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ùωǎиɡsんе.ме 分卷阅读7

      陈枳的家里,他拥我进门,急促的喘气声合在雨声里。他浑身已经湿透了,整个人泛着阴冷的水汽。
    谁都没有去开灯,只有窗外偶尔的闪电撕裂漆黑的天幕。我在那一瞬间的闪光中看到他的脸,额角向下蜿蜒的血迹。
    我们之间的距离渐渐靠近,呼吸交缠在一起。他喉头滚了滚,鼻尖抵在我的额头,一寸寸凶狠又细致地啃咬,随后舔开我的唇缝,撬开我的牙齿,舌头探进去不安分的卷着我的舌头吮吸。我的手按着他的肩膀,手指用力扣紧,指甲陷入了他的皮肤。
    我感受到他的手开始没有章法的扯我的衣服,手从衣摆伸进去,掐着软蔫蔫的奶头,指腹按着不停碾扯,从胸前到后背,缓慢又色情的擦抚揉弄。未曾经历过的强烈快感让我颤抖,下意识想推开他,可是手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他轻而易举将我抵抗的手拨下来,压着我抵上冰凉的墙面,手被压着举过头顶。放过我红肿的嘴唇,转移到耳垂,被他含住,不轻不重地咬着,又舔弄我的锁骨,沿着纹路绵密的亲吻。
    我的下身已经涨得发痛了,他的性器同样挺立,像一把利刃,饱含威胁的抵在我的小腹。
    我对即将发生的事恐惧又期待,好像身体里含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那些压抑的、麻木的情绪,被他湿润的吻驱离混沌的大脑。我想要放纵,想要切实的痛,让我感觉自己尚还活在这世上。
    但他停下了动作,像被暂停了身体里流动的时间。
    黑暗里我能看见他模糊轮廓,他单腿半跪在我腿间,湿了的白色衬衫贴在身上,有些凉,他缺氧后剧烈的喘息停在我的腰腹,炙热的气息喷洒在我微凉的皮肤,让我浑身战栗。
    我难耐的呼喊他的名字,手抓住他肩膀上湿透的布料:“陈枳……唔嗯……”
    我听见陈枳颤抖的声音:“阿清?”
    那一声包含珍重,穿透了过去短短十几年的压抑和孤独的苦楚。我浑身像被注射了春药,它们沿着血管流动,游走在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将他扑倒在地,重重压在他的身上,飞快的解开他的裤扣,顺着内裤的边缘探了进去。
    “阿清……”陈枳强硬的将我的手抓出来,颤抖着伸出手捧着我的脸,拇指轻轻揩过我的眼角,吻住顺着鼻尖淌下的一滴泪。
    我被他翻身压在身下,无论怎么挣扎也逃不出他的桎梏。
    “你干什么!干什么!不是要操我吗?你来啊!”我放声的哭喊,重重的扇了他一巴掌,“你怕了是不是!”
    陈枳把我抱起来,抵在鞋柜上,撕扯我的衣服,嘴唇贴着我的颈上敏感脆弱的皮肤,连咬带舔的亲我早已陷入情潮的身体,留下一道湿腻的印记。他的手贴着我的下腹摸到裤子里,微微有些粗糙的掌心握住我硬挺的阴茎撸动。
    在炸响的雷声中,陈枳低头含住了我的性器,生涩的舔弄着我的铃口。下身被包裹在他温暖潮湿的口腔里,我的脊背在一瞬间绷紧了,好像全身的神经都兴奋地战栗着。我抓紧他的头发试图把他拉开,带着哭腔说:“对不起,对不起……唔……陈枳,你不要这样,不……”
    我手上力气没个轻重,他痛得闷哼一声,但因为嘴里被胀满了,那声闷哼更像色欲的呜咽。他很快扯下我的手,压住我发软下滑的腿,舌头不知分寸的乱舔。
    他始终在看我,眼中裹着湿漉漉的水汽,看我浑身发着抖,咬着下唇哭得无声无息。他渐渐摸索到门路,开始上下吞吐,舌头沿着我的挺立打着圈,我控制不住的伸手去按他的头,狭窄的喉咙卡在顶端,我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快活,想漂浮着云层里,小腿几乎抽筋,下腹抽搐,忍无可忍地哭叫着泻出来。
    在倾泻而出的时候,陈枳向后撤了一些,但还是有一些精液喷溅在他的下巴上。我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瘫软的身体,滑坐下去,捧着他的脸,一点一点的舔,从颊边舔到嘴角,很快与他唇舌缠绕在一起。他胳膊环过我的腿弯,像抱孩子一样,边吻我边把我抱上床,厮磨的水声被窗外的雨声掩盖,好像助长了我们的浴火,身体的交缠与碰撞渐渐染上火药味。他扳着我的腿尽可能的分开,架在他的腰上。
    我被吻得几欲窒息,呻吟着扬起头躲避,陈枳追着吻在我的侧颈,含糊着说:“给我……阿清,我爱你,我爱你……”
    我感觉到他的手再次向我的身后游走,在一处凹陷停住。我艰难地吞咽着口水,浑身紧绷,下意识的摇头:“不要……不要……”
    忽然他的手上微微用力,一根手指没有任何润滑的捅进去,艰涩的锐痛让我瞬间清醒,哑着嗓子呜咽。陈枳再次贴上我的唇堵住了我的嘴,另一只手轻抚着我的后背,他的舌与我交缠,津液从嘴角缓缓流下,融进发间未干的雨水里。
    陈枳按着我的胯骨,右手中指转了几圈又探进去一根手指,我哭着与他交缠舌吻,他的阴茎粗热狰狞,长长的柱身抹在我的穴口,让我浑身发麻。我没来由的害怕起来,身体不住的蜷缩,含糊地嘤咛:“不、不可能……会被撑破的……”
    他的唇舌在我的口中激荡,像是要把我口腔里的每一寸都刻下属于陈枳的印记。
    我用尽力气撑起身子想逃,被他握着腰一把拽回来,手指抚弄我再次硬挺起来的器官,用力往前一顶,整个埋进我的身体里。
    我僵直了身体,本不该容纳任何物体的窄道被撑到极限,我感觉自己像一条被开膛破腹的鱼,尖利地哭号出声,目龇欲裂,手握成拳无力地打在他的肩上:“痛!痛啊……混蛋!”
    冰冷的雨声和陈枳粗重的喘息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他轻柔的吻我泪湿的眼眶,下身却毫不留情的挺撞。
    我已经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被破开的后穴连带着整个下腹都火辣辣的搐疼。我的后脑磕在潮湿的棉被上,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机械的喘叫。
    他不管不顾地冲撞起来,狰狞的粗茎一次次破开未经人事的薄嫩内壁,腰腹使力,几乎要把我撞得散架了,在这种看不到尽头的痛苦里,几乎死过去。
    那根阴茎入得又凶又狠,我疼得麻痹,只剩眼泪无声的淌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被顶到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发抖,下面变得温温的,有些滑,肉穴深处翻滚着热起来,蚀骨的麻痒从最深处滋生,顺着尾椎传到了全身。狭小的穴道淫水泛滥,因为疼痛小小的收缩。
    我像一片被狂风肆虐的落叶,在他毫无柔情的抽插下,被卷在风口浪尖,又抛进深渊潮涌之中。
    我们好像不是在做爱,而是在进行一场殊死的搏斗,上演着如飞蛾扑火般壮烈悲情的爱情电影。
    我全身湿得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意乱情迷的卷住他的舌头,混着鼻音情难自禁的喘息呻吟。陈枳察觉到我身体的反应,变本加厉的发起又一轮凶猛的冲刺,像是要把我拆吃入腹,将两人真正的融为一体。
    肉体拍打
    гóυщèn.мè(rouwen.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