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页

      慕容冲再倒酒,酒壶已空。
    而卧房之中,清淡的jú花气息,已是浓重沉郁的酒味覆盖。
    他叹口气,伏到了几上撑住了头,低声道:碧落,知道么?我们很难有机会,很难有机会如今的大秦,如今的大秦天王苻坚
    碧落颤了颤嘴唇,将慕容冲柔顺垂下的黑发抚到他的肩后,感觉慕容冲的骨骼,握中手中似乎更加硌手了,不由鼻中一酸,柔声回答:只要等,总会有机会。
    可四哥说他不愿意等,他想创造机会。慕容冲失神地盯着地上青砖,白玉般的面庞泛着微微的青色:我也不愿意等。十年了,还不够么?还不够么?
    遥远到无望的等待,的确,太可怕了
    碧落忙着端了浓茶来,送到慕容冲跟前,窥着他脸色,低声道:四公子想着好法子了么?
    慕容冲嗤地一声冷笑:他们的好法子和十三年前一般无二。想我设法去长安任职,好接近苻坚呢又想牺牲我,打量我还是那个由他们摆布的十二岁孩童么?把我踩到脚底,去成就他们的复国梦想,他们做梦!做梦!
    慕容冲猛地将几上杯盏推到地上,那样俊雅地一笑,虽是男子,却是倾国倾城,明艳无双;可眼底,是如黑夜一样的绝望,和悲哀,在沉醉以后,那样明晰地凸现出来。
    他容貌俊秀,便该他牺牲么?
    一次,又一次。
    慕容冲对着眼前虚幻的兄长叔父们嗤之以鼻,然后头一歪,已在榻上睡着了。
    好久,碧落才敢去扶起他,默默将他抱在怀里,轻轻地问:冲哥,冲哥,我该怎样,才能帮到你?
    她还想笑,笑着去抚慰她相依相伴的心上人,可她温柔望向慕容冲时,眸中却不由地蒙了层水雾,慢慢凝结,滴落。
    滴落在慕容冲那俊美到无瑕的如玉面庞。
    窗外,是大片的jú花,欺霜傲雪,香飘庭院。
    可冬日来临时,它们照样抵不住冰刀雪剑,萎huáng枯gān,无法挽留片时的旖旎风采。
    慕容冲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了。
    按着宿醉未醒依然疼痛着的头部,他撑起身体坐起来。
    从小,他的酒量并不小,但从十二岁起,他已经很少喝酒。
    他已记不得,他有多久不敢喝醉了,生怕梦中说出一句两句不该说的话,招来自己或宗亲们的杀身大祸。
    侧过脸,已看到了碧落。
    她坐在茵席上,伏于chuáng头,紧靠着自己的枕畔,如缎的青丝,一直铺展到自己手边,却是睡着了。她睡得并不踏实,浓密的睫毛覆盖的肌肤上,依约可见淡青的眼圈。
    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三)
    lt;spangt;空气中,尚有残存的酒味和酸腐气息;低头看自己的小衣,已换了一套整洁的,尚有龙涎香芬郁的清香。
    难道昨天他呕吐了?是碧落彻夜不眠,这样细致地照顾着自己?
    他也只有在碧落跟前,才敢这样放肆地沉醉,说着平日绝对不敢吐露的心事吧?
    而碧落,也只有在睡梦里,才记得收起自己那些看来灿烂无忧的笑容,露出如慕容冲一般深藏的忧愁来。
    如果碧落没有遇到他,如今过得会不会快乐很多?
    纵横糙原的大燕铁骑,鲜卑慕容的刻骨屈rǔ,和她其实并没什么关系;自幼和奶娘在外流làng,然后被人拐卖,她甚至连自己是哪族人都不清楚。
    碧落慕容冲低低呼唤了一声,却绝不打算将她吵醒。
    他披衣起chuáng,将一件雪裘轻轻披到碧落身上。
    可碧落身体一颤,立刻抬起了头,本来迷蒙的眼神在瞬间恢复了清亮:冲哥,你醒了?我给你倒茶去。
    不用了。慕容冲也坐到那块茵席上,握了碧落的手,微笑着柔声道:昨晚,又让你辛苦了!
    碧落微笑摇头:没有,昨天冲哥睡得很沉。我只是怕你半夜里醒了口渴,所以守了一会儿,竟睡着了,真是没用。
    慕容冲清淡一笑,也不揭开她那善意的谎言,只是将投向窗外透入的微微晨曦,出了片刻神,才轻声道:秦国越来越qiáng大,想对付苻坚,也就越来越困难了。
    碧落刚从睡梦中清醒,除了慕容冲略显憔悴的面庞,旁的事qíng听来,居然都有几分犹在梦中的错觉。她抿唇微笑着,如昨日一般地劝慰道:我们慢慢等着,一定会有机会。
    慕容冲回身盯住碧落,眸光很尖锐:十年,我已等够了!他还好好地活着,君临天下,俯视苍生,志得意满,将我们的xing命攥于手中!
    碧落再不知他有何打算,只怕说得多了,更惹他不悦,遂只低了头,握着慕容冲的手,用自己手上可怜的温度,去温暖眼前的男子。
    慕容冲的手指虽是纤长雅洁,却并不光滑,手掌中有叠叠的厚茧,就如碧落自己一般,正是蛰伏多年苦苦修习剑法的见证。
    将后背倚着chuáng榻,慕容冲的神qíng带了几分空茫,轻叹道:北方已是苻氏的天下,不论是鲜卑慕容,羌人姚氏,还是凉州张氏,仇池杨氏,纵是万分不服,也不敢与苻坚为敌。这天下,能动摇前秦地位的,也许,只有苻坚自己了。
    苻坚自己?碧落茫然。
    天下大势,本不是她所感兴趣的。只为慕容冲每时每刻都关注着各方势力的动态,她才也跟着了解了很多本不该是女子所该了解的百变政局。
    是,他自己,他自己的野心。慕容冲嘴角弯过一抹浅浅的弧度,很柔润的弧度,但面庞的轮廓,却越发得分明。知道么,苻坚是个很自信的人,如今百战百胜,更该骄矜异常了。他这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汉武底刘彻。因为刘彻有着最qiáng大的帝国,连匈奴西域,都被他赶得远远的,或者向他俯首称臣。如今,他同样也派了人去征伐西域诸国,设置西域都护,正是希望走上汉武帝的道路。可惜,他还有个偏安江东的南朝晋国莫之奈何
    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四)
    秦皇汉武又如何?
    当年的铁桶江山,几百年的轮回过去,已不知换了多少次的帝王。这近百年来,北方更是频频**,各族首领各自割据称王,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派支离破碎的景象,直到近年苻坚一统北方,才算安定了些。
    可苻坚纵是能成就秦皇汉武那样的功绩,终究又能逃得过那坯huáng土么?
    百年之后,谁又说得准,他的子孙,是否还能守住他的江山?
    碧落不想去推究那位大秦天王的心思,顺了慕容冲的思路说道:冲哥的意思,晋国是秦国的对手,如果晋国向秦国用兵,北方就会大乱?
    慕容冲嘲讽一笑:晋国?这群逃到江南的士族高门子弟,终日里研究老庄,崇尚清谈,敢无事向大秦用兵的,大约只有那个已经死去的大将军桓温了。
    碧落总算悟了过来:晋国无大将,所以秦王应该有心向晋国用兵?
    慕容冲微咪着眼,轻叹:可惜,朝中群臣,莫不安于现状,除了慕容氏和姚氏,都反对苻坚用兵。现在这时候,只要有人再坚定一下他用兵的信念,他一定会动手。
    一统河山,正名天下,在青史上留下最灿烂的一笔,哪个霸主没有这样的野心?对于从小学习汉家文化的苻坚来说,氐人越是曾被视作胡蛮,他越想通过文治武功来显示自己的无上地位吧?
    而这种站于至高点的帝王战略,对于秦国朝臣来说,却没有太大吸引力。
    碧落猛地想起昨日所说兄长想牺牲他的话来,失声道:四公子不会想让你去劝苻坚用兵罢?
    慕容冲冷笑:为何不会?他听京中我那皇姐传来的消息,说那苻坚甚是思念我,只是惧于流言,不愿下旨召见而已;转眼十月十八是他的生辰,若我亲自前去道贺,他必定很是欢喜,趁机请求留在京城,然后找机会劝他一统天下成就令名,说不准他真会听进我的话。
    他口中这样说着,抓握碧落的十指却越攥越紧,浑然天成的优雅气度虽是不改,可眸中的恨意和怨毒,已是无可掩抑。
    他从十年前离宫,就再也不曾去过长安。巍峨皇宫,红砖金瓦,盘龙戏凤,对旁人来是说富贵和权势的象征,对他来说,却是最残忍最屈rǔ的噩梦。紫宸宫里的一砖一瓦,一枝一叶,都曾见证当年那个小小少年,在光鲜优雅的表象下,经受了多少个yù哭无泪的黑夜。
    你不用去啊!碧落由着慕容冲几乎将自己的手抓出血痕来,有心想将他那些混帐宗亲大骂一顿,一眼看到慕容冲眼底的伤恨,到底不忍,只是柔声劝道:慕容家还有你叔父和三哥在京城,还有你的姐姐清河公主,他们会劝苻坚用兵的。
    他们劝了,但苻坚未置可否;而清河,自我出宫后,就渐渐失宠了。有时两三个月才能见着苻坚一面,大约也不敢去提这些军国大事,自招嫌疑。
    碧落蹙了眉,不做声了。
    =======================
    看到两位亲留言,一位说有些历史方面的看不懂,还有一位亲说感觉少了点什么。我想问下大家,这文让大家感觉怎样?关于历史方面的,有觉得艰涩难懂么?而大家所希望的,是在文是渗入更厚重的历史底蕴,还是加qiáng言qíng的描述,在qíng感中将当时的历史以比较模糊的笔法渗透出来?
    文是写来给大家看的,我不会去写小白文,可也不希望写出来的文太过晦涩,以致观者寥寥,因此请大家各抒己见。某皎谢过啦!
    桂枝秋 西风红叶汾江冷(五)
    lt;spangt;这些事,慕容冲极少和她如此细谈,原也轮不到她来置喙。她所能做到的,不过是照顾好慕容冲的饮食起居,听他命令办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
    比如,刺杀林景德。
    披了衣,她扶起容色憔悴的慕容冲,叫人备洗漱之物,并准备早饭送来。
    当日苻晖的到来,已是意料之中。
    但他居然没有进平阳太守府,而在直接召慕容冲到他泊在汾河边的大船上去说话。
    慕容冲闻报,只得整了衣,令人驾了马车,前去相见。
    碧落见他虽是不改素日的优雅从容,但眼底却是异常的幽黑,忆及前日提到苻晖时他异样的表qíng,自是不放心,遂着了男装,佩了流彩剑,只作侍从,紧随在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