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一千四百里

      来医院看伤员,理当带些礼品。
    小刘总垂眼看她手上,左手提补品,右手拿一束康乃馨,左右来医院就送这些东西了。李洛神没敢问刚刚那两人是什么人,只觉得还是不
    问为好。
    小刘总也不愿说他的两个哥哥。
    总之洛神多少猜得出来。
    她先和小刘总寒暄一会,才旁敲侧击打探曹兰舟的下落,她不能让小刘总知道这事,直觉告诉她结果一定不好。
    曹部长也不见曹部长来看看您?
    他,来不了。小刘总没察觉,我在这边没有多少真心朋友,他是回去给他爸送完最后一程,你记着等他回来,做事小心些,他心情恐怕不
    好。
    李洛神的脸唰白了。
    小刘总以为她是怕挨训,没事,你这不是在我这吗?
    嗯。
    洛神不由得有些怨,为什么不和她说呢?而她自己那阵子,居然也丝毫没有察觉到曹兰舟的怪异她以为他只是太累了,这下,她忽然明白
    那天他在办公室里那副疲惫的模样,还有临走那句,想她。
    假如能够立刻看到他,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他的身边。
    原本不那么强烈的感情,一丝丝随着裂隙扩散。
    刘总。李洛神忽然开口,我有个事求你。
    小刘总觉得正是一展雄风的好机会,拍着胸脯保证:什么事,那不在话下。
    我有件事要去办我想让您帮个忙,我老公那边您帮我拖着。什么理由都行,这件事情很重要。
    直觉告诉洛神,那个人需要她。
    假如这一次无法赶到他的身边,将会永远失去他。
    李洛神下楼的时候,那两个男人还没离开,他们刚刚走到楼下,似乎还在驻足谈论什么,而有个院长似的人物和蔼地站在他们的身边,气
    氛和睦。
    不过和她没什么关系,她对小刘总的家人也不感兴趣。她得先回家,拿到她的身份证。
    她刚走出去。
    两个男人停止了谈论,而院长也适当地寻了由头离开。灰西装这位男士眉梢一动,那小痣似乎也精细妖气,不过他显得格外冷漠,大哥,
    我知道她是谁了。
    小弟的心上人?被唤作大哥的青年不苟言笑。
    嗯,不过人家的心不在他这。
    他那是贱的。大公子说。
    何必这样说自家人呢?
    我有说错吗?他是刘家的蛀虫和垃圾,如今爸爸知道这件事之前,还得我们给他擦屁股。大公子两片薄唇拉出轻慢的弧度,爸爸那么看重
    脸面的人知道这件事的话,会打死他的。
    二公子耸耸肩,倒是无所谓。
    还有一个办法,让他早点断了心思,不然他这种人,到了社会上就是社会累赘。
    哪天得死在哪个下水沟里。
    大公子对自己的血亲没有丝毫温情,这样冷酷的形容几乎不可能出现在手足之间。
    二公子用指甲刀细细磨指甲,从头到脚每一根发丝都是无可挑剔的,大哥你可真会说话。
    *
    请出示您的车票。乘务小姐来到座位边上,笑容甜美。
    戴口罩的女人摸索一番,给出了车票,跟做贼似的,从上车到现在没露脸。只能看到可见的半张脸,挺柔和,眼睛不算大也不算小,是丢
    进人堆里也找不到的。
    六点发车,一天一夜直抵魔都。
    小刘总的话里,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人。
    她做了平时第一次最惊世骇俗的事情。她带走了身份证,买了一张到魔都的车票,背着背包只带简简单单一点钱,不远千里去见一个人。
    背着丈夫,背着所有人。
    大概在他们眼里,自己这样老实懦弱的女人,哪怕捅破了天也做不出这样类似离家出走的大事情。李洛神自己也害怕,一颗心肝七上八
    下。
    生怕什么时候,丈夫从乌泱泱的人群里出来,一把抓住她的手硬把她抓回去。
    她的手满是汗水,汗水浸湿了车票。
    乘务小姐摸到湿润的车票,诧异地多看她一眼,又看她低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模样。
    这位女士,您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李洛神连忙摆摆手。
    还有几个小时,陆逐就要回家而那个时候,他就会知道自己离开的消息,她实在不敢想象那时候的画面。
    她定了定神。
    我来了。
    按下发送键。
    曹兰舟也看到了这条消息,只是没有在意,疲惫已经使得他的身体冰冷。他所憎恶的父亲就在刚刚失去脉搏,机器人般的母亲鲜少地露出
    悲伤,一切都让他窒息。他坐在座椅上,心脏隐隐抽痛,他觉得自己要么要疯了,要么要死了。
    他不知道,李洛神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预感,独身从一千四百里外来到陌生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