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页

      知道叶昕柔不想惊扰叶江海,司机出门后还压低了声音问叶昕柔。
    “把车钥匙给我。”
    叶昕柔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到私家车后座上,反而朝司机伸出了手。
    “小姐你要车钥匙干嘛,你还有十几天才生日呢……”
    司机拿出了车钥匙,但并没有直接给叶昕柔,反而劝了一句。
    然而叶昕柔此刻却没有心思与司机解释,从包里拿出所有的现金放司机手上后,她一把夺过钥匙:
    “不要管我。”
    说完,叶昕柔便开锁上车直接驾驶汽车离开了叶家。
    去年暑假的时候,叶昕柔就跟着叶家司机在偏僻的街道学习过开车,所以司机对于叶昕柔会开车倒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往常叶昕柔驾驶时他都在一旁指导,这次叶昕柔却直接一个人把车开走了,司机心里冒出些不安,于是便在后面喊了句“小姐你小心啊!”但都被私家车的车窗隔离在车外,不过就算车内的叶昕柔听见也不会在意。
    ……
    叶昕柔独自驾驶着汽车并没有驶去繁华的街道,反而来到叶家十分钟路程的赵家别墅外。
    “汪郑梅,我在你家外面,你出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给你五分钟时间,不然我就进去把你做过的事情告诉伯父。”
    停下车后,叶昕柔摸出手机给汪郑梅发了个信息。
    车子没有熄火,叶昕柔在收到汪郑梅回复后便安安静静地等待在赵家别墅外,她手心握紧了方向盘,脚虚空悬浮在油门上方,整个人精神紧绷,仿佛一只正在等待猎物上钩的猛兽。
    赵璟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爸爸自己出国的原因,所以赵父并不知道汪郑梅的事情。
    怕事情败露后家里的那位与自己闹离婚,汪郑梅找了个借口就独自来到别墅外。
    叶昕柔的车子停得不远,汪郑梅出门后叶昕柔还闪了闪车灯示意她过去,于是汪郑梅踩着高跟步伐匆匆就往叶昕柔的方向而去。
    在汪郑梅看来,叶昕柔一定是想通了过来找她要那张之前被扔到门外的银行卡的,所以往车子走去的时候,汪郑梅脸上的表情还挺放松。
    毕竟汪郑梅觉得叶昕柔如果想告诉赵父,那也不用约她见面了,直接把事情捅破更方便些。
    而且叶家如今已经破产,叶昕柔现在除了依靠她没有其他出路。
    但汪郑梅的所有自信轻松,都在离叶昕柔车子七八米远处凝滞了,因为她面前的车子,忽然就从静止状态朝她的方向开过来,而且车速越来越快。
    “叶昕柔你疯了吗?停车!你给我停车!”
    汪郑梅尖叫起来,人也开始调转方向想要朝旁边逃去。
    然而叶昕柔却并没有因为汪郑梅的逃窜放过她,一个转弯,叶昕柔的车头跟紧汪郑梅直直撞了过去。
    随着“嘭”一声巨响,汪郑梅被叶昕柔撞得卡在了赵家的院墙上,口吐鲜血瞬间没了气息。
    在赵家院子里的藏獒疯狂嚎叫出声之际,叶昕柔没有迟疑,迅速调转车头,驶离了赵家。
    车子一路往西,叶昕柔并没有去处理车子上的撞击痕迹与血迹,反而直接把车开到了警察局。
    叶昕柔去自首了。
    在赵家报警之前,她就把自己开车撞人的事情一五一十自首给了警方:
    “我刚才开车撞死了个人,是故意杀人。她是我的母亲,名叫汪郑梅,但她生下我后,并没有担负起养育的责任,还把叶家的千金跟我掉包了。”
    叶昕柔十分冷静地叙述,仿佛没有灵魂的娃娃,只淡淡讲述一个陌生人的事情一般,
    “她掉包了我与叶家千金后,自以为给了我一个美好的人生,于是十八年来从未来看过我一眼,自己却在京市赵家过着贵妇人的富贵生活。然而她不知道,抢来的人生总是要还的,叶家找到了自己的女儿……”
    “我曾经非憎恨叶家的真千金叶佩,觉得是她的归来夺走了我拥有的一切,但当汪郑梅出现后,我才知道……是汪郑梅这个罪魁祸首害得我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如果我一开始就没有与叶佩掉包,那么我被叶家放弃的时候就不会产生什么落差感,也不会在叶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不会爱上自己的亲弟弟。”
    “我恨她!所以刚才我亲自开车撞死了她。”
    叶昕柔交代了自己开车撞人的细节后,又跟警察坦白了自己雇佣迟金宝拐卖叶佩的事实真相。
    为了证明自己才是雇佣迟金宝的主谋,那件事与叶绍卿无关,叶昕柔准确说出了自己匿名发给迟金宝叶佩联系方式的时间以及内容,并称是她苦苦哀求叶绍卿,利用叶绍卿对自己的兄妹情让他帮忙顶了罪。
    警察取证后,叶昕柔被关押了起来。
    虽然叶绍卿会因为包庇顶罪被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相对于十年以上的罪名,那要轻很多了。
    叶昕柔十分后悔之前犯下罪行的时候没有认罪,害得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被连累。
    所以在被扣押后,她向警察要了纸笔,给叶绍卿写了封信。信的内容大致就是让叶绍卿在监狱里好好表现争取提早出狱,并希望叶绍卿出狱后放下过去、好好生活。
    ……
    叶绍卿被关押后,叶家夫妇因为家族破产的事情忙碌都没来看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