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页

      “干嘛不吃啊?”林小松咬了口包子问。
    楚毅看着他,神色间似有疲态,“昨天睡太晚了,胃有点不舒服。”
    林小松顺水推舟:“要不今天就别去了,咱俩换个时间再去领证。”
    楚毅笑笑,喝了点温水,“已经吃过药了,没事。”
    林小松低头不语,继续啃着手上的包子。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领证的人不多,他俩先填了张表,又去拍了照,轮到他们时,林小松规规矩矩地递上两人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办事员“啪嗒”、“啪嗒”直接卡了两个红戳儿。
    直到从民政局出来,林小松整个人还是懵的,他全程跟楚毅零交流,光是盯着那两个小红本看,边走边瞧,烈日当头浑然不觉。
    到了停车的地方,楚毅拉开车门好笑地看着他;“回去再慢慢欣赏,先送你们回家。”
    林小松讪讪收好了放进随身的包里,无论如何,今天都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往前迈了一步,起码看上去还算光鲜亮丽,哪怕是为了一份他人羡艳的虚荣,他也不亏。
    乐乐也抢着要看那两个小红本,林小松不给,扔了块巧克力给她,此招一出,小丫头瞬间就乖了。
    他将背包紧抱在怀里,刻板地守着包里的两张证件。
    半路上,楚母的电话杀气腾腾地打了过来。
    楚毅看一眼来电人,犹豫半秒,按下接听,开车不方便,顺便点开了扩音。
    “你刚才是不是去民政局了?”楚母单刀直入。
    楚毅摸到旁边的音量键,调低了音,“怎么呢?”
    “这么大个事儿,你都不跟我说,要不是小潘告诉我,我这个当妈的连儿子结婚都不知道。”
    小潘是住在他们家楼上的一个女人,民政局上班,经常跟楚母凑一块打麻将。
    楚毅最不习惯他妈咋咋呼呼的性格,一件小事都被她形容的跌宕起伏,他捏了捏太阳穴,“最近忙。”
    “忙忙忙!你哪天不忙!领回家吃顿饭的时间总有吧,我好歹也看看他长什么样儿啊,盼星星盼月亮,巴不得你赶紧成个家,你就是领个丑八怪回来,妈还能不同意啊。”楚母的话表面上听着很生气,真要往深了探究,里头说不定还藏了惊喜。
    林小松重新剥了一颗巧克力,低头喂到孩子嘴巴里,脸上装得毫不在意,仿佛没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
    “乖乖,不怕。”林小松冲女儿笑。这话何尝不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乐乐倚着她爸爸,两只眼睛呆呆地盯着楚毅瞧。
    楚母又说:“赶紧领回来吃个饭,我先给你们选个办酒席的日子,咱再来商量着,要通知哪些亲戚,你舅舅那边,你也得去打个招呼啊,外甥结婚,他总不能最后一个才知道吧,你哪天有空啊?”
    楚毅打断她,“再说吧。”直接收了线。
    林小松报复心起,刻薄道:“你妈刚才吓到我女儿了。”
    楚毅皱眉,这才第一天,婆媳关系的隐患就显出来了,只能顺着老婆的话说:“我们不跟她住。”
    林小松瞥向窗外,势必拿腔捏调作到底,“这样最好,住一起了肯定麻烦。”
    楚毅接过话:“对,我们不能惹麻烦。”
    楚毅送他们回去之后,上楼拿了电脑就走了,林小松送男人到楼下,迟疑半天,终于不要脸地豁出去了,“我女儿的户口就挂到你那边吧,以后上学也方便。”
    楚毅本就这样打算的,只是按政策得结婚满三年才能转,他解释说:“孩子的户口没法一下子转到这边来,得等一阵子。”
    “为什么不行?”林小松脱口而出,但很快明白过来男人的意思,窘迫地低了头,“我女儿没有户口。”
    楚毅微微愣住了,想起昨晚林小松说他自己是头婚的事,来龙去脉大致清楚,“你跟她妈妈没想办法给孩子弄一个啊,这么多年就一直黑户?”
    林小松摇摇头,呆愣愣地盯着男人,因为无知,就等着聪明人给他拿办法。
    “那就好办了,她直接就能落到我这边。”楚毅钻进车里,搭着方向盘侧头看他,“走了,我明天晚上回来。”
    林小松站着没动,隔着玻璃看男人,脸蛋在太阳底下白里透红,还是怕热,鼻尖上都出汗了。
    楚毅摇下车窗,颇有几分逗弄的意思,“有什么话快说,老公还得回家收拾东西赶飞机。”
    林小松望着男人,十根指头搅在一块打架,“我不认识什么女人,也没有女人给我生过孩子。”
    说完他便跑上了楼,呼哧带喘地奔回家中,“嘭”地关上门,忽然一下子痛快了。
    第68章
    「飞机晚点了,你跟丫头先睡吧。」
    晚上九点多,楚毅发来这条消息。
    林小松那时正跪在地上,撅着个屁股吭哧吭哧擦地板,旁边就摆着塑料圆桶,擦到哪儿,他就把桶往哪儿一推,擦过的地方干净亮堂,光可鉴人。
    他讲究起来可真要命,稀里糊涂的,总干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前年带着孩子刚搬到北市来,跟两对夫妻合租一套三室的房子,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属于公共区域,大家轮着来打扫,他因为女儿小没法出去工作,只能在家接一些手工烘培的活计,白天房子里就他跟乐乐两个人。人家前脚刚走,他就开始在后头嘀咕“这都脏成啥样了”,回头自己再重新帮着打扫一遍,等于一个人干了三户人家的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