ℛоùщёййρ.мЁ Chapter8留宿

      王奶奶见哲林把人领了回来,叹了一口气,拉着林风的小手说:“你爸妈也是担心你,我跟你爸妈说一声,你今晚在这睡,可是答应奶奶,明天一定得回去,不然你爸妈会担心的。”
    林风点头答应,说:“谢谢王奶奶。”
    “哲林,你给她点热毛巾敷一敷吧,她爸爸下手也够重的,我去打个电话。”王奶奶说完就往电话机走去了。
    “好,奶奶。”
    电风扇咯吱咯吱的混响夹杂着电视广播里的购物叫卖,旁边这位睫毛上还散着几个小泪珠的林风正用热毛巾轻轻呼着脸,哲川手里还残留毛巾的余温。胳膊却突然被一只软绵绵的小手一抓,用力晃着抱怨:“你想烫死我啊!”
    电视机里的叫卖声也不断高涨,哲川的血液从胳膊处热络起来,激起内心烦躁。他甩开林风的手站起来,略带凶狠的说:“那你自己去弄。”
    林风有些不明这股子无名火,明明是他给的毛巾不好,还不让人说了。又碍于今晚要留宿在哲川家,也不好发对主人发脾气,转过脸低下头捂着毛巾默默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以往吵架都是林风最爱争上风,这次没了回应,哲川像正在放气的气球被人掐住了出气口,
    烦躁又被闷回胸腔,他一把抢过毛巾,大步向厨房走去。
    今晚的林风像被丝线缠起的弹珠,只要被人轻轻一扯就能眼泪啪嗒的落地。哲川回去时,瞧见的便是林风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的样子。τχτy⒰zⒽáIщ⒰.℃ò㎡(txtyuzhaiwu.com)
    这下,哲川这颗气球的气倒是被放的彻彻底底,好像还被扎了个几个洞,泄气到垂头丧气蹲在林风面前,轻轻把毛巾放上林风脸上,似乎有意要哄哄她,把声音都变低几分,“现在不烫了吧?”
    林风抬头,对视那双睁着大大的眼睛,像是断片,脑袋空白了一瞬,也忘记自己刚刚为什么而哭。
    哲川眼里的歉意和委屈让林风稍感安全,原来她没有被讨厌被抛弃,至少没有被哲川。抽泣声慢慢平稳,也乖乖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哲川的慌乱和害怕被这声嗯暂且压住,手里的毛巾也没放下,轻轻按在林风的脸上,看着她低垂的睫毛,相不言语。
    好奇怪,难道是热毛巾的温度散开在空气中了吗?俩人间距圈出来的这点范围,气温似乎在逐升高。
    像是换上了精灵耳,林风感觉到哲川在暗暗调整故意紧闭的呼吸,有些不一样。林风再抬头看他,刚刚好撞进他温柔的双眼,内心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