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家”

      今天是一个适合嫁娶的好日子。
    乐殊笑着扶着曾经的正主进了喜房,喜房里塞满了她从没见过的正主好友与亲戚。
    啊,还能称那个人为正主吗。乐殊正思考着从来没思考过的问题时,那个人深情的横抱起嫁床上的嫁衣美人。惹得旁边群众尖叫着把手里的喜糖和桂圆甜枣往嫁衣美人怀里扔。乐殊也挂着定番笑容把手里沾满湿气的糖果撒进人群里。
    我不应该来。乐殊丢完最后糖果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不对劲。她不认识他的好友,他的亲戚,他的爱人。这情景的确如同她的身份一般,是关在暗处家养的爱宠。居家宠物见到陌生人都想缩进主人身下。
    曾经能让她躲藏的那个人正对着她。
    众人喜气洋洋围着的新嫁娘已经被抱到了喜车之上。按照习俗,新嫁娘出喜房要单独去见自己家长辈一早上用来,呃,拜别。
    她看着依依不舍的那个人和他的新嫁娘,黏腻的唇蹭在红嫁衣外雪白的脖颈上,盖头下的美人唇混着红纱紧贴着她的心上人软脆的外耳廓上,带着红纱剐蹭添红着男人的五官。
    那个人穿着定制西装的画面于乐殊并非少见,但她知道自己不喜欢黑西装下的红内裤和插在裤兜里添喜用的红包。对于他一个极度挑剔着装颜色的人来说。
    这就是盛宠吧。
    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坐在被定为临时喜房酒店的休息室中。看着送别喜车的那个人温柔的关上车门,一一和来破喜房的亲友们打过招呼送上各自的车上后,抬头看了眼临街的休息室窗户。
    她收回目光,静静的看着休息室门。
    不一会,门被那个人打开了。依旧是那个高傲且优秀的模样。定制西装非常好的收束了男人喉结,尖头皮鞋忠诚的反射着看着鞋面的脸。
    乐殊不发一语,上前,双膝着地。淡紫色的伴娘群从上往下看形似普通婚纱,但保守的护住了衣服下的颈。
    男人弯下身,凭着记忆从层层紫纱中抽出一根手工制作的牛皮牵引链,链头挂手处用钢印烙了拥有者的姓氏,非常合适的扣在了握链者的手腕处。链子的主人很自然的反锁了休息室门,跨步走到休息室的床边,链子另一头保持着皮链微微绷直的长度四肢着地的爬行着。一切仿佛天生如此,他应该这样,她也应该这般。
    但那个人今天结婚。
    乐殊没有抬头,静静地爬到床边后变更为双膝跪地的姿势,微微抬臀,将私处贴在男人脚背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皮链衔接着的黑色项圈突破了紫纱的包围,在略微惨白的皮肤下,紫色和黑色融汇集中于一处,被深棕色的皮链拴在了一个点中。
    “苏苏。”
    乐殊没有应声,只是立起身子,用近乎虔诚的神态亲吻着微微沾染到红色的黑色手套。小心的确认口红没有掉色后,又预备用樱桃一样的舌尖扫…
    乐殊舌尖还没碰到指尖,就被皮链另一头的发力狠狠地拉起了头。被迫抬头的乐殊不得不看着那个人。而视野中手腕上的姓氏清晰可见。
    宴。
    宴先生慢慢收紧了皮链,使得乐殊不得不一点点的跪站起身来,还剩下大概叁十厘米的皮链在宴先生手外时,另一头皮链猛的抽击到乐殊的屁股上。
    伴娘服外的抽击只不过是在隔靴搔痒,留下的只是发闷的回声。皮链的主人似乎是没想到衣服的阻碍,有些疑惑的看着乐殊。可能是新郎官在新婚当日对其他人的钝感,宴先生现在在看清乐殊的衣服后知后觉的喉咙发紧。
    乐殊的伴娘服居然和新嫁娘的西式新娘服在特点上几乎类似。但新嫁娘的那件婚纱并非市贩款式,而是西碣市乃至西北区域出名的设计师手作。
    …为什么。
    只能说,宴先生与乐殊的关系过于复杂,虽然从大学毕业到如今他成家立业。双方朝夕相处了整整五年,却从未主动询问对方的社会身份。以至于他只记得她未婚无男朋友,自由工作者,以及,啊。
    她是服装设计毕业的。
    乐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直跪在他面前,看着眼前于她而言知根知底的男人沉默着。
    “你就是季小姐?”
    宴先生带着订婚戒的左手抚过乐殊精致的妆容,停在了乐殊微微掉色的嘴唇上。
    “您没问,我就没说。婚纱设计到出单都是我亲自在做,同样这件衣服也是我自己出手的。”
    男人的手因为话语的颤抖划到了脸颊上,说不清的情绪慢慢转运到心口,大拇指却回程微微用力扣住了说话的嘴。被迫扣开一部分的嘴扭曲了乐殊的面容,但乐殊依旧盯着手的主人。手没有收回去,但手的主人操纵着拇指和食指压进半开的嘴中,熟练的夹住了软嫩的舌。
    “现在是九点十五,我接亲要到下午叁点半。”宴先生自顾自的说完,将沾染口水的左手在乐殊面前悬停。
    乐殊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垂下眼帘张嘴含住了男人湿润的拇指。
    宴先生的住处并非在市区最中心,但胜在开发小区的时候占地广,城市建设主要方向没有在这个地块的方位上,导致数年后在城市的黄金区块有了一片奢侈的独栋住宅群。
    宴先生坐在软椅上,看着穿着伴娘服,用镣铐固定后随意拴在在刑架边的乐殊。那伴娘服在室内光线下,恍惚像那件洁白的婚纱。他看着乐殊,想起来昨晚设计在乐殊身上,贴身的装置,以及鞭打的痕迹都被这件衣服笼罩其中…
    男人感觉到自己的欲望紧压着外层的布料,透过衣物叫嚣着本能,走向了无法反抗的她。
    而且他想了很久,很久,关于怎么脱婚纱的事。
    他一点点的,就像玩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细致的层层剥开重纱。可又不解开镣铐,使得纱堆迭在手和脚腕处。盖不住镣铐的纱竟然轻易的盖住了用丝绳捆绑的肉体,和常见的,有着树脂宝石装饰的肛塞。
    前穴因为被捆绑了一夜又一直刺激着后穴已经湿漉漉的了,但被阴唇非常尽职的包裹着没有溢出。男人只是轻轻一碰,便如被磕碰的水蜜桃般噗的冒出水来打到触摸的手指上,刚刚剃过毛的私处没有可吸收水分的地方只能全打湿在手指上。
    宴先生抽出沾满了春水的手,从乐殊满是淡粉色鞭痕的屁股慢慢滑向她的胸前,留下一道滑腻的水道。乐殊感觉到水渍下皮肤立起了鸡皮疙瘩。
    “今天这么多人里,你却是被塞了肛塞还真空被绑的淫荡货色就这么让你兴奋吗。”
    宴先生笑着解开了乐殊的手铐,随着手铐落地的还有上半截伴娘服。此时全堆在脚铐上的纱裙居然有一种奇异的色情意味。
    宴先生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后俯身解开脚铐,起身拉着乐殊的皮链到了他最喜欢的刑架之前。这刑架被固定在里面就只能露出下半身以及头部,其余部分被压在玻璃箱盒里,连带之前未消失的痕迹也紧贴在玻璃之上。而之前用来记录次数的正字和姿势词汇完美的留在了玻璃之外的屁股上。黑色的正和红色的姿势词汇醒目的提醒着一个星期里所有的经过。而在这之前,她还穿着伴娘服在人群里被挤来挤去。
    现在,她只能被迫以下半身M腿的姿势被关在一个半身玻璃展示盒里,手被固定在盒盖上,头用另外的固定架固定住,只能看见天花板的位置。
    宴先生凑近,看着无法动弹的乐殊,靠近她的耳边说到:
    “最后一次,我想都做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