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页

      “没准儿呢,没准儿我们安安以后要去打篮球。”楚母笑着看孩子,“是吧,安安。”
    平平摇头:“奶奶,我不喜欢打篮球。”
    吃过饭,两孩子疯玩一阵,林小松催她们洗澡睡觉,平平知道男女有别,要求单独洗澡。林小松帮她在浴缸放了洗澡水,试试水温,正好,又准备好睡衣睡裤放到置物架上,一切忙妥,交代小丫头泡一泡就上来。
    平平说“好”,果真一会就洗完了。乐乐也吵着要单独洗澡,林小松拎着她直接进了卫生间,“你凑啥热闹啊,姐姐可比你大一岁多,都上一年级了,你这个才上小班的,自己会洗吗。”
    乐乐吃瘪:“我不会。”
    林小松不觉笑了,戳戳小丫头脑门:“小笨蛋,以后要跟姐姐好好学习。”
    当爸的心真累,伺候完两丫头洗澡,还得给她们吹头发讲故事,楚毅跟个没事人一样,呆在书房里不出天。
    林小松不免生气,去书房里一探究竟,那人正在制作diy小屋,听见开门动静,抬了下眼,很快又低下,“闲着没事就过来帮我。”
    “给平平的啊?”
    男人嗯了声,手上的动作没停。
    这人不算什么深情之人,却是个好爸爸,林小松心里百感交集:“我去陪孩子玩。”
    十点以后,林小松从儿童房里出来,没走,贴着耳朵在门外偷听,就想听听两孩子聊些什么,可惜声音穿透力不够,好比隔靴搔痒,最后不得已无功而返。房间里,楚毅拿着手机靠在床头打游戏,眼皮子都没抬,“你不去当间谍都可惜了。”
    “啥也没听着。”林小松拉开椅子坐下来,抹了点保湿霜,冬天干,他这脸容易皴,超市里买一瓶大容量的脸霜能用一个冬天。
    游戏结束,楚毅抬头瞧他,“够好看了,给我也抹点。”
    林小松拧好瓶盖,扭身看着他,“我以前就用超市货,跟你结婚了,我还用超市货,敢情也没啥变化。”
    楚毅笑道:“我的卡不都在你那儿嘛,你去买啊。”
    林小松起身,不跟他啰嗦:“你有一万个歪理。”
    掀开被子,脱鞋爬上床,男人突然翻了个身压住他,眼神里饱含情欲,“门锁没锁?”
    林小松咯噔一下,脸颊瞬间火烧似的,“锁、锁了。”
    楚毅笑:“干嘛锁门?”
    林小松知道被这人捉弄了,也不恼,环上他脖子,整个身体轻轻抬起,对着男人的耳朵吹了一口气:“你猜。”
    楚毅笑意更深,指尖暧昧地流连,却不着急,林小松终于受不了,额头沁汗,细声求他。
    这夜,他们在床上云雨三次,林小松后来太累,迷迷糊糊睡过去了,耳边依稀听见男人的低哑嗓音:“宝贝儿,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他软酥酥地“嗯”了一声,也许只是身体最忠实的反应,算不得回应。
    次日早上,林小松先去儿童房看孩子,两个丫头还在睡,他轻轻关上门,回到主卧帮楚毅打领带。但凡男人穿衬衫打领带,林小松就猜到他今天是一整天坐门诊,不过还是多嘴问了遍:“你今天是不是坐门诊啊?”
    “嗯。”
    “你中午别吃食堂了,我去给你送饭。”
    “这么好啊。”楚毅迅速在他颊边落下一吻,“我妈应该一会儿就过来了,她说给孩子带早饭,你就别弄了,再去睡个回笼觉。”
    “她俩昨天呱唧呱唧一直在唠嗑,肯定睡得晚,指不定啥时候醒,你让你妈晚点过来。”
    楚毅理好领带,抬起林小松下巴,吮吸对方口舌间的芬芳,林小松一而再地躲避,男人低笑出声:“孩子都生了,别扭个什么劲儿。”
    林小松动手推他,“你快去上班吧,烦死了,早饭你自己解决。”
    男人走后,他出门去楼下的药店买了盒紧急避孕药。
    第86章 (二)
    林小松给两孩子从头到脚武装好,提上保温盒领着她们出门。到达住院部,他没好意思兴师动众地进去,给楚毅打了通电话,叫他下来拿。
    楚毅匆匆下楼,看见一家子齐齐整整,不由提高了音量:“医院里都是病菌,你把孩子带过来干嘛。”话虽这么说,林小松明显感觉到这人嘚嘚瑟瑟的,心情大好的样子。
    狗男人,真会装逼。他在心里骂。
    平平替林小松解释:“叔叔,是我要来的。”
    乐乐学着小姐姐,“我也想来。”
    林小松偷乐,东张西望晾了他一会儿,正好他们有个同事路过,人还特地停了下来,“嫂子送饭来啦,哎呦,闺女也带来了。”
    楚毅轻描淡写:“他在家闲的。”
    “你以为家里的活儿轻松啊,要不你来干。”林小松狠狠瞪过去一眼,塞给他保温盒,作势就要走,又听男人说:“来都来了,跟我上去坐坐。”
    一看两口子浓情蜜意,那同事识趣地走开了。
    “不去,我要回家躺着。”
    楚毅压低声音:“晚上我陪你躺。”扯了一下他的手,“孩子都在呢,跟我走。”
    他们乘的医护人员电梯,这一路,没少碰见熟人,至三楼,有一年轻姑娘进来,她先跟楚毅颔首,喊了声“楚老师”,再跟林小松笑了笑。
    不大点空间,略显拥挤,楚毅问她:“几楼?”
    那姑娘回:“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