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页

      所以呢?
    陆琉璃问自己。
    所以我就不可以么?那为什么她可以。
    鼻尖的酸涩再也难以抑制,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她支支吾吾半晌,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她不敢。
    直到面前的人绕过她径直离去,她像是被抽出了筋骨,瘫软在地。
    *
    余霜等到仙尊后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意图,本以为还要周旋一番,结果对方直接同意了她的请求。
    对方召出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长剑,下一瞬,揪着她的腰封凌空跃起落在剑身上。
    还没待余霜反应过来,巨大的冲击力像一个猛浪拍得她直往后倒。
    不能动用灵力被迫御剑飞行,那感觉就像是在蹦极,生理性的泪水疯狂往外彪。
    身后之人抬手撑住了她的腰,余霜没再向后倾倒。
    没有心的直男大佬!
    你都不会设一道结界保护一下幼小可怜又无助的弟子嘛!
    这种御剑飞行的速度,是急着要去火葬场?
    余霜直接在风中凌乱了,“仙尊不必考虑弟子,还是去主事堂要紧,这点……这点速度,我还是可以承受的。”
    一番话说得哀切婉转又倔强可怜。
    她都这么明显地暗示了,不会有人还听不出来吧。
    余霜期待着仙尊能够怜香惜玉。
    现实却是,“好。”耳边传来一阵轻笑,接着加快了飞行速度。
    余霜:“?”
    就特么和做梦一样。
    等到达主事堂殿外双脚着陆的那一刻,她小腿一软直直跪了下去,回首去看哪还有肇事者的影子。
    正好路过的洛玖扫她一眼,继而冷哼一声,仰着下巴与她擦肩而过。
    余霜:“?”
    她深吸一口气。
    人总得笑着活下去不是。
    步入主事堂内才发现今日召集的皆是修为在筑基期以上,元婴期以下的亲传弟子。
    掌门还未到,大家都在交头接耳探讨发生了何事。余霜通过几位从比试场回来的弟子口中了解了个大概,似乎是比试途中出现了魔修,此刻那人躲进了后山的铸剑秘境。
    对于玄天宗的弟子而言,铸剑秘境是一生只可以进去一次的地方,大多数玄天宗剑修的本命剑皆是从此处获得。
    除去限制弟子进入的次数外,它还限制了进入者的修为,需在筑基期以上,元婴期以下,方能进入。
    就在余霜刚刚站定,掌门闪身惊现在殿中。他扫了一眼众人,免去了往日的废话,直接道:“不少弟子或许已经知晓,方才比试场内出现一位魔修,现如今正躲在铸剑秘境内。”
    “你们当中曾去过秘境的弟子就可以离去了,刚步入筑基期的弟子也可自行离开。”
    人群涌动起来,不过几息,散去大半,到场的亲传弟子本就不足二十人,此刻只剩下六人。
    “你们几人,谁不愿意去?”
    几人面面相觑。
    就在掌门准备继续说话时,人群中传出一道软糯慵懒的女音。
    “掌门,我不去。”
    掌门颔首,显然不打算纠结余霜的选择,毕竟就算她退出也还要其他五位弟子。
    可掌门没有意见,不代表别人就没有意见。
    就比如陆琉璃。
    几乎是余霜说完话的下一秒,她立即接了一句:“余霜师妹有些太没良心了,身为亲传弟子,宗门内出事你怎么能坐视不理。”
    “难道要大家求你你才肯去么,如此行事,你简直不配做玄天宗的弟子。”
    圣母婊果真时时刻刻存在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哦。
    真是一朵绝世圣母小白莲,放在现代你这种道德绑架,是要被鉴婊达人随手拍下转发,送你上热搜的。
    “我不配。”余霜点点头,“咱们玄天宗不是还有陆师姐你?”
    陆琉璃一噎,讽刺道:“我自然会去,可是师妹你为何不去,难道为宗门做一点点事你都不肯?你当真如此自私?”
    余霜附和:“难道你看不出来?”
    姑且不论她现在不能轻易动用灵力,进去无异于白送人头,就算她处于全盛期。
    去不去又关你屁事?
    道德绑架张口就来?
    陆琉璃对着她冷笑一声,余光扫向主位上坐着的白衣男子,“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师妹了。”
    余霜懒得和无关紧要的人解释,不代表没人替她说话。
    就……真挺意外的,明明刚才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这会儿又出来护着她。
    只听洛玖凉凉地插了一句:“我徒弟近日体内灵力紊乱无法动用灵力。”他瞥了一眼五长老,很快收回,“此等小事,还需同在座各位解释?”
    五长老讳莫如深地瞥了陆琉璃一眼,后者咬着一口银牙再未开口。
    陆琉璃和云流几人要前往铸剑秘境,距离余霜下一次淬体还有六七日,她计划先回晓初峰一趟。
    人群散去,余霜视线紧紧锁在一道红色的身影上,鬼鬼祟祟的跟了过去。
    几息后,视线中的人影消失不见,反倒是她的后领被一道熟悉的力量提起。
    余霜蹬了几下腿,闻到那股若有似无的清泉气息后停止了扑腾。
    “偷偷摸摸地。”男子嗤了一声,“不是有了新师父?”
    那哪行啊,她可不想搞师徒禁忌恋那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