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

      余霜闷闷嗯了一声。
    灼热的身体没入刺骨的冷泉中,少女压抑着想逃走的欲望,像是失去灵魂的蜉蝣般两只手攀在岸边。
    脸颊彻底失去了血色,换上如雪的苍白色泽。
    看着不远处背对她,冷清曲腿坐着的男子,暗想不愧是无情道的仙尊,果然道心稳固。
    明知身后泉水里趴着个衣衫半褪的女子,却能从头至尾,一个目光都没有。
    案前,花灼抬手设了一道隔绝声音的结界,眼底的假意温和散去,泄露出原本的薄凉冷冽。
    男子掀唇,冷声冲着传音玉筒说:“结果如何?”
    那边人毕恭毕敬的压低声音道:“自三年前产生异动开始我时刻关注,只是始终无法找到同它联系的法宝,不日前,这股联系彻底切断了。”
    “彻底切断?”花灼低呵了一声,声线如附骨的毒蛇吐信,令人发颤。
    那端的人似乎也被吓狠了,传出阵阵沉闷的肉体撞击地面的声线,止不住的求饶。
    “废物。”
    似乎想到什么,他撩起眼皮,像是在问人更像是在自语,“会有转世轮回的可能么?”
    无人应答。
    周遭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他切断传音,余光扫向身侧某个方向,撤掉结界。
    又泡了半个多时辰,余霜实在支撑不住了。
    开口时,牙齿舌尖都在打颤,“仙尊,法袍。”
    下水前,余霜故意将外面穿的法袍放在距离泉水稍远的位置,只穿着里衣进来。
    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刻。
    花灼耷拉下眼皮,扫一眼扔在地上的一团,继而从储物戒取出一件月白色的法袍,垂角含笑,面不改色的起身走近。
    他勾了勾唇,弯下腰,递给她。
    面前人一身白衣,圣洁不染尘埃,修长的指骨间拎着一件衣衫,情绪淡然。
    余霜耳尖泛红,别过脸胡乱伸手一抓,将法袍护在胸前退后好几步,藏进了泉水的深处。
    明明是自己挑起来的,最后反而是她熬不住了。
    花灼见此,淡淡问她,“现在又不嫌冷了?还有心思往深处走。”
    余霜快羞死了,可她的面子不允许她表现出怂样。
    她大着胆子回到最外围,停在一处站起来几乎能触及仙尊胸口的位置。
    仰着脑袋,眉眼弯弯,眼尾上挑卷着几分缠腻,“冷呀,可弟子总不好在仙尊眼皮子底下换衣。”
    花灼神色自然的扫她一眼,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余霜小声松了口气,快速换上新的法袍,最终还是没擅自用灵力将里衣烘干。
    夏衫薄,水迹很快透了出来。
    其实哪有什么清竹峰不让弟子擅用灵力的规定,无非是瞧出她身体的状况,故意不让她用而已。
    下午离开时,她回头看云流一行人,分明就是御剑离开的。
    余霜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非但如此,她还特别知晓,知晓到在脑子里开始幻象的地步。
    对她这么细心,果然是无人能逃脱美貌少女的撩拨嘛。
    思及此,她这才注意到今日身上的法袍极为合适。
    分明是女修士的法袍。
    看着还是新的。
    不对,仙尊为什么会有女修士的法袍?
    难不成他私底下有一个道侣?
    不应该啊,无情道剑修不都是经历过斩断情根证道那一步嘛。
    以仙尊如今的修为,怎么也渡过此劫了吧。
    那就真的是……
    特意给她准备的?!
    第14章 替身014% 他还没渡情劫
    余霜拖着湿哒哒的法袍故意在仙尊眼前晃,诺大的月华殿里里外外几乎被她走了个遍。
    偏每一步都迈得弱柳扶风,走两步一歇,就差喘上了。
    桌案前的人抬起眼,意味深长地凝了她一眼。
    殿门敞开着,有暖风席卷热浪拍向余霜脑门,她挺直了脖颈,小猫似的呢喃:“仙尊,这样自然风干也太慢了。”
    像是在解释她四处晃悠的原因,更像是在暗示些什么。
    花灼的目光落在少女的发尾,此刻半湿地垂在肩膀两侧,少了几分卷翘的弧度,发色也更深了些。
    再往下是晕开的水迹,月白色的衣衫隐隐绰绰透出几分皮肤原本的颜色。
    “仙尊,还是你帮我施一道烘干术吧。”少女凑近,带来一股泉水的冷气。
    花灼心底叹了口气。
    主动招上来的,也怪不得他。
    眉梢微扬,修长白皙的指骨绕着发尾打了个圈,潺潺灵力从指尖晕开。
    他闭了闭眼,随意嗯了一声:“随便说些什么。”
    余霜身子颤了颤,看向自己的发尾,竟然是用灵力给她吹头发。
    平日里她很能扯,可不知怎么,一见到他,嘴巴就像粘了胶水,说出的话也要反复斟酌。
    无端生出些怯意。
    没听到想听的声音,花灼忽地沉了眉。
    余霜:“?”
    不是吧?
    一言不合就不高兴了?
    耐性可真行。
    余霜是那种受不了别人冷脸的人,何况现在那人闭着眼,感觉不到他的视线,胆子反而大起来。
    “那我随便说了,你可别不爱听。”
    这话带了几分小脾气,不似往常乖巧。花灼平静的嗯了一声,情绪像被安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