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

      慕容冲蓦地将女子的话打断,喝道:你是碧落六七岁时便失散的奶娘,没错吧?
    他讥讽道:什么畏惧皇上天威,什么罪该万死,一套滑溜的话,可一听就是皇家呆过的老人呢!你否认得了么?
    奚氏打了个寒噤,放低了声音:公主昨天将孩子放到民妇这里便走了,民妇民妇委实不知她去哪里了。
    她很聪明!慕容冲点着头,叹笑:明明你在长安,她却说到淮北去找你。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兵法学得还真不错,不负朕教了她一场!现在,不会明着留在奶娘家,暗中跑去杨府家等她的好驸马吧?
    没有没有她,她没去杨府!
    奚氏慌忙否认,又觉自己说得太肯定,颤栗着继续道:民妇猜她没去杨府不知去了哪里
    慕容冲见她一脸慌乱,更知自己猜对了,顿时恨戾冲天,叫道:你们这些贱民!碧落便是给你们煽动得只想逃开朕!来人,给朕杀!
    手起刀落间,奚氏一家人,连同解事的小外孙,在惊恐中还没回过神来,便发出了短促的绝望惨叫,身首异处。
    不要
    奚氏疯狂大叫着,避过砍过来的一刀,冲上去一把攥住慕容冲衣袖,骂道:你这混蛋,你这恶棍,你这刽子手!碧落真喜欢你,才是瞎了眼!狗贼,狗贼
    很亮的白芒闪过,很美,映着素月清辉,更如一道绝俗的白虹,迅捷落下,狠狠劈上奚氏肩颈。
    奚氏嘴唇蠕动了一下,圆睁着眼,终于倒地。
    她落于地上时,抱紧望儿的手腕才慢慢随了她的死亡而放开。
    望儿很不舒适地咿呀两声,算是哭过了,忽然仰头看到夜空中的一轮皓月,顿时又咧开了嘴,舞着手足,穿着鲜红莲花肚兜的小小肚皮一吸一吸地动着,啊啊地笑了起来。
    火把下,他的眼睛很黑,很黑,像漆黑的夜,偏又映了月光,很亮,很亮,像珍贵的明珠。
    慕容冲举起飞景剑,眼眶中渐渐温热。
    曾经多少次,他在碧落的眼底看到了这种黑,这种亮?
    杨望笑起来很可爱,很漂亮呢!
    翠衣女子轻轻地叹息。
    飞景剑如毒蛇吐信,很轻巧地将那小小的身躯刺穿,很轻微的嗤地一声,却伴了声凄厉悠长的惨叫。
    慕容冲蓦然回首,看到了碧落。
    她的眼中只有黑,却没有亮,梦一样的薄雾,牢牢吸附在她的眼珠上,挥之不去。
    慕容冲呆呆地望着她,慢慢拔回剑,却觉手中有点重。
    低头看时,那小小的婴儿正粘连在他的剑上,睁着一双黑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碧落直直地走过去,小心地捉住望儿的肩膀和双腿,慢慢将他从飞景剑上抽出。
    望儿!望儿!
    她小心地唤,轻柔地唤,去摸他粉嫩的小小脸颊。
    望儿粉嫩的舌头卷了一下,唇咧一咧,圆圆的清亮眼睛慢慢闭上,再也不动弹了。
    碧落脚一晃,已瘫软在地,冰冷的腿部立刻感觉到了温热。
    她拿手一摸,摸到了奚氏还柔软着的身躯。
    奶娘!碧落轻轻地唤着,推了推奚氏的尸体。
    慕容冲好容易重新持稳了剑,将滴着望儿鲜血的剑锋bī向碧落,冷冷喝道:起来,跟朕回宫!
    行还我望儿!
    碧落抬起眼,抱紧望儿的小小躯体,拄着流彩剑站起,黑dòngdòng的眼睛里有坟间鳞火样的依约亮光。
    还我望儿!
    她一步步向前走着,全然不顾慕容冲抵着她的飞景剑已经刺穿了她身上的鲜卑兵衣袍,刺入了她的肌肤。
    慕容冲剑尖颤抖,然后后撤,连同慕容冲自己,都在往后撤着。
    退了两步,慕容冲垂下宝剑,望着依然bī向自己的碧落,忍耐不住地怒吼:你还要怎样?我可以恕过你的不忠,难道还要容你养着这个孽种?
    孽孽种?
    碧落停下脚步,怔怔地盯着慕容冲,忽然笑了起来:是,连亲生父亲都说他是孽种,那他一定是孽种了
    她退了两步,迷惑地望着慕容冲:可你为什么杀他呢?你不要他,我养他啊!我我只想好好把他养大啊!
    慕容冲脊背有道寒流窜过,所有的思维有瞬间中断,然后便笑:碧落,你疯了,这小孽种怎会是我的骨ròu?
    满江红 书尽恨苦无人雪(三)〖实体结局篇〗
    他怎会不是你的骨ròu?
    身畔的翠衣女子忽然笑了起来,快意得仿佛将天下握在手中的人是她。
    碧落将头转向那女子,到底还有着一丝残存的意识,终于将她认出:青黛?
    青黛微笑:是我,公主。对不起,我向这位大燕皇帝撒了谎,不小心便把慕容望,说成了杨望。
    她转过脸,开阖的绛唇如明珠般光润小巧:皇上,公主大约在去年八月间怀上了孩子,到今年五月足月生产。杨定对公主一往qíng深,为了让公主保全名节,不惜担了虚名,筹划了这场假成亲。以杨定和公主两个人的痴傻,只怕到现在还各不相扰吧?这孩子虽然很喜欢笑,不过眉眼俊秀,几乎和皇上一模一样,难道皇上没发现么?
    慕容冲喉咙一阵阵地发紧,再不敢去看那个鲜血淋漓的小小婴儿,只将颤抖着的宝剑举起,bī向青黛,吐出的字似被拉成细细的一根线,怪异的嘶哑:为什么骗朕?你是朕从小一手培养出来的,为什么背叛朕?
    青黛笑容敛去,眼神也刻毒起来:什么叫背叛?什么叫忠心?我和姐姐一个被你收养,一个被你搭救,都把你当作主人般侍奉着,可你做了什么?姐姐为你寄身青楼,受人践踏,最终却被你下令灭口!这便是忠心的代价么?我听你的话,乖乖地混到苻氏内部,暗中监视保护云碧落,谁知我监视她时,竟意外听到她和杨定说起杀我姐姐的事来!我才知道我有多蠢,居然把仇人当恩人报答着!慕容冲,这世间,并不只你一人知道什么是仇恨!
    慕容冲忍住自己的头晕目眩,虚弱问道:你姐姐是谁?
    石绛珠!一点绛唇如珠,摇落chūn光无数。雍州飘香院的石绛珠!大概皇上贵人多忘事,早将她忘了吧?却不知,如今有没有记住她了?被你害死的那个人,正在天上睁着眼,看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骨ròu!哈哈,哈哈
    你!
    慕容冲狂吼着,扬剑要刺时,青黛已退到青砖的墙边,猛地撞上了墙。
    鲜血如注流,翠衣染朱砂,月光一时都艳丽起来,缓缓随着那女子的滑落而明晰地耀到地上。
    呵,呵呵
    碧落沙哑地笑着,将婴儿举起,温柔去蹭那快要冷去的小小面庞,喃喃念叨:报应,报应啊
    一步一挪,她缓缓往院外走去,灰色的染血的衣裳,却是再艳丽的月色也照不出光亮的。
    院外有卫兵飞快奔了进来,撞倒了云碧落,却一步不停,冲到慕容冲跟前,禀道:皇上,尚书令高大人,和右将军慕容大人,在在杨府打起来了!
    打打起来?
    慕容冲失神的眼神毫无着落地飘来飘去,木讷问着:为什么打起来
    卫兵并未注意到慕容冲的异常,急急地继续禀报:高大人的义子杨定,给慕容大人bī得亲手杀了自己怀孕的爱妾,然后自尽了
    慕容冲!慕容冲!
    倒于地上的碧落忽然爬起来,惨烈地高叫着,拔出流彩剑,疯了般砍向慕容冲。
    那双漆黑的眼,终于又有了旁的色泽。
    那是嗜血的疯狂!
    炫烂的锋芒,映着颤抖的火光,一道又一道明红如血的流光璀璨亮起,烈烈如焚,压倒了所有的艳色露华,绝丽夺目,如迸尽生命中所有的热量在燃烧着。
    保护皇上!保护皇上!
    亲卫凌乱地叫着。
    啊啊慕容冲天啊
    碧落疯狂地喊着。
    冰冷的刀锋纷纷扬起,阻挡那红了眼的苍白女子。流彩剑却前所未有的热烈剽悍,泯不畏死地落下,又举起,落下,又举起
    护在慕容冲身前的亲卫,倒下了一个,又一个
    刀光剑影下,倾城殊色的慕容冲长衣拂动,只是呆呆地站着,木然地站着,荒谬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疯狂,莫名其妙的厮杀,以及莫名其妙的死亡
    苻秦建元二十一年,东晋纪年太元十年七月,秦王苻坚出行至五将山时被姚苌军队所围,被俘于某处佛堂。
    被俘之时,秦王神色自若,照旧传膳用膳,不失帝王气度。
    同时,逃奔南秦州的太子苻宏被姐夫拒诸城外,其姐顺阳公主抛家弃夫,加入娘家颠沛流离的逃亡队伍,最后在无路可去时,归降东晋。
    东晋太元十年八月,姚苌派人劝说秦王苻坚jiāo出传国玉玺,禅让皇位。秦王苻坚因自己素来待姚苌仁厚,却受到这等凌bī,愤怒拒绝。姚苌亲自找苻坚秘谈,二人发生争吵,不欢而散。有幸存的亲卫隐隐听到他们提到了死去的蔡夫人,以及蔡夫人的遗孤苻锦儿。
    当晚,苻坚亲手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南阳公主苻宝儿及始平公主苻锦儿,他对张夫人说,绝不能让姚氏凌rǔ自己的女儿。
    第二日,姚苌听闻此事,令人将苻坚缢杀。
    随行的张夫人和幼子苻诜,当即自杀相殉。
    苻坚死时,姚苌所率的后秦将士无不为这位以仁治国的君主默哀。姚苌为安抚人心,隐去苻坚姓名,谥其为壮烈天王。
    满江红 书尽恨苦无人雪(四)〖实体结局篇〗
    孤身奋战的苻丕守不住邺城,幽州、并州的苻秦氐将将他迎至晋阳,继位为帝,追谥苻坚为宣昭皇帝,庙号世祖,大赦,改元大安。
    后燕国主慕容垂占据邺城后,关东一带,大部归其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