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页

      楚毅过来时,她还在那儿用塑料勺挖蛋糕吃。男人看见孩子,这才放了心。
    “叔叔。”乐乐朝他笑。
    楚毅拉开椅子坐到乐乐对面,往工作台那边看了眼,呼吸声有点重:“爸爸呢?”
    乐乐说:“爸爸在上班。”
    这附近没有停车位,他把车停在了斜对面的酒店门口,再绕到南边的斑马线跑着过来,有点热,他解开了衬衫上的两粒扣子,脱了外套扔在一边。
    有同事看见楚毅,一人嘱咐另一人看着点,她进去喊林小松出来。
    “是不是你老公啊?”
    林小松点头。
    “蛮帅的啊,居然都不在朋友圈秀一秀。”
    “爸爸。”乐乐举着奶茶,咧嘴笑。
    楚毅随之看过去,两人目光交汇,林小松没甩他,进后厨继续干活。
    下了班,林小松换好衣服,帮孩子拿着没喝掉还剩一半的奶茶,“乖乖,我们走了。”
    楚毅拿了外套也站起来,“我车就停在对面,走吧。”
    林小松完全当他是空气,牵着乐乐就往外面走。
    楚毅感到了家庭琐事之中的无奈,不过今天这事,换做是他,也会生气。
    楚毅后他一步到家,林小松已经在卧室收拾箱子,他那小房子的租期还没到,现在还空着。
    他妈坐在沙发上,盛气凌人:“你媳妇要走。”
    楚毅看着她:“你少说两句吧。”
    走到房间劝林小松别跟他妈一般见识,林小松不说话,手上的动作更加利落——往箱子里丢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孩子常玩的玩具。
    楚母见他拉着箱子出来,阴阳怪气道:“你别走,我走,大不了以后我不来烦你们了,孩子是我天天去接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忘了这么一天,什么气都往我身上撒。你们小两口的事我以后不管了。”
    林小松怒叱:“她才五岁,你不想接你早点说,嫌烦了你跟我说,你怎么能把我女儿扔在那儿不管!?”
    楚母颇感委屈,她白天被他气糊涂了才至于此,谁会成心把孩子扔掉,“你别在我儿子面前挑拨是非,他妈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
    楚毅夹在其中,头疼:“你别说了。”
    林小松控制不住情绪地冷笑:“你们这一家子就没个好东西!”
    乐乐不明所以,喝着奶茶看看爸爸,再看看楚叔叔。
    楚母这边挺不高兴,白天的气还没消干净,转眼连带着儿子被人骂不是好东西,“我说给我儿子留个种,你怎么回的,说什么他是个无儿无女的命,有你这么咒人的嘛!”
    林小松被她这番红口白牙地质问,瞬间想起生平平时的种种心酸,怕丢人,瞒着生,一岁多,那孩子就走了。
    乐乐被楚母的话吓哭了,眼眶里含着泪打转,不敢哭出声来。
    林小松把孩子拉到房间里,锁上门,自己一个人走回客厅,食指指着楚毅,问楚母:“我咒他,你问问你儿子干的好事!”
    楚母一步步紧逼:“那你倒说说看,他干了什么,供你吃供你住,怎么就对不住你了!?想嫁给我儿子的,外面有的是,离了你,他能找更好的,你还真别拿乔。”
    楚毅扯开他妈,狠声:“行了,别说了,回你自己家去!”
    “别啊,让你媳妇说清楚!”
    林小松死死咬着下唇,突然间咧嘴哭了,眼泪鼻涕肆流,他用手背抹了抹,“你儿子把我肚子搞大了,他不肯认。”
    楚母傻愣住了,努力捋一捋这话里的意思,手微微扬起,扶着头冷静了会儿,“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明白。”
    林小松忿忿道:“我给你儿子生过一个女儿,养到一多岁,吃苹果噎死了,你说是不是报应!?你们家还想留种,怎么不怕那孩子回来找你们索命!?”
    “你一个男的,怎么可能呢!?”
    林小松掀开衣服给她肚子上的疤,“剖腹产留的,以后过清明,你也给你孙女烧点纸。”合上衣服,又抹了把鼻涕和泪,自嘲地笑笑:“我要是男的,我家里人也不会这么对我,狗屁!”
    楚母懵在了原地,半点力气提不上,转过去直接甩了楚毅一个巴掌,怒目切齿:“造孽啊!”
    林小松敛住情绪,神儿却散了,整个人呆若木鸡:“我本来就没想生她,死了就死了,她化成鬼反正不会来找我,会来找你们。”
    楚毅按住林小松,眼睛里攒聚着所有的不甘:“孩子叫什么!?”
    林小松摇头:“没意义了。”
    “她叫什么!?”
    林小松痉着眉:“她已经死了,你不要再问了,我本来也没想要她。”
    这都是骗人的鬼话,没想要平平,他为什么要一遍遍跟他奶奶祷告,求她在地底下替他多多照顾平平:你这么疼松松,一定也会疼松松的女儿。
    楚毅扒拉他的眼睑,想彻底看清这人的瞳孔,“松松。”
    林小松忽而放声大哭:“我想我奶奶!”
    楚毅拦腰抱起他,一脚踢开卧室的门,将人放到床上,又去拎了条热毛巾给他擦脸。男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坐在地板上,默默守着。
    林小松背过身不想看见楚毅,让他缓一会儿,只要一会,他就能从过去的悲痛中走出来,他现在还有乐乐,他什么都不怕。
    “松松。”楚毅轻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