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

      这话你自己想想也就算了,居然还说出来。
    余霜剑法上的领悟的确没有云流强,要是对方真使出第二式,她肯定防不住,所以必须以攻为守。
    只是云流在修为上也高出她一个小境界,纯粹的攻击,可能对他而言也是无效的。
    擂台上,双方一度僵持不下。
    余霜为攻,云流为守,像是故意逗弄她一般,压着第二式不用。
    突然,余霜闭上双眼,看似随意的甩出一道剑法。
    剑柄脱手,飞速旋转刮向云流,击碎了他防守的剑式。
    台下弟子一片愕然,显然并未预料到余霜普通的一招能破掉云流的防御。
    仅仅倒退一步,云流收敛了玩笑之色,周身笼罩起摧枯拉朽的灵力。
    “我认输。”
    少女飞身出擂台界内,歪着脑袋,笑得一脸坦然,“不愧是你,云流师兄。”
    云流调动的灵力没有在第一时间释放出来,短暂的犹豫生生将他憋的吐出一口血。末了,抬起眼皮看向早已跳下擂台,笑靥如花的余霜。
    他抹去嘴角的血迹,直接气笑了,“可以。”
    瞭望台上的长老也对这一幕颇为意外,而最令人惊讶的是那一瞬间,擂台上少女所释放的强大神识。
    掌门似乎想到什么,眯着眼瞥向角落里的洛玖,对方挑了挑眉,意思是对此早就清楚。
    怪不得那日主事堂内,这个小丫头对他释放的威压毫无惧怕之意,有此等神识,岂会惧他?
    长老捋了捋胡子,总归是自己宗门的弟子,他也乐得见到弟子天赋过人。
    只是这丫头的性子,不肯心甘情愿上清竹峰随无妄仙尊修炼,就有些难办了。
    筑基期剑法比试最后仍是以云流率先击败五人获胜。
    陆琉璃激动的凑在余霜身侧,肩膀碰了碰她,“可以呀霜霜师妹,没想到你还能让云流在剑法上吃亏,方才你如何破掉他防御的?”
    余霜伸手戳了戳自己的脑袋,故作神秘,“这里。”
    “什么?”陆琉璃一脸困惑。
    身后幽幽飘入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神识。”
    云流几步超过二人,学起陆琉璃对余霜说话的语气,“霜霜师妹,没想到你神识如此强大,真是令人惊喜。”
    余霜:“我当是你夸我了。”
    “这个呀,羡慕不来的,师兄你还是专心修炼你的剑吧。”
    云流:?
    总觉得她阴阳怪气羞辱我,可我没有证据。
    云流走后,有弟子同余霜二人传话,通知她们去主事堂。
    早在擂台比试那阵,陆琉璃就收到了自家师父的传音,无妄仙尊出关了。她想到刚入门时的惊鸿一瞥,仙尊如仙的面容再次萦绕在心头。
    她红着脸,小心打量了一眼身旁的余霜。她暗中打探过,今日也听师父说了,余霜师妹并不想上清竹峰。
    看着少女绝色的脸,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霜霜师妹,你真的不想上清竹峰?”
    余霜自然不知道,短短时间内,她不想上清竹峰的消息已经被自家师父大肆宣扬了一番,此刻听陆琉璃说出来,还有些惊讶。明明先前参加幻境比试前,陆琉璃还当她也要上清竹峰的。
    她皱了皱眉,按下那股疑惑,“真的呀。”
    陆琉璃:“那你可别反悔。”
    余霜:“?”
    “我为什么反悔,你放心吧,不会的。”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她一不执着于剑道,二不慕强,还有什么理由能改变她的主意让她上清竹峰?
    她瞥了一眼身边满眼含春的师姐,有些无语的打趣她,“你还怕我抢了你的无妄仙尊呀。”
    陆琉璃娇嗔的瞪她一眼,埋怨的撒起娇来,“还是小师妹你生的太过貌美,谁在你身边不都被衬成了鱼目,自然会担心。”
    余霜掩嘴笑起来,显然对她这番夸赞很受用,“也不是所有人啊,你看云流,对我出手哪有半分将我当作师妹,何况是修无情道的仙尊。”
    听她几次三番保证,陆琉璃才放下心来,小声道:“也是,就算你同我一般迷恋上仙尊谪仙般的容颜,仙尊也不会对你我这般寻常弟子……”
    谪仙般的容颜?
    那也是近一千岁的老头子了啊。
    余霜想想就一身鸡皮疙瘩,赶忙把这个离谱的想法从脑袋里晃出去。
    也就陆琉璃情人眼里出西施,她余霜什么小鲜肉没见过,何况,能有崽崽那张漫画少年脸好看?
    根本,不!可!能!
    第10章 替身010% 一个很像的声音
    余霜本就无意上清竹峰,索性违背掌门命令,御剑飞往晓初峰。
    路上,传音筒破天荒地响了起来。
    余霜的传音筒上只有两道神识,而她师父向来懒得用传音筒联络她。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瞬间,余霜心头警铃大作。
    不过片刻,她又放下心来。
    对啊,怕什么,她现在可是在玄天宗,她自己的宗门,对方就算再是什么大神还能因为她找上玄天宗来?
    余霜想都没想,切断了传音筒。
    还未待她准备好再次御剑,传音筒再次响了起来。
    还没完没了了,她干脆置之不理,随手将传音筒塞进腰间,重新御剑。
    前脚刚踏进院子,后脚就被一道力量拎起后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