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咬,叫给我听(H)

      她躺在吊椅上睡着了。程翊躺在她身侧,搂着她的腰,看着她乖巧安静的睡颜,一直等到她呼吸声均匀,把她抱去了床上。去书房,坐在桌前打开电脑开始处理事务。
    处理完毕后,轻手轻脚走到岑焰清房间,睡相还挺安静,没有掀被窝。月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内,洒在大床上。床上的女孩侧躺着睡得很熟,程翊看了会带上门走了出去。
    第二天,他们一起去了熔岩隧道。海拔2631米的富尔奈斯火山,它的每次喷发,都有个规律可循。它喷发出来的岩浆,大都会流向朝东面的山坡,这儿的山坡,清一色如刀削般的绝壁。岩浆从绝壁上涌向山坡下,岩浆一旦冷却,便会在海滩上形成厚厚的渣堆,或凝固成熔岩地块。然而能在地块下面形成熔岩隧道的,并不多见。
    地面是一轮一轮的条纹甬道,洞壁上挂满了岩浆凝固成的各种造型,有如巧克力状的钟乳石,有如河流流淌过的波纹褶皱,有如鬼斧神工切割过得巨大石壁,还有如抽丝剥茧般的细小植物根须。这一切,都源自于火山岩浆流淌过程中的即兴创作。
    一个迷宫般奇幻的地下世界。
    他们在火山溶洞的尽头,熄灭头灯,屏住呼吸,数着远方潮汐的微响,默默地熬过黑暗时刻,他们向上爬着。
    上来之后,岑焰清发现在已经凝固的熔岩上开着一朵玫粉色的花,她刚刚在洞里看到了这些植物的根须。
    一个顽强绚烂坚韧的生命。
    她拿着相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她不禁弯了弯嘴角。她为这片绝境生命感到高兴。
    她拿着相机走在程翊后面。
    回到住处,她窝在吊椅里看杂志,程翊在厨房切菜做饭。她突然想到昨天的衣服还没洗,于是去卫生间洗衣服。
    程翊换下的衣服还在盆里,要不帮他一起洗了好了,她想。她打着肥皂搓洗程翊的衬衫,洗完才发现有点不对劲。衣服有些发皱,程翊的衬衫好像都是定制,应该不能这样搓洗,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衣服向厨房走去。
    “emmm.......对不起,我好像把你的衣服洗坏了。”
    程翊回头看见她手里拿着的发皱的衬衫,还没开口就听到:
    “要不赔你一件?”
    “没事,等晾干再说吧。”
    她晾好衣服后准备进卧室,程翊起身走过去,在她进卧室之前,就拦着她,扣在走廊上低头亲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客厅的灯调得暗。岑焰清被他压在墙上,一边的肩带不知何时滑落了。他的衬衫也解开了几颗扣子,性感强势。不知餍足地低头亲吻她裸露的皮肤,肩膀,锁骨。
    她的双手抵在他胸膛上,浑身发软。想侧头,他却顺势吻住她的脖子,这对于未经人事的岑焰清来讲实在太刺激,双手更加用力却无济于事。他的身体是滚烫的,眼睛幽沉。
    “没给人洗过衬衫,嗯?”
    岑焰清淡淡的嗯了一下。
    下一瞬被横打抱起,放在了床上,岑焰清双手揪着他的衬衫不放,微微的喘气。程翊望着这副惹人怜的模样吻的愈发狠,岑焰清透不过气,倒在床上胸口起伏,侧着头,发丝凌乱遮住了部分脸。
    程翊躺在她的身侧,撩开发丝吻她的脸,眼睛,嘴唇,含住她耳垂,轻吻她小巧的耳朵。一手从棉衫下摆伸进去,摩挲她的侧腰。
    扣住她的腰,向自己一带,使两人靠的更近,继而又吻住她的唇,手滑向后抚摸她的背,掌下细腻顺滑的皮肤,让他觉得还不够,他想看她沉浸在情欲的海洋里迷失自我的样子。
    他解开胸衣的按扣,大掌覆盖她的一只胸,揉捏,感到乳肉从指缝溢出。她的脸瞬间红了一个度,微微向后退,却被他紧紧扣在怀里。
    上衣不知何时被她脱了去,她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里,程翊俯身吻她的腰,再往上,轻咬她的胸,怀里的人微微颤抖。
    一只手顺着向下解开她裤子扣子,轻轻一扯,手隔着内裤覆盖在那处,轻轻抚摸按压,从内裤边缘伸进去,中指和无名指不轻不重的捻着,岑焰清睫毛微微颤抖,她忍住战栗,紧紧咬住下唇。
    忽然趁她不备,一根长指伸进去,湿热的感觉,但还不够,他的手指轻微的打转画圈,等她适应了一会,忽然手指弯曲,轻微弹了一下她的内壁。
    “啊”岑焰清头扬起,面容隐忍,伸出一只手去拉他的手臂,阻挡他继续。却见他愈发刺激她那处凸起。身下的人扭动的更甚。
    “那里,,,不要,嗯....”
    程翊脱下裤子,岑焰清撇见他腿间的勃起测过了头,他撕开避孕套,套在自己隐忍已久的欲望上,抵着她那处研磨着。
    双手握住她的腰,一个挺身,只进去了一部分,有一层薄膜阻挡。
    “程翊,疼......”
    程翊俯下身吻她,轻咬她的下巴,一只手在他们的交合处轻轻按着,画圈。
    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脸颊,轻吻她的双眼,下腹用力,冲破薄膜,挺了进去。
    “啊...啊疼,不要,你退出去”
    “好,我先不动”
    程翊忍住下腹快要爆裂的欲望,轻吻着她的眼角,嘴唇,含着她的舌头温柔的深吻。
    她那处包裹的他太紧了,她疼,他也不好受。
    等身下的微微平复,他下身开始慢慢抽动。
    “嗯...不要,疼,我不要了你走”
    “不要了,那我怎么办”说着,下身的欲望恶意的一下一下的戳着她内壁那处凸起。
    她美目圆睁,咬住她自己的手,不想发出声音。程翊直直的望进她眼底,去拿她的手。岑焰清咬着唇。
    “别咬,叫给我听,嗯?”他吻着她的耳朵道。
    ————————
    有人在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