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

      方才虽能感受到掌门故意散出威压,但却不会令她有不适之感。
    掌门收回视线,以灵力传音:“是时候宣布了,众弟子且听好。”
    “无妄仙尊,不日即将出关。”
    能称为仙尊的,玄天宗内仅有一人,放眼整个修仙界,也不过三人。其中,当以这位无妄仙尊修为最高,不足千岁,已臻渡劫初期。
    也就是他影响了一众玄天宗弟子,奔赴无情剑道。
    为了迎接这位仙尊出关,掌门决定,从亲传弟子之中挑选几人,去向仙尊求道法机缘。
    听着一派和谐,可谁人不知,这位仙尊修的是无情道,冷心冷情,从未将任何人事放在眼里。
    当年闭关突破前,在座几位长老想前去讨教,那人都直接闭门谢客,更别说她们这些小辈。
    怕是连无妄仙尊居住的清竹峰都上不去。
    可就算如此,也阻碍不了众弟子趋之若鹜的心。
    不过,这众弟子当中,并不包括余霜。
    她不想挡在前面碍了别人的道,干脆退到最外围,看戏般等着瞧结果。
    很快,有长老率先发话了。
    乃是修无情道的二长老,除掌门外,他辈分和修为最高,对于他先发话,其余人未有异议。
    二长老:“不知掌门要从他们中,挑选几人?”
    掌门:“无妄仙尊不喜吵闹,自然是越少越好,至多五人罢。”
    二长老颔首,似乎也忆起那位的秉性,他侧首望向自家亲传弟子,公正道:“我门下三位弟子皆修无情剑道,其中大弟子虽修为最高,但性子实在鲁莽,说话也聒噪,我便不提了,余下两位的修为当是众弟子中数一数二的,掌门可以亲自掌眼。”
    此话一出,算是间接断了那些修为较低的弟子的路。有几位长老座下弟子修为不敌,干脆不言。
    二长老自己就是个剑痴,他的亲传弟子,也随了他的性子。每日沉迷于剑道,修为于在场弟子中自然是佼佼者。
    被点到的两位弟子恭顺上前,抱拳行礼。
    见掌门一时间还未决断,五长老也发话了,举荐了一位女弟子。
    女弟子闻言,双目一喜,急急拜过众长老,并排站在前两位男弟子身旁。
    余霜对这位女弟子有印象,她们二人皆是修习有情道,按辈分,该称对方一句师姐。可她认识对方却并非是因同门之谊,而是前几日合欢宗的女修,同她讲的小道消息。
    这位师姐心系无妄仙尊。
    余霜心底啧了一声,饶有兴趣的将视线投向在场的六长老身上。
    果不其然,下一秒,六长老清丽绝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冷笑一声:“五长老,你弟子修得是有情剑道,大道不同,我看便不必了罢。”
    五长老闻言,古怪的哼了声:“怎么,便只有修无情道之人才可去?六长老,该不是你想亲自去?”
    五长老话音落下,一时间未有人再开口,众人各怀鬼胎,脸色精彩万分。
    余霜和自家师父打了个对眼,皆从对方眼底捕捉到看戏的笑意。
    说起六长老和无妄仙尊一事,还亏得余霜师父是个八卦之人,平日里剑道没教她多少,但这种宗门秘史,却是一样未落下,尽数讲给余霜听了。
    无妄仙尊也非生来便高高在上,顺风顺水。按辈分,他年轻时还得道六长老一句师姐。
    那时,二人还都未改修无情道,六长老对无妄仙尊情根深种,不止一次暗示对方想与其结为道侣。
    只是无妄仙尊从不理睬。
    也不知为何,突有一日,他弃了有情道,转修无情道。整个人如同疯魔般,冷清淡漠,眼中除了修道,再无其他。
    在那之后,六长老也斩断情根破除杂念,逼迫自己改修了无情道,只是每次突破都尤为艰难,至今仍停留在元婴初期。
    十几息后,掌门出来打了个圆场:“也不必拘泥于此,还得看品性。要我瞧着,三长老的那位弟子,虽修有情道,却也有无情道心,何尝不是合适人选。”
    余霜没想到这个老头子几句话,居然将众人视线拉拢到她身上了,连忙同自家师父使眼色。
    可师父就像丧失五感般视若无睹,还帮腔道:“委实如此,我家那徒儿,白瞎了一副好相貌,无情的很,拒绝了好几位想同她结道侣的师兄。”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嘛?
    当初是谁苦口婆心劝她,大道之路还长,结道侣之事不必急于一时,又将那些师兄们轰出门的!
    掌门似乎也对余霜极为满意,唤她出列。
    余霜知晓逃不过,不情不愿走上前,只最后挣扎了一句:“弟子顽劣,恐惹恼仙尊,还望掌门三思。”
    最后,掌门又按照修为,从一众弟子当中选出四人,辅以灵力说道:“此事难以妄下定论,待我同几位长老商榷后,会将结果公布于主事堂殿外。
    出了主事堂,余霜径直御剑飞回晓初峰。
    她本想在师父回来前,偷个懒先睡一觉。结果一进院门,就感受到储物戒里的手机在发烫。
    能引发这种现象的,无非就是崽崽。
    想到方才走的急,还没来得及将人哄好,余霜干脆躺在榻上,取出手机。
    点开游戏,画面里是一位年轻女子,正拽着崽崽说话。
    余霜习惯性的在输入框打字:【崽崽,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