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页

      为什么他只会夸赞着、甚至手把手教着那个新来的中原中也。
    为什么……
    不知源头在哪里的流言蜚语渐渐地四起,他会知道吗?会和以往一样简单粗/暴而又直接了断地解决,安羊我们全体成员的心吗?
    不,他没有。他选择离开。哪怕被激烈地指责辱骂是叛徒时,他头也不回地领着柚杏走了。
    为什么就不能像以前一样……
    为什么明明大家都很快乐……
    是因为中原中也的到来打破了平衡吗?是他夺走了你所有的目光。
    是他。
    哪怕再次重逢在街角时,白濑依旧很冷淡地擦肩而过,连半点眼神都不肯分点给我们。哪怕我们故意吵得凶狠。
    啊,完完全全被忽视了。
    好不甘心。
    如果是中也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这样冷漠地对待他吗?
    事情越发地变得犹如脱了僵的野马,连第二任羊王也走了。他选择与白濑同样的漠视离开。
    失去了庇护的羊如同散沙,虽说没有人来恶意报复,但是都采取了与羊王们同款的漠视。
    被风吹倒的散沙分裂开来,有的运气不好在那场龙头战争时就…运气好的就和他混得一样,成为了酒保之类,勉强能养家糊口。
    回过神的小林泉把最后一个酒杯擦拭干净后,轻轻地走到那位烂醉如泥的满身缠绕绷带的男人身旁,“先生,醒醒,我们店铺要关门了。”
    等将男人送走,他就可以回家陪陪熟睡的妻儿了,小林泉想起妻儿不由得露出微笑,口中一直试图把醉鬼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