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页

      林小松也替他高兴,这厢拎着保温盒去医院,走路上觉得今日阳光甚好,心情也跟着舒爽。他在饭点之前到达住院部楼下,给楚毅发了条微信,等了会儿,没回,乘电梯直接上去。
    他们科里的人说他带朋友看病去了。
    林小松打发闲暇,把金钱树搬到窗户那边晒晒太阳,又拿出从家里带过来的相框,各种角度挑了挑,最后摆在靠墙那面。
    第91章
    楚毅的声音从走廊上传过来,愈来愈近,林小松歪头看过去,笑容都已经摆好挂脸上了,瞧清楚是在跟谁说话,立马又敛了回去。
    “这种情况用不着住院,别想太多,保持好心情最重要。”楚毅甫一抬眼,稍微愣了下,视线移到保温饭盒上,“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
    林小松酸溜溜道:“怎么没说,我给你发微信了。”
    楚毅掏出手机看了眼,即又收回,“没注意,下次直接打电话。”
    所谓“朋友”原来就是顾旭阳,林小松记得这人,楚毅的前男友,结婚那天送过楚毅一支派克钢笔,里面还附了张卡片,写有“新婚快乐”几个字,行楷字体,字迹端正,一笔一划似乎下了很大力气,力透纸背,可见笔者当时心意诚挚。楚毅没有用钢笔的习惯,那笔就一直摆家里落灰,林小松估摸着,他俩以前有写信传情的习惯。
    顾旭阳对着林小松微一点头,继续说:“上回体检的医院也说没什么事,我就是不放心,今天特地请了半天假。”
    楚毅轻轻“嗯”了声:“就这些,你下午不用再跑一趟,等检查结果出来,我拍了照片给你发过去。”
    “谢谢,那我先走了。”顾旭阳再次冲林小松点点头,准备走,复又想起了件事,“赵瑞有没有跟你说,他爸妈最近在逼他相亲。”
    楚毅想了想:“他不是有个女朋友嘛,航空公司的。”
    顾旭阳说:“他跟那个空姐早分了,好像是那女的把他甩了,先前还要死要活的,等我过了两周再去看他,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合着也没多难过。有些人重感情,有些人却拿感情当过家家,分分合合都是迟早的事。”
    林小松听着不对味儿,走到窗户边把那盆金钱树搬回桌上,就跟在自己家似的,嗓门扬起来没个数:“这种盆栽不能曝晒,曝晒容易蔫儿,摆办公桌上就行,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你这人就是不长记性。”
    顾旭阳看着楚毅,神色越发黯淡,道了声“再见”。
    等脚步声走远了,林小松狡黠地笑笑:“你前男友刚才是在指桑骂槐,说你这人拿感情当过家家。”
    楚毅没着他的套,这种话题只要开了头,永远是既琐碎又漫长,且经营婚姻也不是光凭嘴上说说。男人反客为主询问他有关他盆栽的事:“你几时跟我说过盆栽不能曝晒?还有,我出去的时候,它明明还在桌上摆着。”
    林小松吐吐舌头,耍赖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说不过你。”
    楚毅洗干净手,往桌上铺了张报纸,坐下来拧开保温盒盖子,“今天伙食不错,还有汤。”
    林小松得意:“你没发现我换了个保温盒嘛,这是五层的奢华版,别说给你带汤,你想吃啥我都能给你装进去。”
    男人低头吃起来,林小松就坐在旁边,拄着下巴瞅他:“你前男友怎么了?”
    “体检查出来甲状腺有个指标不对,来医院看看。”楚毅听着别扭,蹙眉看着他,“别一口一个‘前男友’,膈应谁呢。”
    林小松扯出歪理:“心里有鬼才会觉得‘膈应’,要是行得正坐得端,还怕别人说啊,他是不是对你还有意思?”
    男人没甩他,林小松得寸进尺:“他不是也结婚了嘛,你俩谁先结的?”
    楚毅戳了戳他的脑门:“怪不得笨,脑细胞全耗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怎么给我生个白胖儿子。”
    “哎呀,疼。”林小松捂着脑门,干瞪了男人一眼。
    吃着饭,楚毅注意到墙边的原木色相框,拿近了看,“什么时候拍的?”
    林小松说:“平平她妈妈上周发给我的,我洗了几张出来,摆在你这儿,以后你每天上班都能瞅见那丫头。”
    楚毅撩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异样,喝汤的时候没留神呛了下,林小松上赶着帮他拍背顺气,一面指责:“又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
    等到楚毅吃完饭,林小松的电影刚看了个开头,他按下暂停键,拧着饭盒去水池边洗了,回身看,那人静静地闭着眼,仰靠在椅背上。毫不设防的一面,比他平时板着张冷脸,可爱得多。
    林小松没久留,帮他放下百叶窗的帘子,蹑手蹑足朝外走。
    楚毅没睁眼,嗓音压得比较低:“注意安全,到家报个信。”
    在住院部旁边的停车场,林小松又碰见了顾旭阳,这人坐在车里抽烟,见着他,胳膊肘撑着车窗:“回家吗,我送你吧。”
    林小松略踌躇,想了须臾,还是拉开门坐到了后座。
    顾旭阳很自然地问:“你住哪儿?”
    林小松说:“玉潭园那边。”
    顾旭阳打开导航,“我就住在省人医附近,来这边最方便,前几天在网上预约的号,没想到今天这么忙,检查那边也是排长队,我这才打电话给楚毅,想让他帮忙加个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