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

      林小松有别于这些人,有他自己的可爱独到之处。
    周宇斌下车,撑着胳膊看向他:“反正不远,走过去吧。”
    林小松停在他车前:“乐乐还在家呢。”
    周宇斌笑了笑,反手拉开后车门,里面的小人儿笑嘻嘻地蹦了出来,“爸爸,没想到吧。”
    “哼,居然敢跟叔叔联合起来骗我。”林小松背过身去,佯装生气。
    乐乐嗦着棒棒糖,开心地围着她爸爸转,“嘿嘿。”
    有同事还在看热闹,问他们去哪儿吃饭,林小松显出不大乐意的模样,却暗合着小激动,一五一十地告诉人家,“就去附近转转呗。”
    “哦哟,这附近有啥好吃的?”
    “瞎打听什么。”林小松瞥一眼周宇斌,“甭搭理他们,咱们走吧。”
    他牵着孩子一路跟着男人,出了酒店,路口拐弯再直行,太阳还没完全沉到地平线以下,余晖在他们背后拉出三道重叠的影子。
    “身上这衣服没见你穿过。”周宇斌说。
    林小松害臊,低了低头,含含糊糊地说:“上周刚买的,还行吧。”
    周宇斌再次侧头打量了一眼,深蓝色帽衫,破洞牛仔裤,从最开始认识到现在,林小松永远穿得要比他的实际年纪显嫩,这么一对比,自己还真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意思。
    见男人迟迟没表态,林小松犹豫着开口:“不……好看吗?”
    周宇斌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没什么。”林小松在心底叹了声气:林小松啊林小松,你怎么这么笨!
    周宇斌后知后觉,勾起一个淡淡的笑:“长得漂亮的人披麻袋应该都好看吧,随便穿穿就行,这点自信还是得有的。”
    林小松又是低头,心里甜得像翻了个跟头,“瞎说什么。”
    “下周跟我回家见见我父母吧。”男人的醇厚嗓音落在耳畔。
    林小松抬头,目光发怔:“我、我还没准备好呢。”
    周宇斌笑说:“不用准备什么,带着孩子上门吃个饭就行,我妈都跟我唠叨好几回了。”
    “你都跟他们说了?”
    “早就说了,照片都给他们看过了。”
    林小松小心翼翼地问:“那你爸妈有没有说什么?”
    周宇斌故意逗他:“夸你长得有福气,能旺夫,得赶紧领回家。”
    “你跟他们说我是外地人了吗,还……还有个孩子?”
    “处个对象干嘛还分什么外不外地啊,我爸妈都是老实人,没那么讲究,再说,他们年纪也大了,过日子就图个舒服顺心。”周宇斌没头没脑地说,“以前的糟心事受多了,他们现在心态比谁都好。”
    决定离婚时,他的那个小丈夫跑到他父母这边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老人家不明原委,还以为是自家儿子亏待了人家,回头把周宇斌骂得狗血淋头,一面又苦口婆心地劝他,婚不能离,钱程这孩子是个细心孝顺的,这几年跟着你人家也没图什么。
    周宇斌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一来他父亲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受不了刺激,二来被戴绿帽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会忌讳。
    离婚这事闹了几个月,他母亲后来不知怎的知晓了缘由,把他喊回了家,态度坚硬,“跟那姓钱的离婚,不瞒你说,我当初就不看好你俩,一个男人整天妖里妖气的,哪里像个过日子的,还有脸跑我这儿来哭,什么东西!”
    “你在想什么?”林小松看着男人问。
    周宇斌抿抿唇,反手握住林小松的手腕,讳莫如深道:“等我把这阵子忙完,咱俩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林小松咧嘴笑了笑,很快又收回去,面无表情地开始回忆心酸的过往,并暗暗憧憬着以后,没有什么是熬不过去的,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林小松,你可真厉害!
    周宇斌无法窥知林小松的一切心理活动,他将这人的细胳膊放在指尖细细摩挲,“怎么这么瘦,以后得多吃点了。”
    林小松窃喜着问:“下周几去见你父母啊?”
    “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他们嘛,反正一天到晚都在家。”
    “你看我买点什么好?”
    “不用破费,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拎点水果牛奶就成。”
    “哎。”林小松喜滋滋地应下。
    往步行街深处走,白底黑字招牌,门口还悬着一面和风鲤鱼幡旗,就是这家了。昨天林小松在大众点评上搜过,评分很高,五星推荐。
    服务员领他们到里面的包间,榻榻米结构,脱鞋进,中间一个小方桌,四边各置蒲团坐垫。整体浅棕原木色,格调雅致。
    点餐的时间里,乐乐沽溜沽溜地打量四周,嘴巴上还嗦着那根棒棒糖,打量够了,便抻着脖子问林小松:“爸爸,这里好不好吃呀?”
    “当然好吃啦。”林小松没看她,只伸手招她过来,“来,到爸爸这边来,我们乐乐也来学着点菜。”
    乐乐爬过去,倚在她爸爸身边。
    周宇斌翻着菜单,时不时看几眼孩子,“这一页有没有要吃的?”
    乐乐摇头。
    “这一页呢?”
    乐乐还是摇头。
    林小松摸摸小丫头的脑袋,眼神里是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纵容,“那你要吃什么啊?”
    乐乐眼巴巴地瞅着周宇斌,“叔叔,可不可以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