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页

      “回来啦,等你半天了。”楚母笑容夸张,眼神使向客厅的某一处。
    楚毅随之淡淡瞥过去,客厅里站着个男人,休闲打扮,长相白净秀气,正冲着自己颔首微笑,那人手里还捏着一半剥好的橘子,似乎是因为过于紧张而没来得及放下。
    “来,我给你俩介绍介绍。”楚母拉着自家儿子,走到那个男人的跟前,“这是我儿子,楚毅,你见过照片的,这是小陈,陈嘉泽。你俩先聊着,我去厨房把菜热一下。”
    陈嘉泽礼貌地微笑:“你好。”
    楚毅点点头权当是回应,径自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电视遥控器切了几个频道,见那人还尬站着,抬眼道:“站着干嘛,坐啊。”
    陈嘉泽本就是玲珑活络之人,原还有些害羞,这会儿也渐渐放轻松了,他坐到沙发拐角处,跟男人隔了段距离,手上还捏着那半个橘子。
    “听章阿姨说,你在江大附院上班,神外的,我认识你们科的郭明辉医生,我舅舅以前就在他那儿做的开颅手术。”陈嘉泽借茬儿搭讪。
    楚毅还在切换着电视频道,极其随意地应道:“他现在退居二线,不干临床了。”
    陈嘉泽笑了笑:“不干了也好,他年纪大了,一台手术做下来估计也站不动。”
    楚毅没说什么,撇下遥控器,拿出手机刷了刷网页新闻,像是百无聊赖。陈嘉泽看得出来这人对于相亲的兴致不是很高,多半是家里人逼的。
    楚母端菜出来,脸上喜气洋溢,张罗着:“小陈,过来坐,你章阿姨厨艺一般,就会这几个菜。”
    陈嘉泽笑着走过去,看看桌上的鲜美菜肴,免不了要盛赞几句。楚母倍加受用,想着讨媳妇还是得讨个嘴巴甜会来事儿的,以后还能在应酬上帮衬帮衬她儿子。
    楚毅也走了过去,自始至终反应淡淡。整餐饭下来,也就楚母跟陈嘉泽偶尔说几句话,看来他妈这回很中意这个准“媳妇”。
    后来吃完饭,楚母撺掇着楚毅送送人家,楚毅跟着陈嘉泽一起下了楼。
    外面天闷,走出单元楼如同进了烤箱,热气扑面袭来。
    陈嘉泽站住脚,微微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是他喜欢的类型,个儿高,长相偏斯文,气质也好,介于理工男和文科男之间,没那么糙,也没那么柔,正正好独一份。他自打毕业,大大小小的相亲也经历有数十次了,从没遇到过像这般合眼缘的。
    上回介绍人给他发来照片,他一眼就看中了。
    “我自己开车过来的,不用送了。”陈嘉泽笑着说。
    楚毅“嗯”了声,拿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吧。”
    陈嘉泽愣了几秒,而后才反应了过来,盯着男人手里的手机说:“157XXXX7921。”
    楚毅输入完,给他回拨了过去,没几秒他裤兜里的手机便响了。
    “有了。”陈嘉泽强压下那股狂热的喜悦,掏出手机保存了号码。
    “路上注意安全。”楚毅说,“手机号就是微信号,回聊。”
    陈嘉泽秉着一份矜持,低声道:“嗯,回聊。”
    “我上楼去了。”楚毅转过身,直接走了。
    回去后,楚母就上赶着问他对人家印象如何,楚毅心烦意乱不愿多呆,拿了钥匙准备走。
    楚母不依不饶:“你还没回我话呢,到底觉得怎么样?”
    “就那样。”楚毅回着话,一面低头换鞋,“跟前几个差不多。”
    楚母皱起眉头:“那你是怎么个意思?哦,又让我去把人回了,你别忘了,这回可是你自己先答应好的。”
    楚毅站直了,冷清清地瞧着他妈:“给点时间,我得跟他先处处。”紧接着,又说,“以后跟我说一声就行,别把人往家里领。”
    “还不是怕你推三阻四,结果是好的就成。”楚母眼尾笑出了两道细细褶子,“那,你跟小陈先处处看,那孩子条件不错。”
    道路中央围了不少人,看样子,像是一起车祸。楚毅等红绿灯的间隙,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刚巧有一矮个儿男人抱着孩子往人流疏散的地方挪了几步,孩子扎着双马尾,右腿出血了,哭得小脸皴红。
    从他的视线方向,看到的是矮个儿男人的背影。
    楚毅摇下车窗,外头的热浊气裹挟着浮尘一齐扑了进来,他微微眯了眼,摇上玻璃打算离开。
    前面那个矮个儿男人却忽然转过身,走回人群中。楚毅终于看清了那张脸,与记忆中的难以重叠,自上回偶然碰面之后,他始终在回忆林小松之前长什么样。
    回忆蒙尘,积了很厚,他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楚毅开过去,停在了人群旁边,下了车,走到林小松跟前:“怎么回事?”
    烈日灼灼,林小松额头沁汗,搂孩子的手稍稍往上抬了抬,大概是有些吃力。他看了男人一眼,没说话。
    小女孩哭累了,埋头趴在林小松肩膀上。
    林小松抱着孩子哄着拍着,长时间站在太阳底下,他的脸被晒得通红,焦灼可见,他凑过去跟那三蹦子司机说:“师傅,我再加点钱,您直接送我们去趟医院吧。”
    丰田司机逮着理不放人:“去什么医院,他得扣这儿陪我等警察。”
    “你撞我还有理呢!”三蹦子司机挤骂道。
    “睁大眼看看,这是你丫该走的道儿吗!”