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页

      祁凤翔漫目天际,淡淡一笑,简捷道:打就打吧。这边就依我们议定之计而行,我连夜回潼关。
    雍州大道上,苏离离与木头兀自默立。苏离离将头抵在他肩窝,轻声道:我还以为他要动手。木头右手握着那支簪子,却不答话。苏离离仰头看他,见他看着远处,神色清和,戳他肩膀道:怎么?喝醋了?
    木头俯首,摇头道:那是玩笑罢了,我有什么可吃醋的。只是看他方才qíng状,实是对你用了心,看着我们在这里,却能从容抽身而去。从前佩服他一半,如今倒要佩服他七分了。说是七分,到底没满十分。
    苏离离呀地一声,惊道:他会不会让李铿的军马来捉我们?
    木头顿了一下,慢慢笑了,有些满意有些同qíng,你实在不了解祁凤翔,他不是那样的人。
    苏离离微微怔了一怔,勉qiáng笑道:那现在我们去哪里?
    木头放眼一看,换家客栈睡觉。
    苏离离点头,拖了他手道:走吧。诗云:执子之手,将子拐走。
    木头忍不住轻声辩道:是偕老。
    苏离离笑,记不得后半句了,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
    两人携了手,踩在薄雪上,有些唧唧咕咕的脆响,静夜间分外清晰。像天地之间只剩了他二人,jiāo相踩着彼此的足音,缓缓去远。
    第十五章 河畔木叶声
    天水市集颇为热闹,街角一家古朴的小书屋整洁gān净,青竹杆子挑着细枝垂帘,入画的意境。书屋主人的小女儿一大早正用jī毛掸子扫着书架,便见两个人远远朝这边走来。一样的青布衣衫,却让那高些的男子穿得有模有样,剑眉星目,似乎带着一点淡漠,目光所注又隐有温柔。
    他身边一人,比他矮了大半个头,衣裳穿得厚些,袍袖宽松却不显臃肿,眼波流转,便见伶俐动人。这人长发随便一束,简洁却飘逸,肩上背着个奇怪的大竹筒。走到近前,但见肤色细腻白皙,方看出是个女人。
    木头衣裾一振,迈进门槛。小姑娘迎上前问道:二位客官要买书么?
    木头看了她一眼,随随便便道:敢问姑娘,周老板可在店里?
    他态度很正经平常,那姑娘看着他面庞,却微微红了红脸,略垂了头道:爹爹在后面厢房,公子若是有事,我去请他出来。
    木头客气道:有劳姑娘了。店老板的女儿急急瞟了他一眼,却见他身边那人乌黑的眼珠子琉璃般清透,觑在自己脸上,似乎自己的脸十分有趣。她忙转了身,揭开布帘子到里面去了。苏离离看着她进去,咬着唇笑得诡异,回身捡了本架上的书翻着。
    木头转过头来看她手里的书,却是本《诗经》,禁不住道:你要补习执子之手,将子拐走?
    苏离离拇指按着书页边沿,将书翻得哗哗作响,微蹙了眉道:我爹那些书我也看过不少,诗词什么的作不上来却也读得来。惟独《诗经》我怎样也读不进去,可能没对上我脑子里那根弦吧。
    她手指一松,正巧停在《豳风》里,入眼是一首《七月》,曰:chūn日迟迟,采蘩祁祁。苏离离愣了一阵,想起那年在言欢的绣房,祁凤翔说我姓祁,就是采蘩祁祁的祁,苏姑娘记着吧。她轻轻合上书,笑了一笑,那周老板已掀了帘子踱出门来。
    周老板笑向木头拱手道:是这位小兄弟找我?有几分书生气,却带着屡试不第的落拓。
    木头点头道:正是,我想买本《楞严经》,不知有没有鸠摩罗什的译本?
    周老板散淡的神色骤然一肃,缓缓道:没有,只有玄奘的译本。
    木头道:原来如此。但愿末法之中,诸修行者,令识虚妄,不恋三界。
    周老板应声道:这本经书功德无量。如是持佛戒,身语意三业清净,资粮具足。
    木头点头道:这书我买了。
    周老板看看街边,转顾女儿道:小梨,看着店里。公子这边请。说着,把木头和苏离离往里让。木头伸直手掌,稍往后递去,苏离离已握上他手,极其默契又仿佛极其自然,二人跟着那周老板走进里间。
    转过一个yīn暗的门廊,又打起一道竹帘,屋里烧着素炭,比外面暖和许多。炭盆之侧是一张紫檀盘螭雕花案几,案上放了些枣果。周老板甫一进门,便躬身一拜道:在下二等密卫,恭候上差多时。
    木头徐徐转身,看了他片刻,对苏离离道:你的簪子呢?苏离离从贴身口袋里摸出来给他,木头执了那簪子对周老板道:我要看图。
    周老板接过簪子来,细细地看了片刻,小心翼翼道:这确是一对玳瑁簪中的左支,照理应该给公子看。但是图纸现下不在此处。
    木头抱着手肘沉吟了半晌,莞尔一笑道:那在哪里?
    不知是屋里太热还是衣服穿得太多,周老板额上冒起一层细汗,道:从此出门,沿大道南行二十里,有一条河,溯上游而去再行十里,有座农舍,住了个姓焦的农夫。卑职去年chūn,便奉上令,将图转给他了。
    他说着捧上簪子,木头接了仍jiāo给苏离离,看她收进包里,漫不经心道:南行二十里已入梁州了呀。
    周老板点头道:正是。
    木头也不看他,只对苏离离道:既如此,我们且过那边去吧。
    苏离离便顺了顺流云筒,挽了他手要走,周老板迟疑道:敢问公子尊姓?
    木头站住脚,在他脸上扫视个来回,淡淡道:不该你问的,你何必问。
    是是。周老板唯诺道。
    待他二人相偕出门,周老板方松了一口气。女儿倚在木门边问:爹,他们是谁啊?
    周老板却默默地看着门外长街,愣了好半天,才摇头道:小梨,关门收东西。跟爹出去避避吧。
    苏离离走到街上,顾盼流徕,问木头:他吓得满头满脸冒冷汗呢。
    木头道:这人当着我面撒谎。要是换了别人,他今天是过不去了!
    你昨天说他若拿不出图来就是给了人。他若让你去雍州,图就在祁凤翔手里;若是支你去梁州,就是在赵无妨手里。现在看来那图果真落在赵无妨手里?
    木头沉吟道:那天赵不折肯轻易放下簪子,我就疑心他们已拿到了图。所以方才没有拿出那一支来。那老板让我们去的地方肯定是不能去的,只能再想办法。
    苏离离拉着他袖子轻轻地晃,我记得从前你说谁伤你一刀一剑,你就要谁的命。可我不想看你做恶,那个老板有女儿,有店子,也是诚心过日子的人。
    木头停下脚步,仍旧将她的手捏到掌心,道:那周老板因为手中有图,也不得安宁。我何必与他为难,让他和女儿走吧。
    苏离离慢慢笑了,若你还是临江王世子,他对你说谎,你会怎样对付他?
    木头摇头,我已不是临江王世子。我想与你好好过,就像他想和女儿过平常日子。己所不yù,勿施于人。
    薄薄的阳光下苏离离看他微微翘起的唇角,心意满足言简意赅道:我喜欢你这样。
    木头的眼睛骤然睁大,瞪了她一眼,转看街上人来人往,脸色严肃得一本正经。苏离离此言发自本心,没顾虑到环境,见他这副模样,调戏之心大起,正yù再说,后面忽然有人叫道:公子慢走。
    周老板急速地赶了上来,脚步一错,魅影般转到二人面前站定,发若疾风,收如静木,一看便是上乘的轻功。木头微微侧身将苏离离傍在肩后,脸色平淡道:阁下还有指教?
    周老板疾奔而来,倏而站定,脸不红气不喘,抱拳道:公子不可去找那姓焦的农夫,那是处陷阱。在下为救女儿,图已给了人了。那人住在下游十里一间木屋,屋侧有一棵大枣树的便是。
    木头定定听完,回礼道:多谢相告。
    周老板也不多说,但道:公子高义,万事小心。径自越过他二人又往来路上去了,步履虽急,却一步步走得踏实。
    木头和苏离离回头看去,苏离离道:他骗了你又来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
    木头侧目看她,为什么?
    我爹常说,大胜在德。正因为你没有为难他,他才肯告诉你。
    木头笑道:可惜大德之人大多穷困潦倒,你跟了我,只怕会穷得要命。
    苏离离手指了自己鼻尖晃脑道:上苍可怜你有大德,特地命我这样的真小人来扶持你。
    木头一笑,将她拖走。
    约行了大半日,已到日昳时分,远远看见河曲之畔有间木屋,门前糙色衰huáng,檐上茅糙参差斜矗,正在一棵大枣树旁。木头凝神细听了听,周遭毫无动静,他四面看看,见一丛矮灌木生在不远的土坡之上,落叶掩映下极不起眼。
    木头对苏离离道:我过那边木屋去看看,你躲到那树丛里不要出声,调匀气息,就不易被人发现,一会我出来叫你。
    苏离离点头道:你可要小心。
    木头应了,看她在那灌木丛中藏好,走出几步又细看了看,方放心往木屋去。他运起内力,提气跃上屋顶,轻若微尘着物,已听出屋里有人,且只有一人。
    木头拂开屋顶细茅,从梁柱间望去,屋里却与屋外大相径庭。银红纱帐,橘huáng锦衾,宛如深闺秀户。一面大镜立在妆台上,镶铜花边,流光溢彩。一个女子长发散挽,淡红衣衫,坐在镜前。镜子里透出她清冷的面容,欺霜赛雪般白皙,不知在想着什么。
    木头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却认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苏离离让他去明月楼相救的言欢。他心中诧异,思忖半晌,已略有了眉目,几步轻跃,下得房来推门而入。言欢本自出神,听见门响,转身看时,见是个陌生男子。
    她陡然站起身,一惊之下细细打量,迟疑道:你是你?
    木头负手站在门边,应道:是我。
    你在这里作什么?
    你在这里又作什么?
    言欢一手捏着垂曳的腰带,低头想了一会,我做什么你不必知道,你快走吧。一会儿他回来,大家都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