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ùωǎиɡsんе.ме 分卷阅读6

      看?你这么喜欢在随便遇到的人面前发骚吗?”
    我低头把他的手指含在嘴里,色情的用舌尖打着圈儿轻轻舔弄,他眼神渐渐变得阴沉,又把手收了回去。我抹了一把嘴角泻出的口水,促狭的看着他笑,嘴唇微动,无声的说:“是啊,我下面都湿了。”
    成年人,无论做事还是做爱都讲究一个雷厉风行。我没能等到那杯咖啡就被他连拖带拽带走了,我被他拽的颠簸,坏心眼的用疑惑的口吻问他:“你带我去哪儿啊?”
    他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四肢都有些不协调了。直到他把我甩到情侣酒店的床上,开始解自己的皮带和裤链,才用涩哑的声腔说:“操你。”
    他要撕我的衣服,我按住他的手,凑上去亲他,舌头不安分的窜进他的口腔吸吮。他的动作渐渐慢下来,手顺着我的力气游移向下,撩开衣服下摆,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身体。
    我有些情动的战栗起来,攀着他的脊背往上摸。他真的很瘦,甚至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在他起伏的动作下凸起的蝴蝶骨像一对断折的翅膀。也只有在做爱的时候他的肌肤才会有些热烈的温度,身体像一团温柔的火。
    他粗重的鼻息喷在我的面颊上,与我的呼吸交缠,口水来不及咽下,从我的嘴角流向喉结、锁骨、他追寻着莹亮的水迹一路向下,找到我裸露在空气中挺立的乳尖,用虎牙轻轻叼住慢条斯理的磨。我难耐的呻吟起来,胸膛一片湿热,手按在他的头上,扣紧手指不在乎他会不会痛,魂都要没了。
    乳尖被吸得充血,渐渐开始刺痛,我攥起拳头开始用力砸他的头:“你他妈要吃奶找你妈去!操!”
    他的动作滞愣了一瞬,我趁机将他从身上掀翻,彻底扒下他的内裤,把他的阴茎放出来,两腿分开跨坐在他腿上,用狭窄的肉洞在他挺立的阳具上摩擦,滚烫的温度好像已经穿透了我的皮肤,我的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起来。
    然而很快他便回过神来,恶狠狠的将我拖下来,探身从酒店的床头柜上拿出一瓶润滑液,抹在手上。经过昨晚的一场,穴口还红肿着,他艰难的挤进去一根手指,我痛得一僵,他空出的另一只手安抚性的揉搓我脊背上凹凸不平的鞭痕,把头埋在我的颈侧,又嗅又吻,右手中指转了几圈又探进去一根手指,越进越深。
    我下意识咬住下唇,强忍不适,腿间突然抵上一块坚硬的东西,坚硬滚烫的性器在穴口打转挑逗。手指抽出来,带出几丝透明的淫液,逗弄着抹上我硬挺着的器官,身体往前一顶……
    我僵直了身体,后脊像被钢筋自下而上贯穿了,脖子的筋蹦突出来,承受着霸道强势的冲撞,发出断断续续的哭吟。
    他低头吞掉我的声音,猛地一撞,将阳具全埋进去。没有被完全开拓的内壁被强行破开,我顿时脸上刷白,两条被架在他肩上的腿无力地抽搐几下,牙关寒战,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被疼痛逼出来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他轻柔的吻着我眼睛、脸颊到锁骨,再含着我的唇珠,嘴唇来回摩挲。我被动的承受着凶猛的撞击,被他堵住了断断续续的呻吟,险些要背过气去。
    “疼……”我的手掐着他的后颈,指甲嵌进他的皮肉,逼他留给我一丝喘息的机会,“轻点,轻点……要烂了,啊——!”
    我发疯似的挺身咬住他的肩,他的阴茎不管不顾的在我的穴里狂捣,带出一圈艳红的肠肉。我的腿无力的垂落,又被他架住,一下入到最深。
    房间回荡着交媾的水声和肉体的撞击声,下身又红又肿,火辣辣的痛,涨紫的阴茎直挺挺的戳在他紧绷的腹肌上。忽然他撞到了某个位置,我惊叫一声,猛地瞪大了双眼。他趁我失神,将我掐在他后颈的手轻而易举的拨下来,十指相扣按在头顶,下体一次又一次精准的戳进去。
    我被快感刺激得视线模糊,留着口水哭得狼狈不堪:“好深,不行了,要坏了!”
    他恶劣的一个深插,逼得我大声呻吟,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声的娇喘,臊得我全身通红。他舌尖描摹着我的唇形,染着情欲的声音显得格外性感,像催情的春药:“宝贝,真好听,再叫几声。”
    我感觉像有一双无形的手钳住我的脖子,我张着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只能随着他的动作被撞得来回颠簸,脚趾绷紧近乎痉挛,与他相握的手紧扣,指节发白。
    我被操得浑身发抖,头高高的扬起,被他追着吻住,吞掉我高潮时荡漾的春叫。
    我被操射了。
    无形的窒息感将我笼罩,他趁机将深埋在我体内的阴茎狠狠地向更深处撞去,生猛的异物将我填得满满的,没有一处空隙,柔软娇嫩的穴心像被焊死了在那根性器上。一波波滚热的男精灌进我被撞得发麻的后穴,烫得我不受控制的摇摆,几乎能听见精液在肚子里晃荡的声音。
    终于结束了
    我双眼无神的重重倒在床上,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炙热的阴茎蓄势待发地埋在我体内,硬挺挺的极有存在感,龟头弹跳撞在内壁上,一阵阵地酥麻。
    我惊恐的用脚蹬住他的肩膀,力气却小得像在欲拒还迎:“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老公……我要被操死了,啊……”他抓住我的脚腕反将我拖近,狠狠钉在他的性器上,又狠顶数下,火热的粗物直直撞击着我的内壁,我咬牙切齿地哭喊出来,“陈枳!我要杀了你!”
    他把我抱起来,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扣着我的腰眼上下挺动。我浑身瘫软,无处可逃,不断地在他身上颠簸,像坐上了一叶在巨浪波涛上航行的船,身体里的性器长驱直入,捅得我两眼发黑,趴在他的身上不停求饶,胡乱的亲吻他的喉结和下巴,好像把这些年的份都哭出来了。
    “我错了,老公,我爱你,我爱你……”
    我这样不要面子的求饶告白,他却丝毫不为所动,恨不得把我操死在床上,不断粗暴的掐着我的腰操弄,像是要把我的五脏六腑一并捣烂。我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知道哭叫,穴口好像撕裂了,鲜红的血迹混着淫水和浊液在穴口晕出一圈水沫。我们接吻,舌根被搅弄得发麻,机械的交换彼此口中泛滥的唾液,嘴唇热肿没了知觉。
    疯了,陈枳一定是疯了。
    我无力的抬起眼皮,看到他眼尾潋滟的水光,不知是汗还是泪。
    第六章 雨夜
    9
    墨色浓云掩去天边猩红,黑沉沉的压抑着天空,狂呼的风在繁重的城市里穿梭。陈枳抓着我的手在风中逃窜,街边摆摊的小贩慌乱的收拾着东西,行人依旧急匆匆的奔走劳碌。我们慌不择路撞到他们的肩,甚至无法放慢脚步说声抱歉。
    天上飘落下急促的雨滴,暴雨中不平整的地面很快积起水洼,一脚踩上去便溅起一片。原本热闹喧哗的街道,像一个哭花了妆披头散发的老妇。
    我们冲到
    гóυщèn.мè(rouwen.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