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页

      “别挂。”林母啜泣着说,“我知道你因为那孩子一直怨我,可我当时也没有办法,你还在住院,我们怕你受不了打击,就瞒着你先把平平的后事处理了。”
    林小松咬牙切齿,声音却压着:“她跟着我都好好的,怎么到了你们手上,我的宝宝就死了!?”
    那时候他因为肺部有结节要住院开刀,不得已回了老家,把孩子寄放在他母亲那儿,可住院第三天,家里边就来了信,平平吃苹果噎过去了,送去医院没抢救过来。
    “你爸爸切了苹果丁,已经切得很小了,谁能想到,她……”
    隔着电话线,林小松听见了他父亲的老烟嗓,“你甭跟他说了,听不进去的,问了多少遍那个野男人是谁,他就是咬碎了牙不肯说,你这个大儿子啊,压根就没把咱这当家。”
    林母哽咽不已,天底下哪有不心疼自己亲儿子的妈。
    林小松悲愤到极点,任它多少年过去,他永远忘不了自己女儿死在了那个东北的家里,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这些年走南闯北,独独绕开了祖国的东北方。
    “你们把我女儿给害死了,那还是我的家吗!她都会叫爷爷奶奶了,你们的心怎么这么毒!”
    “松松,平平她……”林母欲言又止,“孩子,你抽空回来看看吧。”
    林小松挂了电话,胸膈间气得起伏发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孩子扔到那个吃人窝里去。
    乐乐听见动静,跑到她爸爸跟边,仰头看着林小松:“爸爸,你眼睛怎么又红了?”
    林小松扭头擦泪,看着乐乐那张小脸,猛地蹲下身一把抱住了她,紧紧地往自己怀里揽:“我的宝宝!”
    凄厉尖锐的声音划破黑夜。
    乐乐不明就里,吓了一跳,跟着她爸爸一起哭。
    可怜的一大一小,紧抱在一起,泪眼对泪眼。
    九点多,洗漱上床,林小松渐渐从方才的情绪里抽离出来,孩子的忘性更大,喂了点好吃的,这会儿缠着林小松给她讲睡前故事。
    父女俩挨一起靠在床头,林小松抱着本格林童话给她在讲《灰姑娘》,乐乐听得一知半解,老是张口问些奇怪的问题,比如什么是后妈,水晶鞋又是什么样子的?
    林小松就得停下来给她解释:“后妈啊,就是爸爸新娶的老婆。”
    “爸爸你以后会娶后妈吗?”
    林小松直接被这话逗笑了,“爸爸不会娶后妈的。”
    “为什么呀?”
    “因为爸爸不想乐乐当灰姑娘啊。”
    “那我妈妈去哪儿呢?”
    林小松编的还是以前那个谎:“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因为乐乐老不听爸爸的话,让你背古诗你也不背,妈妈就生气走了。”
    乐乐忽然间泪眼汪汪的,“我没有不听话啊,爸爸你打电话让她回来,好不好。”
    “哭什么呀。”林小松抽出几张纸巾,给她擦眼泪,“等你哪天背完唐诗三百首,爸爸就打电话让你妈妈回来。”
    乐乐小鸡啄米地点头:“嗯,我背我背,我很快就背完了。”
    “你要听话,以后看见那个在咱们家吃西瓜的叔叔,不许再理他了。”
    “为什么呀?”
    林小松想了想:“他老欺负爸爸。”
    乐乐皱皱眉,鼻孔里哼了声:“那他就是后妈,大坏蛋!”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林小松给乐乐掖好被子,照着脸颊亲了一口,“我们乖乖要赶紧睡觉长个子。”
    临睡前,林小松再次点进了微信,最下方的提示上出现一条“+1”,他盯着看了许久,又搁下了,躺下翻来覆去几个回合,做了几次深呼吸,最后重新打开微信,点了进去。
    很可惜,只是一条无关紧要的赞。
    “笨蛋,自作多情。”他在心里这样骂自己。
    平心而论,林小松倒也没有多喜欢周宇斌,只是那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给他制造一种飘飘然的错觉,火候又把握得恰到好处,隔着一层薄纱,若有似无地跟他玩着调情游戏。
    林小松还是头一回尝试到爱慕的滋味,内心飘忽所以,无法克制地做起了灰姑娘的美梦,可能还觉着哪一天也能穿上水晶做的鞋子。
    再者,因为孩子的缘故,他着急找个人想安定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19923517、一泓清泉的地雷!
    第48章
    在很多人眼里,楚毅除却幼年父母离异,其余的人生相当顺遂:小学是班长,初高中就读于当地名校,高考正常发挥,985医学本硕,论文发表若干,参与编写教课丛书两部,如今又是三甲医院的科室副主任。
    人生过到这个份上,基本已经不缺什么,楚母也如是认为,唯一缺憾,他儿子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成家,孩子什么的就更不必说了。
    有时候她到楼下去散步,碰见遛狗回来的邻居,两个女人楼道里总要唠一唠的,说什么呢,还不是结婚生孩子那档子事。人家表面上夸“你家儿子有出息,能挣钱”,可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想的,她也只能苦笑一声,回人家“还是你有福气,都抱孙子了。”
    楚母想想多不甘心,经常独自在家生闷气,生她自己的气,怎么生了这么个奇怪的儿子。想着想着,不免要埋怨起楚毅的父亲,怨他们老楚家的基因从根源上就不好,除了帅,其他方面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