ℝоùщёййρ.мЁ Chapter7眼泪

      淡淡的微风扫去了夜晚最后一片云,一贫如洗的天空只剩下一弯明月,瞪大眼,才隐隐约约看到几颗星星发出黯淡的光。
    路边的草叶瓣儿上的露珠,在月光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
    哲川是在小区健身机械区这一块找到她的,林风抱着膝盖坐在仰卧板的前端,一抽一抽的吸着鼻涕。
    “你手机落在我家了”。哲川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话。
    不见林风搭理,哲川往前走了一些了,靠的林风更近了一些,昏暗的月光下他瞥见林风脸上浮起的红肿。明明红着眼圈和鼻头,却也不见发出声音,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透亮的泪珠,嘴巴微微抿紧,额头上的碎发乱了,搭在膝上的袖子也乱脏脏的,蜷着肩膀耷拉着头,两眼出神的望着地上,神色黯淡。
    哲川从来没见过林风这幅模样,印象里的林风爱笑爱闹,对初识的陌生人人也敢捉弄,一幅天生骄纵惯,无人敢欺的样子。可今天晚上,哲川看见的林风是在月光下连皮肤都浮着一层细细绒毛的,脸上挂着泪,仿佛一碰她就得碎。哲川突然失了言语,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
    “你爸妈打过你吗?”林风开了口
    “没有。”哲川答道。
    “真幸福。”τχτy⒰zⒽáIщ⒰.℃òм(txtyuzhaiwu.com)
    幸福?他算幸福吗?印象里父亲一直在外奔波,一个星期也见不到几面。他常常和妈妈吃的晚饭,就看见爸爸醉熏熏的敲着门回来,鞋子一脱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第二天早上,妈妈一定会和爸爸大吵一架,然后爸爸摔门而走。这种日子以妈妈提出离婚告终,不仅离开了爸爸,也离开了他。之后,他便跟着爸爸生活,虽说是跟着爸爸,但是他的工作依旧繁忙,没有人在家等他,他便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拿着早上给的零花钱,在楼下的小店里解决一日叁餐。半年后,爸爸说工作太忙不好照顾他,便送来了奶奶这。
    “你爸妈为什么打你?”哲川问
    “大概我回来晚了,可他们怎么能这么不讲理,喜欢的时候哄一哄不喜欢了就甩在一边,从来都不顾我的感受,还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大人真虚伪。”
    “大人不都是这样。”
    林风噗的一声轻笑了出来,向哲川投向奇怪的目光:“还以为你也是来说教我的。”
    “你回去吗?”哲川问到
    “不想回去。”林风冷冷回答,“我快一个星期没见到他们了,只跟我说忙,今天一回来就把我骂一顿,根本是故意拿我撒气,凭什么回去啊。”
    林风抬起那双汪汪泪眼,忿忿对上哲林。
    “你收留我一晚,好不好?”林风发问
    “那之后呢?你总要回去的。”
    “不管。”
    这好像又是他认识的林风,骄纵的脾气又回来了。
    “走吧。”
    是的  疯狂的我发了所有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