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

      两人来来回回,各执一词。原来是三蹦子违规上了机动车道,被一辆压线变道的日系丰田给撞了,人倒是没什么大碍,除了点皮外伤。
    “爸爸,疼……”小女孩哼唧着。
    声音虽然小,楚毅还是听清了那两字,他一愣,目光扫向了那个腿部受伤的小女娃。
    林小松张眼望着周围,想寻辆能送他们父女俩去医院的车,寻了一圈,没人愿意帮忙,大家不过是看热闹而已。
    事情热度退了,人流也渐渐散了。
    楚毅忍住脾性:“上车,我送你们去医院。”
    林小松不再矜着,抱着孩子坐到了后排。孩子大约是怕生得厉害,又处在这样一个逼仄的小空间,她蜷缩着窝在她爸爸怀里,不敢再哼一声。
    “她那腿怎么磕破的?”楚毅握住方向盘,声色寻常。
    “撞车的时候,往前冲了一下,蹭破了点皮。”林小松不放心,“她腿不会撞骨折了吧?”
    楚毅目视着前方,声音里并没
    有久别重逢的热情:“看不出来,得拍个片子才知道。”
    男人就近找了家医院,在大门口把将父女俩放下,林小松道完谢就抱着乐乐急急忙忙地跑进了急诊。
    楚毅瞧着那抹单薄的背影,犹豫片刻,掉头改成直行,直接开进了医院。
    天气闷热,楚毅一进急诊大楼便觉着凉快了不少。
    这是家小医院,急诊人流量不大,走廊的椅子上坐着四五个病患家属,病情估计不是很严重,家属们心态平和,乍一看,以为是来这边蹭空调乘凉的。
    楚毅就站在门口护士站的位置,没再往里走,有小护士问他怎么了,他简单一句话打发了过去。
    不多时,林小松一颠一颠地跑了出来,逮着护士问收费处在哪儿,护士给他指了路。
    他跑过来,绕开楚毅,走到收费处前面排着队。
    两人隔着不到三米的距离,从头到尾,林小松都没有往旁边瞄一眼,待交完费,他又一颠一颠地跑回了刚才的诊室。
    楚毅下意识地想掏根烟出来,马上即意识过来这是在医院,于是顶着七月份的热气走到急诊外头,点了根烟。
    说起这家医院,小得有点可怜,几个重点位置挨着一块,药房对面是收费处,收费处旁边是护士站,再往里就是抢救室和诊室,一眼望过去明明白白。
    即便楚毅这会儿站在外头,里面什么情况也都一清二楚。
    透过玻璃门朝里看,楚毅看见那对父女从诊室里出来了,由一位护士领着带路,应该是要去拍片子。
    楚毅吐了口烟圈出来,眼光无意间扫到那小女娃的马尾辫,回想起刚才的几面,这孩子估计三四岁左右,可能还要再大点。
    他这样想着,一时间有点愣神,斜刺里突然走来个男人,没到跟前就打起了招呼,“楚医生,真的是你啊,老远我就觉得像。”
    楚毅挑头去看,凝神想了想:是他以前一个病人的儿子,在医院打过多次照面。他冲人笑笑意思一下。
    那人也笑:“巧了,在这儿碰着您了。”
    楚毅陪着客套寒暄:“令尊现在身体还好吧?”
    “他身体还行,脑袋也灵光,一点不糊涂,现在每天早上都去小公园溜达几圈。”
    楚毅扬了扬眉:“你这是?”
    “咳,老爷子没事儿了,老太太病了,在这医院住着呢。哮喘,老毛病了。”那人拍了拍自己的饭盒,“这不,给她送饭来了。”
    说完又问:“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楚毅虚虚地指了下急诊,“送朋友过来的,路上出了点事。”
    那人客客气气道:“那您忙,我就不打扰了,老太太肚子也该饿了。”
    楚毅朝里面看过去,走廊里还是那么些人,他扫了眼周围,正好看见边上有一垃圾桶。他走过去,把烟捻了丢进去,然后转身离开。
    整个过程,心静气和,没有半点多余的心思。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今天要背书的地雷!
    第24章
    周五晚上得空,王平川喊松松到他家去吃饭。他这几年在北市做点小买卖,混得不错,全款买的房,有一辆代步车,虽没到那种大富大贵的程度,但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周玥现在是家小公司的会计,平时上班朝九晚五,比较清闲,家务活干得勤,基本上包揽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杂事,有一女儿,小名叫柚柚,只比乐乐大了半岁。
    说起两同龄孩子,乐乐在性格方面要比这位小姐姐孤僻很多,一见生人就不说话,行为举止也忸怩,不大方。
    来之前,林小松还特地交代过她,一会儿见了人要喊叔叔阿姨,小丫头满口答应,真等到了地方,她连声都不敢出,直往她爸爸的屁股后面躲。
    “呀,是乐乐来啦。”周玥笑着逗她,一看林小松还拎着东西,“来姐这儿还拎什么东西,又不是外人。”
    林小松熟门熟路,将买来的西瓜拎到了厨房,出来冲周玥笑笑:“现在的西瓜不值钱的,路过水果店,顺便就买了。”
    林小松走到哪儿,乐乐就跟他到哪儿,活像个小跟屁虫。
    林小松拉小丫头出来,弯着腰,指着周玥说:“阿姨刚才跟你打招呼呢,你也跟阿姨打个招呼。”
    乐乐躲躲闪闪,奶声奶气的:“阿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