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

      余霜想了想,试探的问他:“那……你自己换?”
    激动心。
    颤抖手。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她想得那个样子吧。
    她的宝贝鹅子,居然在老母亲面前,害羞了!
    这回崽崽没再拒绝,很轻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法袍。
    目光在周围扫视一眼,有些警惕道:“你别偷看。”
    余霜:?!
    其实对于修仙者而言,换衣服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旁人根本不会看清楚。
    可余霜这么被防着,心里反倒有些不痛快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幸幸苦苦养大的鹅子,和她不亲了。
    而引发这种情况的通常是……
    余霜捧着手机,爆发出一阵土拨鼠尖叫:“宝贝鹅子,你,你是不是背着妈妈,恋!爱!了!”
    第8章 替身008% 小师兄,你输出全靠嘴?……
    是哪个坏女修,勾引了她好不容养大的小白菜!
    画面里,游戏小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很苦恼。
    老母亲的心跟着一阵抽痛。
    算了算了,鹅子大了不由娘,崽崽既然不想说,还是不要逼他了。
    余霜絮絮叨叨叮嘱了两句让他小心点,可不要被外面的小狐狸精骗,然后及时转了话题,将此事掀过。
    见余霜不在执着于此时,花灼紧攥着的指节微微放松,浅浅呼出一口气。
    人一旦处于熟悉的氛围中,就会莫名的放松下来,余霜忍不住说起刚才的幻境,丝毫没有掉了“神仙姐姐小马甲”的觉悟。
    花灼默了一瞬,低声道:“当真如此厉害?”
    余霜捧着手机狂点头,想到对方看不到,才绘声绘色的补充道:“就是那种大佬一出现,风云都为之色变,对方跺跺脚,天地都要为之一震的感觉,你懂吧。”
    “太可怕了,幸亏我能屈能伸,不然,你可能都再也见不到我了。”
    “还未曾见过。”那头突然出声道。
    余霜一愣,没等反应过来,又听对方声音冷了下去,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
    “你放心,往后我也会如此厉害。不,定然比他还厉害。”
    “你……别怕。”
    啊!
    这是什么神仙崽崽,居然想着保护妈妈了!
    另一边,花灼心里同样翻起了滔天巨浪。原本以为她是另一个不同世界的神,原来,她也在一个和自己相同的世界。
    听起来,她的世界里,也有许多比她强大的存在。
    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少年脸色突然有些难看,他抿了抿淡色的唇。书籍上记载,修为到达一定境界,便可以破碎虚空。
    到那时,也许就能见到她了。
    就算此路不通,还有移魂夺舍那些功法,总该有机会的。
    在此之前,他要变得足够强大才行。
    余霜看着屏幕上卡通小人突然仰起脸,满眼坚定。她乐的眉开眼笑,小手一挥,又给崽崽置办了好多修炼秘籍。
    “崽崽加油鸭。”
    听到鼓励,卡通小人漂亮的眉眼软下去,“你也是,要保护好自己。”
    余霜感受到崽崽关怀中透露出的担忧,暗想自己方才不是不是太夸张了,竟让崽崽误以为自己是个弱鸡。
    她忙为自己正名:“我很强的。”
    画面上,游戏小人也不知信没信,只浅浅笑着,并未接话。
    余霜搓搓鼻尖,转移了话题。
    游戏内,当外门弟子升入内门后,理应先选择修行之道。可花灼已经跳过那一步,拜入了掌门门下。掌门修的乃是有情剑道,按理说,其弟子也该修有情剑道。
    考虑到她所处的世界内,无情道的风靡程度,余霜仍是忍不住问了一遍:“对了,崽崽,往后你要修有情道嘛?”
    那边人听完,温声回:“自然。”
    顿了一下,少年又问:“你想让我如何选?”
    “当然是有情道了!那些修无情道的长老和师兄师姐们,一个个都太恐怖了,真是毫无七情六欲,行走的练剑狂魔。我可不希望你变成他们那样,还是现在这样好。”
    少年轻声应:“好。”
    筑基期的剑法擂台比试分为上下两场,共两日。上场为初试,在百名弟子中决出十人,记为获胜,可赢得50积分。
    下场则由初试选中的十人抽签进行车轮赛,先赢出四场,则为获胜。
    除去个人修为剑法,运气也在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初试时,余霜运气极好,碰到的几乎都是修为在筑基初期的弟子。虽然大家都是筑基期,但每一小层次的进步,都有着明显的变化。况且,她修为已达到足以突破至筑基巅峰的状态,面对筑基初期的对手,仅用三成力就赢得了比赛。
    结束后,十位胜出的弟子聚在擂台上,挨个抽签。
    不论抽签先后,都是十分之一的概率,余霜也懒得抢在前面,干脆等在最后一个拿。
    【第六位】
    余霜:“……”
    可能是初试太过顺风顺水,她眼角狠狠一抽。要是前两位中有厉害的人,完全有可能在还没轮到她上场之际,就拿下最终胜利。
    剑修多是些冷傲的性子,何况都是闯进下场比试的人,谁也瞧不上谁。几乎是一抽完签,大家都各自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