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页

      我是凌青霜,我们夫妻隐居已久,可不是什么江湖前辈了。她抬头看着木头,这位小兄弟,你年纪轻轻不仅招式奇妙,内力更是jīng纯,必不是自己的修为。
    木头坦然道:是一位前辈高人为救我xing命传了给我。大姐为何要杀这几个兵士?
    凌青霜咬牙道:赵无妨的手下杀了我丈夫,凡是他的人我都要杀!
    苏离离虽觉她如此行事太过偏激,此时也不由得问道:这个赵无妨是何许人也?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狠毒yīn险之徒,引了千余人袭击了梁州边郡,鏖战数月竟拿下了梁州十一郡。方才那个为首的,便是他兄弟赵不折。
    苏离离迟疑道:他们是来找什么东西么?
    凌青霜冷笑一声,什么好东西,也就是两个月前,在后山发现了金沙。赵无妨令人提炼,以做军资。不料前两天他的金子被人偷了个空,他们将山封了,四处拿问。赵无妨搜罗在手下的那几个江湖异士bī问我们,我丈夫xing子急与他们争执起来。他们之中有善使毒物的,放了条小红蛇把我丈夫毒死了。她说到这里,眼里浮出悲色。
    苏离离见天色已晚,扶了她起来,三人走到山脚下茅屋。凌青霜用一块圆铁封住那竹筒,对苏离离道:我们夫妻都擅使暗器,你们帮过我,我无以为报。你不会武功,这个流云筒就送给你防身吧。她打开机关给苏离离看,道:你要小心,这里面有机簧,钢针she出时力透铁石,不可误伤了自己。
    苏离离也不知这暗器厉害,接过道了声谢。凌青霜不再说什么,也不管身上剑伤,转身从他们昨日来路走了。苏离离把那流云筒拿在手里翻看着,抱怨道:让那几个家伙一闹,这半夜三更的,我们到哪里落脚去。
    木头看她一脸疲惫,七分真实,三分假装,道:这里是不能呆的,先到前面镇上吧。
    苏离离皱了眉,作弱不禁风状,我走不动了,今天又爬山又下山,还被官兵吓。
    木头白了她一眼,蹲下身,我背你。
    苏离离大喜,将流云筒用绳结了,斜挎在腰上,伏上他背。木头的肩背不见得很宽阔,却坚实平稳,令人安心。伴随着他不徐不急的步伐,像儿时催眠的摇晃,夜风拂面中,苏离离抱着他脖子迷迷糊糊地眯着。她温软的鼻息扫在他脖子上,有些微微的痒,却像背负着世间的美好,心怀珍惜。
    迈过地上一条沟渠,晃了晃。苏离离模糊地问:重不重?
    木头说:不重。
    小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还亮着灯,伙计倚在柜后瞌睡着。忽然柜上有人叩了叩,他惺忪睁眼看去,但见一个年轻男子,剑眉星目站在面前,他笑着说:给我一间客房。脸上的神气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
    笑容让伙计愣了一愣,才看清他背上还背着个人,那人似是睡着了,伏在他肩上,隐约看见白皙的额头和如画的眉尾。伙计将他们引进房去,关上门出来,心中犹自疑惑不定,这人容色俊朗态度谦和,深夜背着个人赶路倒像赶得心qíng愉悦。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苏离离早上在客房的chuáng上睡足了醒来,打了个呵欠,欠起身看时,木头坐在她脚边,背靠了墙闭目养神。苏离离轻手轻脚地爬到他身边,静看他的侧脸,一如那年在院子里相偎醒来的清晨。轮廓优美,挺直的线条不失圆润,就像他本人刚毅而不坚执,感qíng沉默却深刻。
    木头眼睫微微一抬,睁开眼来,跟她目光对个正着。他声音略有些沙,一本正经地问:怎么?我脸上有钱?
    苏离离噗嗤笑了,戳着他肩,问:早醒了吧。
    你打呵欠的时候。
    苏离离也背靠了墙,跟他并肩倚仗坐着,打趣道:江大侠住这么好的房间,我倒好奇,你一会怎么付房钱。
    木头嗯了一声,直了直腰,腿一挑跳下chuáng来,在这儿等等,我去把赵不折的剑当了。
    苏离离大喜,赞道:原来你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啊!不错不错,昨夜你夺了他的剑我就想着能卖个一两二两的。可惜啊,赵无妨的金子让人偷了;不然我们顺手用用倒不差。
    赵不折的剑乃是龙泉上品,一把卖了五十两,还是因为没鞘才折了价。苏离离一边在房里喝着才出锅的姜汁ròu末粥;一边痛惜着木头不会谈价钱,要是她去必定能多卖十两。拈一块生脆的咸菜嚼着,说:木头,我们现在有几十两银子,到剑阁去玩玩,然后回三字谷吧。
    店中特色小包子,垫了松针蒸成,只比拇指稍大,薄皮酱馅,一口一个,鲜香可口。木头咽下一个,方道:好,等我把赵无妨杀了就去。
    苏离离啪地把筷子一拍,你敢。你再去做这种事,我这辈子也不睬你了。
    木头神色不改道:我的武功今非昔比,杀他只是举手之劳。
    苏离离怒道:胡扯。赵无妨那是什么人,连祁凤翔都没捉住的人。你看他身边又是毒蛇猛shòu,又是暗器刀兵的。你武功好,武功好有什么用,让蛇咬一口还能不中毒?到时候我来给你钉薄皮花板么?!
    木头抬起清亮的眸子看着她,这人害死程叔,还伤过你,你爹的东西也可能在他手上。他若不死,你心里总是放不下的。
    苏离离默然了一阵,缓缓摇头,我放得下,我昨夜在路上已经想好了。他拿到了天子策也罢,没拿到也罢,随他去吧。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好好的。她说到这句骤然停住了,声音像瞬间有些凝固。
    木头慢慢放下筷子,看着桌上的碗,忽然一笑道:好吧,你说不杀就不杀。
    苏离离没好气地抬头道:你就知道气我。
    木头抿了抿唇,低眉顺眼,把碟子里最后一只小包子搛到她碗里。
    天河府在小镇西北二十里,并无兵马驻守。苏离离背着流云筒与木头徜徉街市,自得其乐。在街边大娘的篮子里买了一包fèng被褥的大钢针,打开流云筒后的机关,一枚枚顺了进去,摇一摇,却听不见针响。苏离离道:真是个怪东西。
    木头道:你不知道,凌青霜在江湖中为人称道的就是暗器。他们夫妻都是暗器名家,不仅能制,且善使。她送你的这个流云筒,江湖中多少人想要还无缘一见。
    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三字谷里常有江湖中人来求医,听说过一些。木头遥遥望见远方天空似有浮尘,不觉皱了皱眉。
    苏离离道:今后谁要是敢欺负我,我用这个对付他。哎,你说这个钢针she到人身体里会不会死?
    木头仍然望着街道尽头,微抬着下巴,你不妨试验试验。
    怎么试验?拿你试验?
    他摇头道:马上就可以试了。
    街市那边嘈杂起来,人们惊慌奔跑着,朝这边涌来,叫道:山贼下来了,山贼下来了!旁人一听,也不顾摊铺,撒腿就跑。苏离离转身拉着木头的腰带,木头揽着她肩膀,站在街心像水流中的石块,兀自不动。
    木头问:你用流云筒,还是我出手?
    苏离离皱眉道:我没杀过人,有点心怯,还是你来吧。
    他们慢条斯理议论之时,街角已经扬起了尘土,一伙山贼举着长刀,纵马而来。
    马贼吆喝着沿街冲了过来,为首之人骑在马上,个子比别人矮了一头,虽穿着男装,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辫子从左肩垂至腰际,发梢微微摇曳,右耳上却戴了枚单粒的红珊瑚耳坠子。七八匹马将木头和苏离离团团围住,走马灯一般转着。
    那女贼举一把窄而薄的长马刀,扛在肩头朗声笑道:这儿有两个胆大的!其余诸人布衣持械,皆非善辈,跟着嘿嘿笑。女贼将马刀一指,对着木头眉心道:小子,你们两为什么不跑?
    木头一指苏离离,她跑不动。
    苏离离道:乱讲!我怎么跑不动。不过是不想跑罢了。
    那女贼微微一笑,一排牙齿倒是齐如编贝,你为什么不想跑?
    苏离离也微微笑道:你们做你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事。我们身上没钱,你们该抢谁抢谁。
    女贼点头道:我们只抢钱,没有钱的就去给我们做苦工。
    苏离离一片挚诚道:我不会做工,只会做棺材。
    女贼却听得变了味,眉毛一竖,你还是给你自己做棺材吧!马刀一挥便向她砍来,木头背着一手,另一只手当空一划,以食指和中指夹住她刀刃。只听一声脆响,马刀尖刃从中折断,雪亮地闪在木头指尖。
    也只是一刹那的工夫,女贼愣了,其余的山贼也愣了。木头缓缓松指,那刀刃落下,直直地cha在土地上。苏离离见他如此厉害,也禁不住跟着得意,上前挽了他手臂道:嘻嘻,大姐,有话好说,何必动手。
    女贼跃下马来,将断刀回握肘边,正色抱拳道:这位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请教尊姓大名。她一下马,其余的人也纷纷下马行礼。
    木头淡淡道:我姓木。
    女贼笑道:木兄弟,我姓莫,叫莫愁。是歧山大寨的。她说着,街尾那边也过来了一队人马,为首之人披了件孔雀羽毛织的大氅子,阳光下一照,闪着蓝绿色的幽光。
    莫愁迎上去叫道:当家的,这里有两位好本事的兄弟,你来瞧瞧。说话间他纵马近了,苏离离越看越熟,越看越熟,待他跳下马背时,脱口叫道:莫大哥!莫大哥!
    那人方方的脸廓,抬眼时确凿无疑,正是三年不见的莫大莫寻花,他细看了片刻,大喜,抢上前来一把抓住她肩膀,离离!你怎么会在这里。哈哈哈。顺手拍了木头一下,你还跟这小子混着啊。
    苏离离猛点着头,一时说不出话来。莫大打量她两眼,迟疑道:这么几年,你怎么越长越越娘了。不仅苏离离笑,木头也笑,连旁边的莫愁都笑了。
    莫愁扯一下他衣袖,人家本来就是姑娘,这么显眼。
    莫大大惊,啊?你是女的?你是苏离离?!
    苏离离点头,女的怎么了,你披着这花花绿绿的氅子也没爷们儿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