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呼吸

      坐在会议桌中间的哲川,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员,“顺便”从眼底划过“林风”。那个乖乖坐着的她可真不像“她”。
    林风可不是乖乖坐着,她满脑子高速运转着,一边错愕于这种狗血式的见面,一边思考如何消无声息的从会议上溜走。
    “借口上厕所”,林风脑袋里刚冒出这个主意时,几乎就要起身离开。可屁股刚离开凳子,就听到一旁的同行女生的开心介绍:“我们这次的方案是与新锐设计师林风合作,希望通过她的设计更加靠近年轻消费者。”
    此时林风像是脚底粘了胶,只好定定的站着,来自主座上的目光太过刺眼,压着林风不敢抬头,只好半弯腰的低头微笑。旁边的女生看她似乎有些紧张,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安心坐下,像是吃了黄连的哑巴,林风揣着一肚子苦水又坐回了位置。
    像是在等下课铃响的林风,满脑子都在做最后5分钟的倒计时。也没有哪一次的鼓掌林风这么卖力,像是怕别人还要插嘴讲话,不停拍手鼓掌以示结束信号。
    掌声迭起的间隙还不忘和身边的讲悄悄话,说自己好像生理期来了,得赶紧去趟厕所。
    混乱之中溜走是林风的计划,她也这样做了。
    不过,若是她直接走出商厦大门,可能就没后面这档添堵的事了。但是,她还真先去了趟厕所,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林风整个人就瞬间放松下来,让她忘记她其实还在老虎的地盘。
    这一层的厕所分布在楼梯口转角,左右分为男女两个单间,没人的时候打开着门,一眼就能望到女厕里干净整洁的装修,马赛克的墙体风格与整个大楼风格还有些匹配,林风刚一只脚迈进去,右手就被一股力量猛的一拉,往左侧的方向带去,脚本下意识匆忙跟着身体走。余光刚瞥到作恶者的侧脸,黑色的门就被反关,林风下意识按住门把手往外逃,腰却突然被人抱住,她的肩膀搭上了一个下巴,她感受到有人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她听到耳侧不到1厘米熟悉的呼吸声,她的手忽然泄了力气。
    见抱着的人没有动弹,那人又重重的咬了下耳垂。林风吃痛,往一侧躲了一下,然后也只敢窝在怀里耷拉着脑袋不做声。又没有反应,这次,他亲了亲林风耳下那块温热的皮肤,林风像是触电般抖了一下,这人好像有点满意,终于打开了他低沉的嗓音说:“林风,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林风心理默默回道。
    “你打算一直背对我吗?”哲川问到。
    “你先把手松开。”林风尽量保持淡定的开口。
    “那我不松又如何,或者我们一直这样聊天也挺好。”
    林风当下吃瘪,没想到哲川如今变得这么无赖,一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应。
    哲川见林风头又低了下去,一时间没了玩闹的兴趣,突然松开了手。
    林风还在思考如何还击时,被腰上突然卸去的力气惊奇,下意识转身回头看。温热的嘴唇就贴了上来,向下一咬,趁机破力深入搅动她的软舌,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迫跟着他的动作走,连呼吸都是到一半就全部占走,到后面她连吸气都不够,下意识狠狠推着他的胸膛让他分开。
    他何尝不是胸腔起伏涌动的厉害,唇舌分开后还要贴着鼻尖共享同一份氧气。
    俩人红着眼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