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页

      楚毅往后继续翻了翻,再一瞥那本厚厚的新华字典,心里渐渐有了数,他扭头瞧着林小松,指着上头的一个字问:“这字念什么?”
    林小松凶巴巴道:“旁边有拼音,不会自己看啊。”
    “哦,看见了,读yín,楚籽烎,这个‘籽’我认识,这不鲁花菜籽油的‘籽’嘛,咱们家做菜用的那个。”
    林小松抡拳头捶他:“讨厌,你不准看了。”
    楚毅乐得不行,却一本正经道:“‘楚烎’还行,这个‘楚籽烎’不好听,现在满大街都是什么子轩子皓的,跟风也就算了,还弄个‘菜籽油’的‘籽’,你儿子以后识字了肯定得嚷嚷着去改名。我看要不就叫‘楚烎’吧。”
    林小松左右手齐开工,趁着他松懈一把夺回手账本,然后塞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小声咕哝:“你妈不是找人给他算好了。”
    “不听她的就是了。”楚毅长臂一伸,直接把人揽进怀中,“我拍板了,就叫‘楚烎’,主要还是我这姓好听,给名字加了不少分。”
    林小松心里开心,面子上还却装得若无其事:“随便吧,叫什么不是叫。”
    楚毅低头瞧他,忍不住又笑了:“真随便叫啊?那我可叫他‘楚烨’了。”
    “滚开,你一回来就没好事。”林小松装装样子打了他几拳,无关痛痒的。
    隔天,楚毅抱着孩子去派出所上户口,大戳一盖——“楚炜烎”。
    两丫头喜欢喊他“小团子”,宝宝但凡哭闹,乐乐就喜欢逗她弟弟,“小团子,你怎么又哭了。”平平到底大了些,时常笑话她:“笨蛋,小孩子都会哭的。”
    坐月子的人容易感性,林小松只要见到那两丫头扒着襁褓看,眼眶总会无端地为之一热。
    第105章 番外四
    林小松八岁的时候,随他母亲来过一趟北市,当时是为了走亲戚。
    林母出了火车站寻不着路,拉着儿子一路走一路问,林小松发育迟缓,瞧着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走累了,随他妈坐在公交站台的椅子上歇脚。
    “妈妈去前面看看,你乖乖在这儿等我。”
    林小松点头,心里怯得很:“那你快点回来。”
    林母顾不上儿子,捏着写有地址的纸条逢人就打听,背影越来越远,直至拐个弯,消失在林小松的视线中。
    五月的晌午,北市还是有些热的,林小松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抱在怀里,对面马路上,走来一对夫妻模样的中年男女,站了一会儿,女的低头问林小松:“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
    林小松抬起眼睛,里面尽是没见过世面的天真与胆怯:“我在等我妈妈。”
    女人冲身旁的男人使了一下眼色,两人立时换了殷勤笑容,女的说:“我知道你妈妈在哪儿,跟我们走吧。”
    “她在哪儿?”
    男的扬脖子随意指着前面的一家超市,说:“就在那家超市里给你买东西呢,她让我们来接你。”
    林小松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背好小书包打算跟他们走。
    一个穿校服的中学生突然走了过来,越过那对中年男女,直接问林小松:“你认识他们吗?”
    林小松紧抓着书包的两条背带,盯着眼前的男生看了会儿,“他们是带我去找我妈妈的。”
    女人松了口气,笑面虎似的,“对,我认识这孩子的妈妈。”
    男生反手将手里的空水瓶子投进一旁的垃圾桶,大概是嫌热,撸了下右边的校服袖子,女人以为他是要打人,下意识地往后一缩,神情鬼祟。
    男生了然,不着痕迹地撩了女人一眼:“那你告诉我,他妈姓什么叫什么。”
    打后面又奔过来一个男生,手里拿着两杯冰可乐,嘬着其中一杯,吊儿郎当地说:“楚毅,我刚看见隔壁班的女班长了,就给你塞情书的那个。”
    女人回答不上来,眼珠子咕溜一转,拽着林小松的胳膊往自己身边拉,“走,我们这就去找你妈妈。”
    楚毅撸起左边的校服袖子,动作幅度不大,但瞧着有点故意滋事的意思,“前面就是派出所,不想惹麻烦就把这小孩松开。”
    林小松嫌这女人攥得自己手腕疼,扭了几下,挣脱了,跑到楚毅身后猫着。
    同伴男生看出点名堂,压低了声:“这俩儿是人贩子啊?”
    女人反应激烈:“嘴巴放干净点,谁是人贩子!”
    同伴男生比之更激烈:“吼你妈呢,小爷说的就是你!”
    男人察觉出面前的两个男生不是善茬,拉着自己的老婆讪讪地走了。
    林小松从楚毅背后绕到前边来,仰头看着他,“哥哥,谢谢你。”
    同伴男生笑了笑:“嘿,这小孩儿还挺聪明。”说着拍了下林小松的脑袋,“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俩儿是坏人啊?”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谢谢。”
    林小松舔唇傻笑,两个小酒窝显出来。
    楚毅当时的个子已经蹿到一米八二,依旧是寡言少语的死样儿,神情里写满了不耐烦,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懒得交代,拎着同伴的衣领就走。
    林小松认定了他们是好人,一颠一颠地跟上去。
    高中生和小学生之间有着天然鸿沟,比东非大裂谷还宽,穿过吵嚷的人流,楚毅终于停下来,转身看着他:“别跟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