
    似乎还嫌不够,她凑近了洛玖,掩唇道:“这还不是因为仙尊他老人家不好伺候,听云流师兄说他很讨厌弟子穿得花枝招展,根本不像师父你这般深明大义,还有品位。”
    看着洛玖脸上逐渐浮现满意的笑意。
    余霜心想,老男人都很好哄的嘛。
    若不是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含笑的嗓音,她保证自己今天的演讲是满分。
    只听身后那人温声问——“是么?”
    余霜谄媚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第17章 替身017% 有魔气
    花灼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回清竹峰,就是鬼使神差的想到某个委屈巴巴冲他撒娇,无法使用灵力的小姑娘。
    在主事堂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人,不成想这个小白眼狼压根没打算回清竹峰。
    他老人家不好伺候?
    他捏了捏下颌,无声扯扯唇角,目光落在那身月白色法袍上,愈发觉得不顺眼。
    余霜感觉到投递在她身后的那束凉飕飕的视线,下意识地往洛玖身后躲了躲。
    许是她潜意识的动作取悦了洛玖,他好脾气的顺势挡上前,但没有丝毫想替自家徒弟解释的欲望。
    显然对面的男子也没兴趣听他们再说什么。
    一阵沉默。
    余霜刚整理好心情打算做一下最后的挣扎,但这个时候先前赶往铸剑幻境的人群纷纷返回主事堂,人流拥挤,她又不能使用灵力,只好任由洛玖带她飞身避开。
    她垂眼望向主事堂,只见莫秦寿似乎才从主事堂内出来,迎面走向五长老一行人。
    五长老怀中,是浑身浴血的陆琉璃,身后则是方才刚出发去往铸剑秘境的弟子。
    “有魔气。”
    余霜闻声看向洛玖,皱了皱眉,“是铸剑秘境中那个魔修的么?”
    洛玖摇了摇头,“不太确定,为师先去看看,魔气太重,你没有灵力护体,最好还是避开些。”
    一炷香后,主事堂内走出两个熟悉的身影。
    余霜远远的招了招手,两人朝她走来。
    她踟蹰一瞬,还是问道:“发生了何事?”
    云流同莫秦寿对视一眼,叹了口气才开口道:“方才我们一行人前往铸剑秘境,刚准备进入之时,那魔修突然在秘境边缘自爆了,陆师姐离得最近,被那魔修爆出的魔气震伤了。”
    *
    魔修自爆的威力巨大,但当时的陆琉璃也并非不能躲避一些伤害,至少不该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可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涌现一个疯狂的想法。
    也就是那一息的犹豫,导致她受到波及。陆琉璃的脊背一僵,掩饰住自己闪烁的目光。
    她不后悔。
    若非如此,她怎么会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无妄仙尊。
    心底滋生的怨气如藤蔓般牢牢捆绑住她的心脏,连呼吸都有些滞涩起来。
    “静心凝神。”
    身后传来一道微凉的嗓音。
    隔着薄薄一层衣料,陆琉璃都能感受到自脊椎传来的灵力,如刺骨的寒冰,激得她尾椎骨都在发颤,除此之外还有丝丝缕缕的酥麻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