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页

      但他似乎也不在意父母的冷落,在定罪前他就沉默地呆在被扣押的一方小天地里,按时睡觉、吃饭、发呆。
    唯一让叶绍卿感到难受的事情,大概就是叶昕柔没有来找过他。
    然而当狱警把叶昕柔给他的信交给他后,叶绍卿读完信,却崩溃地朝着狱警大喊大叫起来,双手死死扒拉着监狱门的圆杆,眼眶里更是布满红血丝:
    “快去救救我妹妹!她生了死志!她会死的!”
    “快来人,叶昕柔想寻死,你们快去阻止她!”
    狱警听到动静后安抚了叶绍卿,并迅速联络了关押叶昕柔的警方,但为时已晚。
    叶昕柔去赵家的半路上,就买了毒药藏于自己的内衣,在假装休息的时候,叶昕柔避开监控吃下了毒药。
    警方发现的时候,叶昕柔已经没有了呼吸近半小时,回天乏术。
    ……
    叶佩没想到自己再次听到叶昕柔的消息会是在a市日报的头条新闻上。
    虽然叶佩也曾恨拐卖自己的肇事者,但看到新闻里叶昕柔居然开车谋杀了当年掉包案件的主谋又自首完选择自尽,她心里却升起一丝惋惜之情。
    叶昕柔……其实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孩子,如果她想开点,不那么在意叶家的身份,或许就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吧……
    “佩佩?”
    “嗯?”
    叶佩放下早报抬起头,眼里的叹息还没消散,就见李明哲忽然脸色不对:
    “你怎么了……干嘛忽然阴沉沉的模样,怪吓人的。”
    叶佩嘴里说着害怕的话语,面上却一点儿没有恐慌的模样,一年多时间相处下来,她再也不是那个曾经对李明哲存在忌惮的皇后叶佩了。
    “你不是说我离开的日子你每天就待在屋子里刷题吗?”
    李明哲同样看到了报纸,但他并不关心叶昕柔的死活,反而被叶昕柔罪名里其中一条拐卖叶姓少女差点儿致其被害给惊到了。
    一想到他不在的时候叶佩曾经遇到危险,差点儿被拐被伤害,一阵阵的后怕就宛若钝刀穿插着李明哲的心脏,叫他整个人都控制不住颤抖。
    额……
    叶佩没想到自己善意的谎言会被发现,面对李明哲的质问,她“呵呵”干笑两下打算转移话题。
    然而她还没找到合适的其他话头,李明哲却忽然上前紧紧抱住了她。
    “你当时的时候肯定很害怕吧……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佩佩,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叶佩被抱得呼吸有些不畅,她原本想推开一些李明哲,但还没动作,却感受到李明哲浑身的颤抖,以及她肩膀上细微的湿润。
    李明哲……这是……为她流泪了吗……
    叶佩没想到李明哲竟在意她到如此地步,一时间心脏软地一塌糊涂。她不再反抗,反而也拥抱住了李明哲,轻轻柔柔地一下下抚着他的后背:
    “我没事,一发现不对我就联系了你派给我的保镖让他报警了,我一根头发丝都没少,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
    见李明哲身上的肌肉稍稍放松下来,叶佩这才假装难受地轻呼:
    “李明哲,你抱得我太紧,我快要窒息了。”
    大概是叶佩的惊呼唤回了李明哲的神志,他一下松开了叶佩。
    不过也是在那时,李明哲反应过来自己脸上有什么,所以在叶佩盯着他瞧的时候,李明哲迅速背过了身去,尴尬地边用袖子擦边道:
    “以后遇到危险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管我能不能赶到,都要告诉我知道吗?”
    叶佩瞧见李明哲双手开工猛擦眼泪的狼狈样,心里却甜得跟沾了蜜糖似的:
    “知道啦!”
    说完,叶佩情之所至蹬掉了拖鞋站上沙发扑上了李明哲的背,并用手臂勾住李明哲的脖子,探头给李明哲还有些潮湿的脸颊来了个啵啵。
    李明哲在尴尬中,意外得到叶佩的吻。
    心里翻涌的情绪还没彻底平息,背上的人儿又主动来招惹他,忍了好久都没在叶佩清醒时候索吻的李明哲,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把叶佩扯下扔沙发上,然后倾身扣住叶佩的肩,低头吻了下去。
    窗外浅金色的朝阳透过窗户铺洒进屋内,带起零星的漂浮的尘埃。
    清晨不算燥热的微风拂过阳台上生长茂盛的绿植,静悄悄来,又红着脸颊悄悄离去。
    阳光温淡,岁月静好。
    ……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