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页

      小卢有些窘,不觉低下了头。
    老张拍拍他的背:“你啊,太年轻,这一行干久了都这样。”
    小卢抬起头,目光如炬,显然没听得进老张的话,他看着楚毅问:“楚老师,你觉得呢?”
    楚毅喝了口水,将杯盖拧好后搁在办公桌上,不紧不慢地反问:“家属什么态度?”
    小卢回:“他们同意做手术,但就是要科里做保证,老太太不能出一点事,本来就是个小手术,能出什么事儿。”
    意气风发的话,听着简直愚蠢,楚毅皱眉:“年纪大了,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小卢嘟哝:“63岁算哪门子年纪大。”
    “科里能给他做什么保证,只要术前签了字,不管发生什么意外,家属都得接受。”楚毅看着小卢,稍微愣了一愣,恍惚间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可大可小,保不准就能要了命。”
    小卢怔然,楚毅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大夫做手术就像是在修理机器,但是内部零件不能换,你能保证修理机器的时候而不去破坏其他零件吗?你不能,别说你了,我也不能打包票保证。如果将来这个老太太在手术台上出了什么问题,谁能负责,你卢思宇能负责吗?”
    小卢答不上来,兀自陷入深思中,他确实把治病救人这件事想得太过简单。
    “干这一行,绝对不要想当然。”楚毅别有深意道。
    老张瞧着楚毅笑,暗地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他也苦口婆心地对着小卢添了几句:“一个良性小瘤子你非动它干嘛,万一上了手术台大出血了怎么办,本来人可啥事没有,而且就她家属那态度,别给科里惹事。”
    楚毅没管这俩儿,径自走出了办公室。
    张医生追上来,一手搭上他的肩:“听说,前几天你对象来查岗了?还是个男的。”
    楚毅双手插兜,声音懒散:“听谁说的?”
    “这我还用听谁说嘛,全科室都传遍了,是不是就那谁啊,古天乐。”楚毅没甩他,老张一直跟着楚毅进了电梯,这才惊觉道,“你去哪儿?”
    楚毅说:“去门诊有点事。”
    “靠,我他妈跟过来做什么。”
    楚毅无语:“闲的。”
    周玥定了时间,让林小松跟她之前提过的那个小梁见个面。小梁问过周玥,跟他相亲这人是不是跟女人结过婚啊,不然哪来的孩子,周玥没说别的,只说孩子是捡来的,身世怪可怜的。
    这天,林小松特地换上上个月刚买的T恤衫——崭新的白色棉T,站在镜子前照了又照,不甚满意,又拿出洗脸池边的一瓶驱蚊水往身上喷了喷,茉莉花味儿的,味道清新淡雅。
    乐乐歪着头猫在门口盯着他看,像是很不解。
    林小松察觉到了孩子的目光,侧头冲她笑了笑:“乖乖,我们一会儿去见个叔叔。”
    “我认识吗?”乐乐问。
    “你不认识,是爸爸的新朋友。”林小松走到门口,两只胳膊捞起女儿,“走走走,我们也来换件漂亮的小裙子。”
    父女俩六点钟出的门,乐乐一身绿色蓬蓬裙,前额梳着刘海,脑袋顶上是高高鼓起的哪吒头,瞧着天真活泼,很有女娃娃的娇俏模样。
    见面地点是家泰国菜馆,林小松依着周玥发来的照片找着了那个人,他走过去,冲男人礼貌地笑笑。
    小梁“嚯”地站了起来,身穿白衬衫黑裤子,衬衫是崭崭新的,没经过水洗,一点发黄的印记都没有,看来是精心打扮过。
    男人像个愣头青似的,笑了笑:“你好。”又看看乐乐,“这是你女儿吧。”
    林小松拉着乐乐到自己小腿跟前,让她喊声“叔叔”。
    乐乐抬头怯生生地盯着男人:“叔叔。”
    “坐啊,坐。”小梁说完,自己也坐了下来,将菜单递给林小松,“看看孩子喜欢吃什么。”
    林小松嘴边的笑意一直没散,看了眼他:“谢谢。”
    这一餐饭氛围还算愉快,两人没怎么说太多,只围绕着孩子扯了几句,小梁夸乐乐乖,不像别的孩子娇里娇气的。
    林小松给女儿抹抹小嘴,心里开心,嘴上还是很谦虚地说:“她就是太怕生了,不好意思。”
    “小时候怕生,长大就好了,总比那些小混世魔王好。”
    林小松看着女儿,笑意直达眼底:“叔叔夸你乖呢。”
    乐乐天真地问:“这个叔叔是坏人吗?”
    林小松被她问得一愣,抱歉地看看小梁,然后教育女儿:“不是啊,叔叔是爸爸的朋友,爸爸的朋友怎么会是坏人呢。”
    “人小鬼大,脑袋瓜子肯定聪明。”小梁打圆场缓了尴尬,不过,童言无忌,没人会放在心上。
    吃过饭男人主动提出送父女俩回家,林小松怕麻烦人家,摆着手说不用,那男的也不说冠冕堂皇的场面话,等约的车来了,直接拉开副驾坐了进去,探出头来招呼林小松:“快上来,别让人师傅等急了。”
    “哎。”林小松应了声,跟女儿坐在后面。
    一路上,男人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问问他工作上的情况。
    林小松表面上应答如流,问什么答什么,滴水不漏,心里头却一直在合计:人应该是好人,说话举止还算踏实,就是年纪小了点,不知道有没有结婚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