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

      人对着陌生景致,便易生出感叹,苏离离正幽幽一叹间,祁凤翔提着一壶水进来,给她搁在桌上,苏姑娘叹气做什么?苏离离见他动手泡茶,忙站起来,又不方便夺他手中水壶,只好站在一边,支吾道:你这六安瓜片可是正品,现在市面上假的多。只是一路怎不见你喝?
    祁凤翔撩衣坐下道:六安茶汤色翠亮,香气清高,原是张师傅爱喝,我却不爱。
    那你爱喝什么茶?苏离离不敢劳他再奉上茶碗,自己赶忙端过来。
    祁凤翔淡淡道:我不爱喝茶,只喝白水。
    苏离离奇道:那那可就俗大了,仕官一族不是一向认为白丁粗人才那么喝。
    祁凤翔望着窗外天色,目光悠远道:白丁粗人的喝法才是好的,所谓清水至味。他慢慢回转目光,却疑道:你gān嘛这么看着我?
    苏离离的表qíng说不上是什么意味,抿了一口茶,似轻叹道:也是,白水有白水的好处。
    祁凤翔注视她片刻,眼睛眯了起来,正要说话,张师傅在门口叫了一声公子出来一下。祁凤翔看了一眼,还是接着把话说完道:白水虽有白水的好处,我给你泡的茶却是可以放心喝的。说罢,起身出去,与张师傅在走廊上耳语。
    苏离离默默品着茶味,心里奇怪。这个祁凤翔怎么像会读心术似的,她的意思他就这么能领会。白水易尝出有无下毒,难道他被下过毒?自己又偏去多那么句嘴,把他话里深意提起来。她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定要装傻,不可跟祁凤翔深jiāo。
    这一路苏离离扮作家丁小厮,张师傅扮作老仆,而祁凤翔则像一个殷实人家的公子爷。张师傅与祁凤翔的关系也很奇特,似乎就是私人幕僚,却不是下属与主子,仿佛有那么点如师如友的味道。
    门扉上叩响一声,祁凤翔站在门前道:下来吃饭。
    三人走到楼下大堂,稀稀松松坐着几个人,都似江湖路客。因天下不太平,有的还带着刀剑。祁凤翔并不看那些人,就桌坐了,举箸吃饭。苏离离四面扫了一眼,却被角落里一个虬髯大汉吸引住了目光。
    那人低着头,面前摆着牛ròu烧酒,时不时地啜一口,并不着急,像是在等人。苏离离一直看他,冷不防那人头一抬,目光扔刀子一般向她投过来。她赶紧回过头来,跟着吃完了饭。外面雪已停了,祁凤翔手指一点,你,跟我出去走走。
    苏离离乖乖跟上,踏着岸上薄雪,只见一派暮色苍茫,水天相接,万物寥廓蛰伏,像博大的旧时光,触绪回肠。只听祁凤翔吟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苏离离心里叹了一声,有出息的人和没出息的人果然天差地别。入眼景致一样,感想却迥异。
    她蓦然想起七夕生日那天,祁凤翔站在护城河的石桥上,眺望城郭起伏。三个月后,便马踏京师,弓开劲旅。如今他站在这渭水河边遥望,莫不是有侵吞冀北之意。可他何苦孤身犯险,还把自己这个无名小卒搭上?
    祁凤翔一回头,见她躲寒母jī一般缩在那里,目光呆滞,神魂半去,失笑道:你冷么?
    苏离离点头,祁凤翔凑近她身边,捏了捏她肩膀,衣服是薄了些。这里的被子也不知够不够,晚上穿着睡吧。他眼波闪处,别有qíng致。
    苏离离愣愣地听着,祁凤翔拉了她手腕往回走,笑道:你这人有时看着呆得让人无语,心里却还算明白。早些回去歇了吧。两人回到大堂,食客已尽,那个虬髯大汉却还坐在那里埋头斟酒。
    见二人迈步上楼,那人忽然用筷子敲桌,声音苍洪,唱道:四月南风大麦huáng,枣花未落桐叶长。青山朝别暮还见,嘶马出门思旧乡。东门酤酒饮我曹,心轻万事如洪荒。腹中贮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糙莽。
    他眼睛随着二人的身影从楼下盯到楼上,祁凤翔目不斜视地推开苏离离的房门,仿佛没有听见那人唱词,一手将苏离离送进房中。苏离离已忍不住笑,故意大声道:公子,你听那人唱的词颇有风骨。
    祁凤翔唇角噙着笑,却将声音放平,道:他八成喝糊涂了,正值寒冬,哪来南风大麦huáng。伸手带上苏离离的门,正眼也不看那人,往隔壁自己房里去。
    虬髯汉子站起来,大声道:诶不肯低头在糙莽啊!
    砰!祁凤翔的门也关上了。
    楼下安静了片刻,听楼下那人惆怅道:妈那个巴子的。
    苏离离在房中笑得打跌。这人必定知道祁凤翔的身份,想要毛遂自荐,偏偏荐得不伦不类。还腹中贮书一万卷,只怕最后一句妈那个巴子才是本色吧。苏离离找了一件单衣出来,穿在外衣里面御寒,聊胜于无。chuī熄了灯,抱了包袱,依祁凤翔之言和衣上chuáng,窝在被子里,却不闭眼。
    果然二更时分,窗户一响,苏离离陡然坐起,祁凤翔转瞬已到她身前,一把按在她肩颈,示意她噤声。随即将她挟在腋下,飞身从窗户跃了下去。苏离离只觉一阵失重,脚落地的瞬间一个趔趄,祁凤翔就势将她往地上一放。苏离离屁股着陆,毗邻jī窝。
    那jī被惊,正作势要扑腾,祁凤翔五指一散,有什么暗器出手,一阵细微的钝响,一窝jī立刻趴下不动了。祁凤翔作手势,令苏离离就在此地,不要动弹,转身陷入夜色。
    片时之后,祁凤翔回转,伸手捉起她跃出旅店围墙,向左飞奔,到一片糙笼处,将苏离离扔了进去,自己也藏身其中。两人趴在糙笼里,苏离离忍不住抓住他胳膊想说话,祁凤翔竖指示意不要说,指她看旅店的方向。
    只见刚刚还悄然无声的旅店二楼,已燃了起来,为首的正是他三人的住房。冬日天gān物燥,木制楼板一点即燃。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再添点油硝硫磷,立时烧得呼呼作响,虽隔着这么远都觉得炽焰bī人。
    那客栈燃了半柱香工夫,前面岸口忽然便聚了十余名蒙面黑衣之人,鬼魅一般悄无声息。为首那人蹙眉望向燃烧的旅店,道:人跑了,找找。
    其余人等四散搜索,借着掩映火光,一人遥指水面,那边有船,正往对岸驶。
    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呼哨,一群人足不点地奔向上游寻船截杀。
    祁凤翔看那群人走远,笑得嘲讽无比:一群傻子,人如其主。
    苏离离小小声道:我们还不走?
    她话音刚落,岸边一个声音bào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杀那旅店里的贵人!
    二人扒开糙笼看去,却是傍晚那个虬髯大汉堵住了那群黑衣人的路,拔刀相指。黑衣人更不答话,三人出手,向他攻去。那人武功明显比脑子管用,刀法大开大阖,一一挥洒开去。剩下那十余名黑衣人却不管他,继续往上游去了。
    祁凤翔看着那几人相斗,神色从讶异到不悦,yīn晴不定。他们四人纠缠在此,苏离离与祁凤翔便出不去。苏离离只觉身边风一掠,祁凤翔已站在场中,劈手夺刀打倒一个黑衣人。反手再一刀,割断了另一人的喉咙,却还是晚了一步。剩下那人将一枚火红的焰火放上了天,随后倒在了祁凤翔的刀下。
    虬髯大汉见是他,神qíng大是激动,一抱拳正要说话,祁凤翔断然道:跟我走!回身挥手叫苏离离出来,一面往下游奔去。苏离离连忙爬出糙笼,跟着他跑。祁凤翔还是拎了她衣领,健步如飞。
    约行了一里,下游一点灯火,却是一条小船泊在岸边。祁凤翔拎了苏离离涌身而入,虬髯大汉跟着跳了进去,张师傅接住,道:开船吧。竹梢一点,离岸而去,只扯了帆顺着往下水走。船行如飞,料得别的船马都赶不上,苏离离呼出一口气缩在了角落。
    船里却还有一人,四十来岁年纪,面色焦huáng,神采奕奕,当先见礼道:三公子许多时不曾到渭水,今日一来便遇险受惊了。
    祁凤翔眼睛如暗夜里的豹子,凶狠而优雅,却带着笑意回礼道:两年不见,方堂主还是这样见外。上游的兄弟应该没事吧?
    那位方堂主对祁凤翔很是恭敬,答道:不碍事,我们在这水上惯了,那几个人容易甩脱。
    祁凤翔点点头道:如此多谢,上复huáng老帮主。他日我定到帮中回拜他老人家。
    方堂主连连摆手,三公子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在下一定转告帮主。公子若还有吩咐,只管告诉,若没有,我且回堂里。公子一路顺风。
    祁凤翔点头说了一个好字。那方堂主竟推开舱门,纵身就跳进了冬日刺骨的江水,连水花都没激起来,就这样没入水中不见了。
    虬髯大汉大惊,指着水面道:沙沙沙河帮?
    祁凤翔颔首道:是沙河帮,你又是谁?
    那虬髯大汉忽然一跪道:小人王猛,是这山上的糙贼。听说祁三公子仗义疏财,jiāo游天下,所以想来投奔。
    祁凤翔道:王兄要投我,有什么要求么?
    王猛连连摇头道:无有,无有。我孤身一人做山贼做了好些年,却是没头苍蝇一般乱蹿。qíng愿投在公子军中效力,上阵杀敌,遇险当先,别无要求。
    祁凤翔修长的手指抚在膝上,文质彬彬道:是谁叫你来投我的?
    王猛啊的一声,犹疑不定。
    祁凤翔又道:就是那个教你念不肯低头在糙莽的人。
    这公子英明,确是那人教我这样说,可可他不许我说。
    祁凤翔沉吟片刻,道:你可以不说,只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是。
    这人的住所你是否知道?
    是。
    是否在渭北?
    是。
    是否陈北光部下?
    不是。
    祁凤翔收手道:很好,那么到了渭北你带我去他住处便是。你什么都没说。
    王猛愣了一愣,似乎觉得不妥,又似乎觉得自己确实什么都没说啊,一脸错愕状。苏离离腹中暗笑,就你这样子,跟这狐狸玩弯弯绕,怎么都能把你给绕进去。
    冷不犯一件衣服兜头盖来,苏离离执起一看,是件厚棉衣。祁凤翔刻薄道:穿上吧苏大老板,冻死了还得给你搬尸回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