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页

      他将不孤独,便如她也将不孤独。
    可在碧落离开后,当他陆续派往淮北的五路人马始终没有探查到碧落的下落时,他已经不安;当他入宫后问到碧落的奶娘其实早在去年夏天便已被苻坚接来长安时,他更不安。
    =========
    下一章结局,结局~~~~疲倦到极点,偶可能生病了。
    杏花天 立尽斜阳人何处(三)〖网络版大结局〗
    当然,最让他不安的是,杨定和奚氏显然走得很近,以至杨定被俘后,为防奚氏在战乱中出事,杨府居然派人将奚氏接入了自己府中。
    杨定身后,毕竟还有个高盖相护;杨家又是仇池高第,在仇池氐人中有着极大影响力,秦州、陇地几乎至今还是杨姓人的天下。慕容冲如果还想在长安站稳脚跟,应该不至于太过为难杨家,凭空树敌。
    但慕容冲到底还是派人去了杨府,还带走了杨定的宠妾和奚氏。没将杨府如其他氐人高官那般杀个jī犬不留,已是给了高盖和杨氏绝大的qíng面了。
    碧落的奶娘,以及,笑起来和碧落有八分相象的杨家宠妾
    慕容冲已无法遏制自己的愤怒。
    这一次,淡然的是杨定。
    皇上,碧落在哪里,不应该问在下。他眉眼宁谧,却萧索无限:走哪条路,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不论是一再地弃我而去,还是终究也弃皇上而去。
    他被俘后一直被高盖软禁于自己身畔,但高盖xingqíng纯和,自然早将碧落离去之事告诉于他。但碧落有没有离开慕容冲,对他似乎已经没什么分别。毕竟,碧落并没有回来找他。
    战场上,他败了。
    感qíng上,他同样败了。
    他并不是猜不到碧落可能的去向,只是他已经不敢去赌。
    他怕输,怕连醉死在家人身畔亦不可得。
    可如果那是碧落的选择,他必须成全。
    没有理由地成全。
    何况,那里已是心底深处最后的眷恋,或者直至他死去,都不可能再有一天那样安乐的日子。
    所以,他更不容任何人去破坏,破坏那村前村后开满的桃花,那长得遒劲开得张扬的杏花,还有那破旧的糙房,坏了的门,简陋的席,淳朴的村民,和他共一个被窝的huáng狗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如果皇上为她想,也不该追究她去了哪里。
    杨定轻笑,眸光晶莹,再不见当年的阳光灿烂。
    杨定已不是当年的杨定,碧落也不再是当年的碧落,而慕容冲,还是当年的慕容冲吗?
    慕容冲不知道。
    明明是夏日最炎热的时候,明明手中正抱着刚泡好的清茶,明明他的背心有汗水的濡湿,可他为什么还觉得指尖发冷?
    那种冷意,尖锐如针,冰凉凉地扎在心头,让他痛不可耐,冷不可耐。
    总以为还有希望,难道,竟完全失去了吗?
    他望着一身láng狈跪在污水中的杨定,望着他泪光晶莹却依旧清澈安谧的眼眸,从鼻中哼出冷笑来:你认为,我该任凭自己的女人逃逸而去吗?
    如果皇上真为她好,何不还她一份安静从容?杨定嗓音低哑,却谈吐清晰,听不出半分醉意:皇上还想她付出多少?当真要熬尽她所有的心力和qíng感么?
    慕容冲看着他的恬淡和安静,忽然便觉得很不舒服。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竟然是妒嫉。
    他妒嫉这个跪在他跟前的男子,妒嫉他的宁静平和,妒嫉他能够放开自己,想爱就爱,想恨就恨,想喝酒便沉溺于醉乡。
    他将眸子转向了杨定那位宠妾,笑意如月光清浅美好:杨定,其实这女子和碧落并不像。
    的确不像。
    碧落从不会流露出那样qiáng烈的感qíng。
    杨定那位宠妾望向杨定的眼神满是担忧,而眸中居然是喝了酒般满满的醉意,仿佛杨定便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
    她似根本没意识到,杨定正被高盖小心地卫护着,而她自己正被反扭着双手,紧执在卫兵的手上,对着他们的兵刃剑锋。
    杨定却没有看她,连慕容冲这样说了,也没有回过头望她一眼,只是抬起手,拢一拢他的发。
    他的头发总是不听话,总是从冠中跑出,谁还能一次又一次,用手或梳子为他将头发拢好?
    慕容冲微微眯起了眼。
    他转头又望向那女子,看到了那对依稀有碧落影子的梨涡,和颜色很深的眸子,还有,碧落本该拥有却永远不会出现的qiáng烈qíng绪,又轻轻地笑了笑:不过,长得还是不错的,留下来侍奉朕吧!
    杨定蓦地抬头,眼中是克制不住的两团火焰。
    那女子在惊叫:不!将军,我只跟着将军!
    慕容冲缓缓扫过杨定忍不住变色的面容,优雅地端起茶盏,啜了一口,微笑道:来人,将她送入后宫,今晚侍寝吧!
    我不,不,我只要将军,将军救我女子的挣扎激烈起来,几乎是被侍卫提得凌空,硬往殿外架去。
    韵儿,去吧!杨定忽然很轻地说道:是杨定无能,不能保护你。
    那叫韵儿的女子便安静下来,满脸泪水地望一眼杨定。
    杨定闭上眼,不去看她,脸色已是惨白。
    韵儿顿了片刻,垂下头,默默在侍卫的押送下走出大殿,跨出包金飞凤的檀木门槛。
    一殿的死寂中,若有慕容冲的轻笑,却很快被殿外传来的一声闷响打断,接着是侍卫的惊呼。
    杨定猛地睁眼,失声叫道:韵儿!
    再不顾是否在慕容冲跟前失控,他疯了般冲出去。
    慕容冲的只听自己仿若快要僵死的心,忽然便剧烈地跳了起来。他扔了茶盏,也快步走了出去。
    殿前的汉白玉栏杆,皑然如雪,隔几步便雕刻着人高的龙头,龙须翘卷,怒目昂扬,此时一大汪的鲜红,正从龙头张开的巨口处缓缓挂下,似是被生吞的食物迸溅出余沥。
    满额鲜血的韵儿正被杨定紧抱在怀中,喃喃而语:将军,来世,我还要嫁你。
    杨定低低道:好,来世,我还娶你。
    那韵儿便笑了一笑,梨涡如醉,盛满了chūnqíng无限,似说不出的心满意足。她伸出手,握住杨定额际挂下的一缕散发,颤抖着为他拢到冠中,再将头往杨定满是污水的衣衫上轻轻蹭了一蹭,终于,无声无息地,垂下了手。
    她那满是鲜血的面容,居然美得出奇,也宁静得出奇,黑黑的瞳仁中,分明还倒映着她的心上人悲伤的面孔。
    杨定跪坐在地上,粗糙的手指温柔地在韵儿脸上轻轻摩挲,一双眼睛,也只望着韵儿的面容,仿佛要将这女子的眉眼口鼻,深深刻到心中。
    许久,许久,他才道:我这一生,有我喜欢的人,有喜欢我的人,也算没白活了。义父,将我们葬在一处吧!
    言毕,他迅速拔出韵儿鬓间镶宝银簪,珠光闪烁晶莹间,竟是飞快扎往他自己的心口。
    高盖惊呼,yù待去救时,因慕容冲也已走出,迫于礼仪,他只能随在其后,想抢上前已是来不及了。
    这时只听嗡地一声,亮彩一闪,金簪已掉落地上。
    竟是飞景剑!
    竟是慕容冲的飞景剑在要紧的关头出了鞘,飞快地在杨定腕上划了一道,重重伤了他的手臂,却bī落了他手中致命的金簪。
    如果朕不想你死,你可没那么容易死。
    慕容冲冷淡地丢下这么一句,一摆袖,目无表qíng地迅捷离去,快得连内侍们都来不及跟上。
    只他一个人知道,他走得那么快,只是因为担心,担心他留得略久,也会失态,失态地大哭,或狂笑。
    qíng之所钟,生死以之。
    这种qíng感,他并不是不曾拥有过。
    甚至,他远比杨定幸福。
    他们是彼此相爱,心心相印。
    可终究,他放弃了。
    到底值不值得?值不值得?
    高盖过去紧紧握住杨定流血的手,恨得差点一巴掌甩到义子的脸上。他高声喝骂:你是不是疯了!
    杨定神色木然,唇角欠动几下,忽然失声痛哭。
    ------
    苻秦建元二十一年,东晋纪年太元十年七月,秦王苻坚出行至五将山时被姚苌军队所围,被俘于某处佛堂。被俘之时,秦王神色自若,照旧传膳用膳,不失帝王气度。
    东晋太元十年八月,姚苌派人劝说秦王苻坚jiāo出传国玉玺,禅让皇位。秦王苻坚因自己素来待姚苌仁厚,却受到这等凌bī,愤怒拒绝。姚苌亲自找苻坚秘谈,二人发生争吵,不欢而散。有幸存的亲卫隐隐听到他们提到了死去的蔡夫人,以及蔡夫人的遗孤苻锦儿。
    当晚,苻坚亲手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南阳公主苻宝儿及始平公主苻锦儿,他对张夫人说,绝不能让姚氏凌rǔ自己的女儿。
    第二日,姚苌听闻此事,令人将苻坚缢杀。随行的张夫人和幼子苻诜,当即自杀相殉。苻坚死时,姚苌所率的后秦将士无不为这位以仁治国的君主默哀。
    太元十一年十月,为稳定军心,慕容冲派高盖率师五万北征姚苌,杨定以义子身份随同在高盖身畔。以这两人的领军才能,很多人估料,此战必胜无疑。
    但高盖竟输了。
    不但输了,而且违背了当年效忠燕室的承诺,降了姚苌。
    杨定厌恶姚苌,再次与义父分道扬镳。
    高盖问他:准备去哪里?
    杨定淡漠回答:我想回家乡了。
    他的家乡,在仇池。
    高盖也很想问问他,知不知道碧落去了哪里,打不打算去找她。
    但杨定似什么也懒得说了,单骑只影,乘了秋风而去。
    华铤剑被他负于肩上,孤零零的,并没有一把能与它相配的宝剑。
    或者,只是经历了太多的事,再也没有勇气去寻找另一把宝剑了?
    ------
    北伐后秦失败后,西燕帝王慕容冲终日在长安宫中与众妃嫔取乐,并课农筑室,表明不愿回归关东之意,让鲜卑众将领越来越不满;有忠诚臣子相劝时,慕容冲动辙严刑相对,苛峻与当年的慕容泓相若。
    太元十一年三月,惹来众怒的慕容冲终于被左将军韩延所杀,另立了鲜卑贵族段随为燕王。
    慕容冲死时,正卧于两美人腿间,醉眼迷离,连飞景剑都不曾拔出,丝毫不像那个曾经出生入死领兵征战上百回的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