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页

      战乱之时,官兵盘剥百姓,是惯常的事。苏离离尽量放粗了喉咙道:各位军爷,小弟是逃难出来的,既没有钱,也没有粮,正是活不下去了。
    那兵头看了她一眼道:一身衣裳倒是整齐,既然活不下去了,爷帮你结果了,棉衣就充军吧。说着跳下马就抓她,苏离离将他手一挥,退后两步抱了流云筒道:一身衣服而已,军爷眼皮子就这么浅?
    她不动声色地打开挡盖,心里盘算着木头跟她讲过的搏击方位,怎样才能将这些人都she杀,心道:你想搜刮老娘的盘缠,老娘正要你的盘缠。乱世为活命,人心都不善。
    那兵头也不多说,已抽出了刀,苏离离对着他扣动机关,流云筒一转扫向余下诸人,钢针迭发,千丝万缕般撒去,须臾百发。
    那队兵马约有二十人,俱各中针,或倒地,或qiáng立,呻吟不已。她心下暗道:糟了,我这样将针钉到他们身上,一针两针片刻也扎不死人。果然有受伤较轻的拔刀上来砍她,苏离离转身就跑。跑出两步被那人捉住,横了刀在她脖子上,却不抹下去,狠声狠气道:说!你是不是锐逆的jian细?!
    锐逆?瑞丽?那是南疆地名啊,是个什么东西?苏离离尚未答上话来,后面大队骑兵赶来,为首一人声如洪钟,不怒而威道:让你们前哨探路,却这般磨蹭,天明怎与太子唔,皇上的兵马会合!
    一个兵士禀道:将军,这有个jian细,伤了我们的兄弟。
    苏离离听那将军语速声音,心中急切地回想,他是谁,他是谁?!我怎听着耳熟?!
    那将军略无迟疑,道:既是jian细,杀了便罢。大军当前,犹疑什么?
    苏离离听得这话一急,灵犀顿通,大声叫道:欧阳覃,欧阳覃!
    兵士都是一顿,欧阳覃策马上来,一时间没有认出她。
    苏离离方才想到是他,脱口而出,此时脑中却思绪纷繁,欧阳覃不是跟随祁凤翔的么?可他说太子皇上,太子那是祁凤翔的大哥啊。两人水火不容,欧阳覃怎会去与他会合。她仿佛记起李师爷说过,祁凤翔手下大将欧阳覃叛变到了他大哥的阵营里。
    不待她想好,欧阳覃已认出了她,几分恍然,几分迟疑道:是你?
    完了,这下不好编了,苏离离讪讪一笑,缩头举手道:嘿嘿,是我。
    第十七章 军中谈契阔
    欧阳覃退了两步,神气有些矛盾,打量了她两眼,慢慢审问道:先帝才一晏驾,锐王就叛逆朝廷。如今皇上正亲自提兵诛灭。此地不日便有一战,你怎的做了锐逆的jian细?
    锐逆,原来是锐王叛逆,苏离离吞了口唾沫,殷殷解释:我不是jian细,是他们要抢我的东西,我不得已才用暗器she伤了他们。就就就是几根针,没人死吧?啊?她环顾诸人,转过脸来满意地点点头,没人死。
    欧阳覃被她一番不伦不类的抢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微眯了眼睛似在沉思,不yīn不阳道:这么说来,你和祁凤翔没什么关系啰?
    他怎会这样问?苏离离心中有个疑题一掠而过,不容多想,当下也试探道:我跟那逆贼当然没有关系!我这辈子见都没见过他,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覃半冷不热地笑了笑,道:那便罢了,你且跟我走吧,待此战过后,我令人送你回去。他回头道:给她一匹马,大家加紧赶路。
    苏离离骑到马上,一缕神魂才算归位,跟在欧阳覃身侧,穿山越林,心中却思量开了。欧阳覃明明见过她跟祁凤翔在一起,她说没见过,他就默认了。有个隐约的想法在心里成形,但大军当前,这种事大意不得,又怎能仅凭臆测。
    一柱香时间,远远可看见营地篝火。营中兵马过来接住,只说皇上有召,欧阳覃独个去了。少时,他手下亲兵过来,将苏离离引到一处大帐的后面。这方形帐子一分为二,后帐又分隔两方,一方放了杂物,一方有张木榻。那人引了她到榻边,径自出去。
    约莫过了盏茶时分,欧阳覃掀帐子进来,手上拿了一个馒头,一叠衣物,掷到榻上,冷冷道:换上,此时起,扮作我的亲兵,不许离开我一丈远。今晚你就睡这里,不许出去。
    哈?苏离离诧异,那你也睡这里?
    欧阳覃脸色更沉几分,我当然不睡这里,我在隔壁大帐。
    苏离离头疼得紧,却勉力维持着逻辑,那你又不许我出去,我肯定就隔你超过一丈远了;你不许我离开你一丈远,那我只能出去。
    欧阳覃哭笑不得,摇头道:你现在不用出去,我叫你出去才出去哎,什么和什么呀。咳,反正我说你听着就是了!一摔帘子,走了。
    苏离离拿起衣服一看,是套兵卒的衣裤软甲,琢磨了半天才套在衣服上穿好了。和衣倒下,盖了硬如门板的被子,啃着那冷馒头。馒头如鲠在喉,衣甲硌在身下,恍然想起前些日子,在那边远小镇的客栈里,与木头神仙眷侣,心里蓦然一酸。
    脑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欧阳覃为什么要将她带在身边?内心慢慢浮起一种畏惧,怕什么呢?怕落到祁凤翔手里。可祁凤翔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她又说不上来。正因为说不上来,却又愈加怕得厉害。帐帘fèng中望见营里灯火,苏离离数着这一天算是过去了,木头啊木头,你在何方?
    她下午泡了冷水,寒风里走了半日,头疼得厉害,恍惚要睡着时,听见什么东西轻微声响。苏离离骤醒,只盼是木头来了,却听见极低的人语声,喁喁不清。木头独来独往,不会和人说话,她慢慢掀了被子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到帐侧。大帐外围是厚棉,里面只用两层帆布隔开,前帐之人虽将声音压得极低,隐约也可听见只言片语。
    一人语调低沉,断字却清晰,道:务要确保无恙。
    欧阳覃似乎很为难道:那天明行事如何?
    照旧。
    欧阳覃半天不说话,那人良久方道:正月十五之前,还要赶到铜川布置。
    苏离离听得一惊,方才揭了被子,冷热不调,鼻子一阵痒痒。她努力忍了忍,将头埋在臂弯里捂死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声气儿甚小,夤夜静谧中还是让那边说话的两人一顿。
    她忙蹑行至榻,躺上去装睡。刚摆好姿势,欧阳覃已掀了帘子走进来,悄然无声,令她备感紧张。苏离离刻意微微动了动,揉着鼻子,又埋在被子里睡。欧阳覃平静道:苏姑娘,你不要装睡了。
    她置若罔闻,仿佛睡沉了,心里却丝毫不敢放松。僵持了片刻,欧阳覃默然而出,苏离离缓缓睁开眼,哪里还能有半分睡意。
    她鼻塞头沉,蜷在褥子上吸鼻子,回想当日与祁凤翔遇见欧阳覃的qíng形,欧阳覃连祁焕臣的账都不买,又怎会投向太子?他一开始就装作一介莽夫,不仅她没识破,连祁凤翔也没识破,将几人骗到睢园去斗赵无妨。这人演戏之技艺可谓绝佳,极可能是祁凤翔授意假投太子的。
    正月十五,铜川之行,那是木头写给祁凤翔的纸条,其余还有谁知道?难道是纸条子落到了别人手里,还是祁凤翔想对付他们?许多种可能浮现心底,苏离离心中暗暗定意,此地是非难料,明日定要寻机逃走,去找木头。心下打定这主意,这才模糊睡去。睡得半醒间,似乎看见帐帘一动,木头缓缓走进来,俯看着她道:起来!
    苏离离猛然一醒,见欧阳覃一张大脸凑在眼前,横眉道:叫了你半天,怎不起来?
    哎哎苏离离应了一声,一动,只觉头疼得要命,qiáng撑了起来,眼前浮光掠影。自己摸了摸额头,好象有些发热。她晃起身来,将流云筒背上,埋头跟他出去,忽然撞在他背上。欧阳覃回头皱眉训道:你今日要警醒一些。
    苏离离揉着脑袋,你走就走,突然停住gān吗,要不我也撞不上你。
    欧阳覃瞪了她半晌,道:你若不想横死,记得牢牢跟在我身边,我往哪里走你就往哪里走。我往前冲,你便也往前冲,知道么?
    苏离离心里警觉起来,点点头,知道了。
    出了军帐,冷风一激,她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涕泪横流。寻不找手巾,只好猥琐一把,反正不是她的衣服,袖子一横擦gān净。平日看惯的马,在眼前如有山高,苏离离浑身无力,爬了半天爬不上去。欧阳覃缓缓策马到她身边,捉住她领子一提,把她提上了马背,看她东倒西歪,压低了声音道:你就是要死也今天过了再死,别让我不好jiāo待,嗯?!
    jiāo待?跟谁jiāo待?苏离离无暇多想,只能点头,是是,我就是现在死了,也一定诈尸起来,跟牢了你。
    欧阳覃咧齿一笑,从随从身边接过一盒清凉油扔给她,命道:抹上,清醒点。苏离离依言抹到太阳xué上,凉风飕飕地刮着,灵台顿时凉得清明。跟着欧阳覃策马而出,从中军行到辕门,便见一人衣甲灿然,驻马当场,头上金冠映着天边的晨晖分外耀眼。
    这人三十来岁年纪,眉目倒也英挺,五官有那么几分像祁凤翔,却全无祁凤翔的神韵。那人一见欧阳覃道:你来得迟了些。
    欧阳覃脸色惶恐,重重抱拳道:末将怎敢劳皇上等候!
    那皇上笑道:不要紧,今日决战,正该同心。你是有功之臣,他日必定荣耀非凡。
    欧阳覃似被他感染,容色庄重肃然道:今日一战,陛下伟业奠定,我等能效绵薄之力,实是大幸。
    皇帝陛下也庄重了神qíng,握他手道:你能慧眼识人主,当日为朕揭发那叛贼谋夺天子策,yù有不臣之心,朕是不会忘的。
    他二人慷慨万端,苏离离听得胳膊上jī皮疙瘩一层层地起,越发的冷战。才做了几天的皇帝啊,大敌在前,无屏息专注,却在遥想着飘忽的成功之后,还遥想得十分自我感动。这位皇帝陛下若有丝毫人主之智,就不该让祁凤翔坐大,落到如今这一步。
    但见这人主手一招道:走。
    几人便随了他从中军大道一直前行,渐渐看见前面队伍森然,剑戟林立。他们一行纵马过去时,几十面战鼓擂了起来,是金石相撞的清越激昂。人马从中分开一条道路,渐渐望至阵首,耳闻鼓,足踩鞍,不待厮杀,便已有了披荆斩棘的豪qí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