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

      gān净不?苏离离胆怯地再问一句。
    gān净得很。这次颇有些咬牙切齿。
    那那你用吧。她像被遗弃的猫儿,心知不免,纯然的畏缩害怕。
    祁凤翔沉默了一会儿,却缓缓松了手劲,只捉着她手不动。尽管被他几乎是抱着压在地上,苏离离却顾不上脸红,心里害怕,身子竟有些发抖。祁凤翔松开她,坐起身,往后挪了尺许,靠在舱壁上。
    他看着苏离离趴在舱板上抽泣,神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忽然低头,将那枚钉子在自己左手虎口比划了一下,缓缓扎了下去。苏离离觑见他这个动作,大惊,一噎之下,抽泣止住了,停顿了片刻,转化为打嗝。嗝她想努力克制,却毫无办法,嗝
    船舱里一时诡异非常,祁凤翔徐徐用力将钉子扎得更深,始终冷静,却有深沉的狠厉。他默然注视着自己的手,良久,拔出钉子扔到窗外。手上有鲜红的血涌出,他视线随着那枚钉子划出的弧线,没入水面,眼光凝在波纹上不动。静谧中只有苏离离不时打嗝的声音。
    他的神色平静冷淡,苏离离却觉得他此刻的qíng绪杂乱而难以捉摸,像地下的岩浆涌动,一会要是喷涌起来,不知会不会把她抛尸沉江。嗝苏离离手脚并用爬向舱口,推开舱门,却见孤舟一艘,泊在江边,离岸丈余又没有舢板。
    她也顾不了许多,就想往水里跳,刚摸到船边,衣领一紧,被人提了回去。祁凤翔凉凉地嘲笑:苏老板,你这是要投江自尽么?这边太浅了,我可以帮你扔到那边。
    嗝不是,我是嗝,想上岸活动活动嗝。她万分沮丧,痛恨自己没用,方才不仅被他吓哭了,此时还不住地打嗝,既影响说话的连贯,又影响说话的气势。
    祁凤翔看着她,默然良久,忽然笑了一笑,道:你还真是不经吓。
    苏离离往日惟觉他笑里藏刀,此刻却巴不得他戴上这副假惺惺的面具,正在脑海里搜刮着话来答,祁凤翔已递过一杯白水,喝水。
    苏离离接过来,一小口一小口连续地喝了下去,放下杯子,打嗝止住了。一下子安静下来,苏离离倒不知该说什么好。
    祁凤翔却又倒了一杯水,自己抿了一口,自语道:我曾经听一个大夫说,打嗝是因为紧张。看来果然不错。
    苏离离呵呵假笑了两声,那是因为你用刑讯bī供来吓我。她把吓字咬得格外jīng准。
    其实审讯女人,不必让她痛苦。他眼神暧昧,眼角的线条流出神韵,而该让她快乐。可惜你不是女人,顶多算个孩子。
    孩子就孩子吧,不跟他做无谓的挣扎,以免惹祸上身。她gān笑道:那是,那是,你相信我没有你要的东西就好。
    祁凤翔置杯大笑,且笑且答道:我不相信!我本可以杀了你,也可以让人审你。
    那那你为什么不?苏离离问出来就想打自己耳光,真是找死。
    因为我答应过别人。他收了笑意,只剩一派清冷和煦。
    苏离离渐渐睁圆了眼睛,谁?
    祁凤翔不答,苏离离也顾不上怕他,一把扯住他袖子,是不是木头?祁凤翔袖口洇染着团团血色,由深及淡,似桃花雾雨,手腕上猩红蜿蜒如渠,虎口伤处却已止住了血。他皱眉看看那只手,道:你可知道皇上是怎么死的?
    被鲍辉杀死的。
    他摇头,是你那个木头杀死的。
    苏离离这么久以来,骤然得到木头的消息,微渺的期待与难以置信叠jiāo冲突,竟愣在了那里。
    祁凤翔淡淡道:鲍辉虽有不臣之心却没那么蠢。弑君会成为天下诸侯群起而攻的借口。皇上bào死,无论是不是他做的,都可以算在他头上了。我和江和木头定了个约,他替我杀皇上,我替他杀鲍辉。
    苏离离蓦然想起祁凤翔定的那具棺材,木头亲自刻了符咒,刀刀峻峭,要让鲍辉永不超生,他和鲍辉有仇?
    祁凤翔点头笑道:有仇,家破人亡之仇。
    他是谁?
    哈哈哈哈,你和他朝夕相处两年,竟然问我他是谁?你真是单纯得像个傻子。他笑得肆无忌惮,骂得痛快淋漓。
    苏离离默然,她确实该被嘲笑,不明不白地救了一个人,到头来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然而她忍不住要问:他在哪里?
    祁凤翔顿了一顿,才道:我也不知道。
    苏离离审视他的表qíng,一无所获。木头杀了那昏君可皇帝岂是这么容易杀的,时绎之武功如此高qiáng,这样的人皇帝身边还不知有几个。她突然紧张道:他他是不是死了?
    祁凤翔颇不耐烦,没死,也许他另有事做。
    扶归楼头,欠钱君说,还找别人做什么,我去就是了。祁凤翔说我没有合适的人,不行,必须得有十足的把握。苏离离灵光一现,忽然就回过了神来,他和鲍辉有仇直接杀鲍辉不就完了,为什么要和你定下这个约定,替你杀皇帝,让你替他杀鲍辉。
    祁凤翔叹道:你真是蠢得让人想打你。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知道,兴许是想替你报个杀父之仇,顺便跟我叫板,迫我答应不许伤了你。
    可他叫我不要相信你,他自己却信你?苏离离万念之中,慌不择言。
    祁凤翔微眯起眼睛,望进她眼眸,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只对值得信的人守信用。他正是少数这样的人之一。见苏离离听得愣愣的,手指在她眉心一划,看白痴一样怜悯地问:明白了么?衣裾轻拂,转身到船头上去了。
    苏离离犹自发呆。木头原来什么都知道,他知道祁凤翔盯上了苏离离,才与他定约不许伤她。为了这个,他替祁凤翔杀人,为她报仇。祁凤翔果然也杀了鲍辉,果然也按下天子策的秘密,没有当真bī迫于她。可是木头呢?木头在哪里去了?一时只觉得杂念纷乱,耳中渐有万马踏蹄般的轰鸣,鼻梢仿佛嗅到了尘土飞扬的味道。
    苏离离猛然自发呆中醒转,钻出船舱,见祁凤翔临风而立,衣袂飘飞,注目远方。苏离离顺着他目光看去,西南方远远的地平线上,太阳将出未出,大队的骑兵暗云一般压来。苏离离惊道:什么人马?
    祁凤翔的目光却幽森辽远,平静得出人意料,幽州戍卫营。淡漠的语调像蛰居的豹,潜藏着万千杀机:为战之略,需谋全局。一招既出,岂能随意更改。陈北光如此庸才,即使坐踞一方,也不足为我对手。
    他伸出手去,染血的手指盈盈舒张,晨晖明灭间,稳静的姿势像开出了一朵佛光潋滟的红莲,却衬在暗沉杀戮的背景上。苏离离从旁看去,仿佛已触到了烽烟征尘的厉烈快意与凌驾万物之上的悲厌冷清。
    祁凤翔太过复杂莫测,苏离离瞬间明白,自己永远不是他的对手。扶归楼一时的巧言令色,恍若隔世,幼稚无比。苍穹之下,风尘之上,人如飘蓬无依。
    第六章 夜雨透关山
    苏离离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明媚,倒让她想起一个佛经里的故事。一人上山砍柴,路遇猛虎。惊急之中攀上岩壁一根枯藤,勉qiáng躲过虎口,却见头顶一鼠正在啃噬那根藤条。下有老虎咆哮,上有老鼠咬藤,危急中忽见眼前糙藤上开着桑葚。他摘下一枚一尝,觉得甘甜无比。
    艰难困苦固然充斥人世,细微处的甜蜜满足却令人心生欢喜。人生即使是一场大的破败,勘不破的人仍要经营小的圆满,比如苏离离望见这灿烂阳光,便一跃下地,跑出了糙屋。
    门前有大片的桃花,灼灼其华,让她心qíng大好。仰头看去,一片落英徐徐掉落,无声,却摸得到时光静谧的痕迹。耳畔有人清咳一声道:苏造办,今早营里来搬了箭矢。这是点的数,你签一下。
    哎,哎。苏离离接过来,哀叹连连,不知祁凤翔究竟做何打算。
    那天清晨,祁凤翔一跃上岸,将她扔在渭水舟中,临去只说了一句,好好呆在船上,敢下水我就让你溺死在水里。苏离离只好趴在船沿望断chūn水,终于等来了那位书生小白脸,正是扶归楼头哈将军。
    苏离离饥饿中见着熟人,虽是祁凤翔的人,也觉得激动了。激动之下脱口叫道:哈公子好啊。见来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苏离离想了半天,啊应公子。
    应文摇头轻笑,苏姑娘好。
    应文办事缜密,有条不紊。当即找来舢板,将苏离离带下船来,安顿在桃叶渡旁边的小镇住下。祁凤翔大军当日便驻在渭水南岸,使手下大将李铿去攻陈北光屯粮糙的成阜。陈北光一面亲自修书来质问祁凤翔,一面手忙脚乱调兵抵御。祁凤翔拿到书信扫了一眼,笑了笑,随手撕了。
    应文第二天带给苏离离一纸任令,乃是祁凤翔手书,命她为箭矢造办主管,盖了右将军大印,下辖一百个工匠。苏离离见令,哭笑不得,辞受两难。应文道:苏姑娘不必为难,祁兄用人自有道理。让你造办,你就照办吧。
    苏离离莫名其妙地上任了,官邸就在桃叶镇的这片糙屋里。上任之后发现祁凤翔哪里是眼光独到,简直是剥削压榨的本xing不改。箭矢造办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难得一个jīng细。
    箭矢在战斗中消耗颇大,每人每天要造箭百支以上,按造箭支数记账行赏。不同的箭头有不同的she程,箭杆的削凿,箭羽的偏正,都是影响she击效果的东西。偏偏苏离离做惯了木工活计,触类旁通,半天不到,熟练已极,监督造办,一眼看出优劣。
    营中各部每日往来搬取点数,需要详细记明,账册繁琐。偏偏苏离离记惯了账,谁家做什么样的棺材,什么时候取,做到什么程度了比这箭矢制造繁琐得多。于是她一经上任,便万分胜任,少不得cao劳辛苦。
    闲暇之时,仰天长叹,小时候没见八字带官杀,怎么在军中做起官来了。一时高兴,将那剩的木料敲敲打打,研究尝试了数日,做出了一具一寸长的小棺材,盖、帮、底俱全,还上了漆,和真棺材无异,只是尺寸玲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